导读:本文为《伤寒论通释— 升降出入辨伤寒》之序,作者为赵永山为山东中医药大学讲师,多年的研读、教学、临床经验,让他对伤寒的本质有着极为质朴的追求。

《伤寒论》是学习中医的必读之书,《伤寒论》的注释之书极多,但至今《伤寒论》并没有成为中医的显学,有志于学习中医者,尤其是初学者还多认为《伤寒论》难懂难学,不得其门而入。

一是语言因素:

今人读古书不得其意。

陈修园以气化解伤寒,黄元御以一气周流的气机运动解伤寒,郑钦安以阴阳盈缩解伤寒,这些医家的解读都有其完整的体系、清晰的思路,循其所解,都能够学有所得。

但现代的学习者,尤其是初学者,对运气理论、气化学说、阴阳五行都还没有完整的理解,看这些医家的著述有很长时间在文字和概念上都理不清,如果不能坚持读通,就无法领会其著述所传达的整体思路,最后的结论就是看不懂,或看完了虽然知道作者说了很多内容,但还是不知道《伤寒论》在讲什么。

二是内容因素:

注释、讲解的书本身就没讲明白。

这种情况古今皆有,古人的书姑且不论,当代教材在这一点上尤为突出。先看一个事实,就是中医学专业的学生都有《伤寒论》的课程,但绝大多数的学生学完教材后都不清楚《伤寒论》的内在逻辑是什么?所谓的“六经辨证”是什么?当然也就不知道在实践中要如何进行“六经辨证”。依于个人的学习经历和所见,我认为教材式的解读解构了《伤寒论》自身的逻辑,没有表达出原著内在的一贯思路,所以也就无法传递其辨证方法。

我是《伤寒论》专业硕士,当初为了考研究生和写毕业论文,将教材和当代权威讲解的资料都认真读过。总的印象是:看的时候都能看懂,也学到了一些知识,但看完后并不知道《伤寒论》在讲什么,只觉得是一些中基、中诊与方剂学知识的组合,完全看不出哪里有“经典”的意义。

刚读研时,别人问我《伤寒论》讲什么,我还能说出很多内容,等硕士毕业后别人再问我《伤寒论》讲什么,我就感觉很尴尬,无法回答,因为心里并没有形成对《伤寒论》的理解,有的只是那些散在的条文知识和无法连贯的解释。并且,当时最突出的问题就是:从刚学中医时就听说《伤寒论》建立了“六经辨证”体系,但到了研究生毕业也不知道什么是“六经辨证”,要怎么辨?

因为有此困惑未解,且有教学、临床工作的督促,我多年来一直保持着研读《伤寒论》的习惯。工作以后,随着相关的学习、临证和对《黄帝内经》及传统文化的接触增多,对中医的理解也慢慢地发生了变化,有一段时间忽然发现读《伤寒论》不需要借助解释了,经常能够看出某一段原文表达得很直白,前后文讨论的内容很完整、很清晰,有时看某条原文感觉有点突兀或内容不清楚,后来再换个角度看还是清晰、连贯的。有了这样的理解后,才意识到学习《伤寒论》最大的问题在于理解其一贯的思路、内在的逻辑,这也就是全书所包含的辨证思路、思维方式。

那么,这个一贯的思路是什么呢?就是全书分篇的方式:三阴三阳。

《伤寒论》中并没有“六经”的概念,所谓的“六经辨证”实际上是指原书的“三阴三阳辨证”。所以,不能理解《伤寒论》中的“三阴三阳”分篇思路,也就无法完整理解原书的辨证思想。

我们都知道阴阳是“万物之纲纪”,也就是古人认识万事万物,都是以阴阳为纲领,从阴阳的角度、层面来看待、理解,阴阳是古人的“方法论”。“阴阳方法论”最核心的要点是“阴阳应象”,也就是说,从阴阳的角度来看待问题时,首先要明确你在看什么!也就是你观察的对象是什么?你在选取观察目标所呈现出来的哪种“象”?“取象”不同,则所见不同。

例如同为经典,同为讲述四时阴阳,《周易》认为秋为少阴、冬为太阴;《黄帝内经》则认为秋为太阴、冬为少阴,这就是由于“取象”不同所致。《周易》取的是静态的气温之象,热为阳、冷为阴,秋冬天气转冷,故皆为阴;冬天更冷,故为太阴。《黄帝内经》讲述四时的重点在于天地间“阳生阴长、阳杀阴藏”的阳气动态出入过程,其阴阳的取象为地球与太阳的相对位置不同时地表太阳射入量的动态出入:太阳射入增多的过程为阳,太阳射入减少的过程为阴。秋冬时射入渐减,故皆属阴。秋季时气温从热到凉降幅大,射入减少的总量大,故为太阴;冬季时气温变化幅度小,射入减少的总量小,故为少阴。可见,“取象”是运用阴阳方法论的前提。所以《黄帝内经》有着众多关于取象的规定,如《素问• 金匮真言论》:“夫言人之阴阳,则外为阳,内为阴。言人身之阴阳,则背为阳,腹为阴。言人身之脏腑中阴阳,则脏者为阴,腑者为阳。肝心脾肺肾五脏,皆为阴。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三焦六腑,皆为阳。”

有了相对固定的取象,才能够在观察与表述中逻辑清晰,思维一贯。但有关“阴阳应象”的运用原则在当代中医理论中鲜有提及,所以“现代中医”通常会把阴阳、五行等基本方法论的内容讲成“抽象”的哲学,因而经常会出现各种偷换概念、逻辑混乱的表述,或者直接认为阴阳五行不科学、“现代中医”已不需要阴阳五行理论。以这样的认知背景去解读经典古籍,必然会不得要领,众说纷纭。对于《伤寒论》中的“三阴三阳”也是如此。

鉴于此,本书在前面特设“绪论”一篇,讲述《伤寒论》中“三阴三阳”的取象及其内涵。建议已经熟悉原文的读者对此篇内容多加留意,这里总结了贯穿全书的基本逻辑和辨证模式。有初学者读过该绪论的内容后感觉只是把一些基本的气象学知识套上了阴阳,反而讲得更复杂,并且看不出这和原文有什么关系,如果读完后是这种感觉,可以忽略此篇,认真阅读后面每篇前几条的讲解,也可以理解到该篇的一贯思路和全书的基本逻辑。

本书是我近几年讲授《伤寒论》课程的讲稿整理而成,内容为按宋本《伤寒论》的顺序逐条讲解原文,旨在阐明原书内在的一贯思路与基本逻辑。对于原书中辨识病证的条文解析较详,希望能有助于学者“思求经旨,以演其所知”,进而达到仲景“见病知源”之期;对于方药及应用则阐述甚简,这是因为作者当前的水平有限,对经方的用药还没有更加深入的理解。想继续深入学习方药应用者可在形成初步的整体辨证思路后,多看“方证对应”的经方医案(不必太在意医案后的分析或解释),这会有助于理解原文,并且有助于把原文落于实际,很快形成实践中运用经方的基本能力。

本书所讲的只是个人学习所得的粗浅思路,我在临床中几乎对所有病人的辨证诊断都是基于此思路而进行,无论最后开出的是否经方。临床中除了偶尔能认出典型的方证而开出原方或原方化裁而取得良好的疗效外,大多数未用原方或完全自己组方的病例也常能取得较好的疗效。思路一贯,逻辑自洽,且能落实于临床实践,让我相信自己的理解是可行的,所以不揣谫陋而付之梨枣,希望能对初学《伤寒论》的读者有所助益。久学之士,如果对于原文仍有不甚明了之处,本书的观点可能也会提供些许有益的启发。

本文摘自《伤寒论通释——升降出入辨伤寒》,作者:赵永山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