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癌的病因病机

胃癌属于中医学“胃反”、“胃翻”范畴,病因病机繁复,真假难辨。从病因上看,多因饮食不节,或暴饮暴食,或饥饱无常,日久胃气受伤,由轻到重,逐步演变而来。

尤其是嗜食辛辣刺激之物的同时又恣食冰镇啤酒或冷饮,造成寒热错杂于胃,导致胃脘胀痛频发。

当然胃也有治不得法,寒邪未去,热邪又见,或热邪未已,寒邪又增而形成寒热错杂于胃者。

再逢重大事件,精神压力,或所愿不遂,郁怒难伸,气机不畅,胃失和降,则形成寒热胶结,夹瘀夹痰,难分难解,结聚成块,盘踞胃脘而成为癌。

寒热胶结,胃失和降就是胃癌的主要病机,甚至贯穿始终,难分难解。

纵观胃癌的病程,多数是由寒热胶结于胃,日久不解导致脾之阴阳两虚,再到肾之阴阳两虚。

同时,也有脾胃虚弱、痰浊内阻或湿滞脾胃、胃阴亏虚等少见证型,或持续存在,或与寒热胶结相互兼夹,甚至燥湿相混,变化纷繁,肝肾亏耗,心肺受累,终致五脏俱损,消耗殆尽的发展过程。

胃癌首选——半夏泻心汤

半夏泻心汤是治疗胃癌的首选方剂,适应的证型就是寒热胶结、胃失和降。

古代医家对胃肠积聚的认识各有偏颇,强调热,如《医学统旨》讲“酒面炙煿,黏滑难化之物,滞于中宫,损伤肠胃,渐成痞满吞酸,甚至噎膈反胃”。

强调寒,如《卫生宝鉴》“凡人脾胃虚弱,或饮食过常或生冷过度,不能克化,致成积聚结块”。

各家争鸣,自成体系。现代中医大多根据寒热虚实将胃癌分成气阴两虚、痰郁气滞、瘀毒内阻、脾肾阳虚等四大证型。

但上述古今分型,相对独立,缺少内在联系,并不符合临床实际。这与医家自身局限性有关。

随着社会的进步,医学技术的发展,人们的医疗保健需求逐步提高,专业医生的出现,才有可能对胃癌的整个病程有比较全面的理解。

胃癌常见——寒热胶结 胃失和降型

我认为寒热胶结、胃失和降是胃癌的最常见证型。

这既是在前人基础上的纠偏和综合,也是学术发展的必然。

寒热胶结在临床上往往不是对等存在的,有时以热为主,有时以寒为主,特别要注意寒象掩盖了热象、热象掩盖了寒象的情况,这就是要辨病的关键,要有寒热胶结致癌论一个总体认识,这样才不至于见寒治寒,见热治热。

实际上,早在《灵枢•五变》中就已对寒热之邪造成胃肠积聚有所论述,“胃肠之间,寒温不次,邪气稍至,蓄积留止,大聚乃起”。

古人的这些认识,正是某种意义上印证了我的“寒热胶结致癌论”,也可以说是我的“寒热胶结致癌论”来之有据。

我通过临床观察,认为胃癌发展过程中表现出寒热胶结者十之七八,在近几年的诊治胃癌患者当中,至少有30多个人均以“寒热胶结”为病机,以半夏泻心汤加味为主,取得了带瘤生存、临床治愈的结果。

寒热胶结并不是一开始就出现的,它往往是在寒热错杂、寒热并见的基础上,与有形之邪相合,日积月累而成积化毒致癌。

临床上注意看的话,患者喜热食、舌红,或舌淡苔白而反觉胃中灼热,症状相反,或腹中雷鸣,大便不匀,或腹泻与便秘交替出现,都是寒热胶结辨证的着眼点。

以辛开苦降,寒热并用,扶正祛邪,化痰散结为大法,半夏泻心汤和乌贝散加瓦楞子就是基本方。

辨病用药我一般加冬凌草30g,壁虎12g。

在这个基础上一般的半夏泻心汤的用量是:

姜半夏15g,黄连6g,黄芩12g,人参12g,干姜12g,炙甘草12g,大枣30g,乌贼骨15g,浙贝母12g,瓦楞子30g。

脾胃虚弱——痰浊内阻型 则用六君子汤

大约有十分之一的胃癌患者,有脾胃虚弱,痰浊内阻的临床表现,代表方剂,六君子汤。

类型多半为胃癌术后,表现为食欲不振,胃脘不适,似胀非胀,似痛非痛,莫可名状。

口中无味,粘腻不渴,温温欲吐,大便无力,大便次数多,量少而粘,舌苔厚腻,脉滑或无力。当用健脾胃化痰湿为法。

六君子汤用:姜半夏12g,陈皮12g,人参12g,白术12g,茯苓12g,炙甘草9g。

湿阻中焦 气机不畅—以平胃散为宜

在临床上还可以见到,湿阻中焦,气机不畅型。

对于胃癌这个复杂多变的疾病,应该在辨病前提下辨证论治,做到常中有变,变中有常;不离于癌,不拘泥于癌;不离于胃,也不拘泥于胃。

如湿阻中焦,气机不畅在临床上也能偶然见到,具备了湿邪粘腻,难分难解的特点。

症状以脘腹胀满不减,减不足言,与情绪变化和气候燥湿关系密切,主要是气候潮湿的时候症状加重,风清气爽的时候症状减轻,多伴有脐周隐痛,胃脘隐痛,食欲不振,大便不爽,小便不利,舌体胖大,舌苔白厚粘滞,脉沉滑。

当以燥湿化湿、理气消胀为法,方用平胃散化湿和胃,调畅气机。

我一般是苍术12g,厚朴12g,陈皮10g,甘草9g。严重的话加砂仁6g,鸡内金12g。

麦门冬汤、百合滑石代赭汤——专治脾胃阴虚 湿邪不化型

胃癌的3%是属于脾胃阴虚,湿邪不化型的。

我们用的是麦门冬汤,或者是百合滑石代赭汤,或者二方并用。

由于体质、嗜好、治疗方法的不同,临床上,脾胃阴虚、湿邪不化,常见症状除过胃癌的消化道症状外,主要表现在病情日久,口干目涩,头晕目眩,睡不踏实,气力低微。

关键是舌苔花剥,或舌光如镜,口干不欲饮,或舌上裂纹纵横,多年不消,腹胀腹泻或者大便秘结,用药是动辄得咎,颇难措手。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