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从一个案例说起

陈某,女,26岁。产后4日,突感左腰疼痛,向小腹尿道部放散,经用封闭治疗痛止,此后患侧经常酸痛不适,历50余日未愈。昨晚疼痛大作,痛沿输尿管向膀胱、尿道、肛门等处放散,二便频数,量均极少,时欲呕恶,彻夜不眠。今日脉象沉滑,舌苔黄薄,予服猪苓汤2剂。

服第1剂后,先疼痛增剧,约1小时后,腰即不痛。次日傍晚突然尿意窘迫,似有物堵塞尿道感,解去后即舒适不痛,后经调理而愈。

解说:本案腰痛为结石阻塞,多因阴虚有热,煎熬尿液而成,故伴有小便不利,呕恶,失眠,舌苔薄黄等阴津不足,虚火上亢之候,用猪苓汤滋阴清热,利尿化石,以止疼痛。仅服两剂即愈。足见猪苓汤的化石、排石之功大矣。

——《陈玉林医案》

2 方证药证

方药组成:

猪苓(去皮),茯苓,泽泻,阿胶,滑石(碎)各一两。

上五味,以水四升,先煮四味,取二升,去滓,内阿胶烊消,温服七合。

伤寒之邪传人阳明或少阴,化而为热,与水相搏,遂成水热互结,邪热伤阴之证。水热相搏,气化不行,则小便不利;邪热伤阴,加之气化不利,水津不布,故口渴欲饮;水气内停,不得输布,上逆于肺,肺气不利,则为咳逆;水湿下渗于大肠,胃肠升降传导失职,清浊交混,则为下利;水湿中攻于胃,胃气上逆,则为呕逆;阴虚邪热上扰,心神不宁,则心烦不寐。本方症状各异,临床使用时,以小便不利,口渴,身热,舌红、脉细数为使用要点。

本方中猪苓、茯苓、泽泻均有利尿作用,其中泽泻性寒,尚有泄热之用。正如《本草思辨录》卷2所说:“猪苓、茯苓、泽泻三者,皆淡渗之物,其用全在利水。仲圣五苓散、猪苓汤,三物并用而不嫌于复。….三物利水,有一热不除,热不除则渴不止,小便不通,其能一举而收全效哉”。滑石甘淡寒,能清膀胱热结,通利水道,既可加强上三药利水渗湿之功,又可增强清热之效,可使水去热清,则水热互结,荡然无存。阿胶既有养血止血作用,又有缓解窘迫症状之功,且可防渗利之药耗伤阴液。

本方以猪苓为主药,且为汤剂,故名猪苓汤。正如王子接在《绛雪园古方选注》卷上所说:“五者皆利水药,标其性之最利者名之,故曰猪苓汤。”方中阿胶烊消,烊消即烊化,即预先将阿胶加水炖烊,再加入煎成去滓之药汁中。

3 疾病谱

猪苓汤是治疗尿路感染如膀胱炎、肾盂肾炎以及尿路结石、肾积水等泌尿系疾病的专方。这张方以前不受重视,对于阴虚水停也觉得不可思议,认为既是阴虚水停则当用知柏地黄汤之类以坚阴才是。一次,一中年女性,经常患尿路感染,动辄发热、尿血。先用柴胡桂枝汤不效,后改用猪苓汤加山栀却获效满意。遂后,病人将此方广泛传播与患有类似疾病的中年妇女,竟然均有效果。该类病人常常伴有心中烦躁,因此我每加山梔、连翘黄芩以除烦。也有与四逆散合方使用的机会。泌尿系感染出现的尿频、尿急、尿痛的膀胱刺激征与下利的里急后重表现很相似,只不过是部位前后的不同罢了。日本汉方医家多用本方治疗下尿路结,而上尿路结石,则要与芍药甘草汤合用;尿血重者加车前子、大黄。胡希恕先生治疗结石则以本方加生薏苡仁一两,大黄四分。肾积水者再加牛膝。曾治一肾积水病人,其人腰酸腰痛,上腹部有压痛,以本方与大柴胡汤合用取效。

猪苓汤在生殖系统疾病中运用也相当的多。女性的盆腔炎、附件炎、阴道炎症见带下量多色黄,经来腰酸腹坠,常加黄芩、黄柏、连翘、山栀或合用二妙散。这种配伍也同样适合于男性前列腺炎的治疗,尤其那些嗜酒者,下肢有浮肿者。

猪苓可治阴虚下利。刘渡舟用本方治疗经行泄泻、产后泄泻。《古方今病》载胡星垣先生曾治一男孩,九岁。患五更泻四年之久,泄后阴茎必举,须将身卧伏揉之,全身晃动四五十分钟,遍身汗出而止。面黄肌瘦,虚乏无力,脉细数。此乃阴虚阳盛,肝火肾热所致。用猪苓汤合白头翁汤煎服,二十余剂痊愈。外用猪胆皮一个套阴茎上,不揉能忍,七日愈。刻下十五岁,身壮如常。并载-祁姓小孩,疹后泻水,后变痢,渴而饮水不食,百余日,治不效。先生与猪苓汤,四剂而愈。《名医类案》载一人阴虚发热,下痢赤白,至夜烦渴不宁。或用凉血攻积药而死。一人阴虚发热,下痢五色,胸中常觉饥状,得食则胀,或用补中益气而死。一人阴虚发热,下痢不食,郭友三用猪苓汤、黄连阿胶汤而痊。

另外,本方还可以与四妙散合用治疗痛风;加山栀、连翘治疗失眠;治疗小儿老人的下利等。《伤寒论》也有“少阴病,下利六七日,咳而呕渴,心烦不得眠者,猪苓汤主之。”的治验。

4 补充

一句话总结临证之经方(李小荣总结)

1、 猪苓汤:为治淋第一方,举凡热淋、血淋、石淋等尿路刺激症状明显者,优选之方。

2、 五苓散:其小便不利笼括多种小便异常,但通常无尿痛。

3、 四逆散:在结石绞痛时常有用武之地,气淋者须先想到柴胡剂。

4、 小柴胡汤:肾盂肾炎者的淋证常须识此。

5、 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前列腺疾病的淋证多可用到。

6、 当归贝母苦参丸:慢性的、感染性的、继发性的淋证要考虑。

7、 大黄牡丹皮汤:伴有下腹疼痛、大便干结的盆腔内诸病之淋证。

8、 桃核承气汤:小便不利见有蓄血表现者。

9、 大黄附子汤:淋证其人寒像明显,舌白脉紧按之有力。

10、 真武汤:老头老太本汤多多;膏淋劳淋真武堪用。

11、 知柏地黄汤:方证病理“肾阴不足,虚火扰窍”。

12、 金匮肾气丸:知柏与金匮为阴阳对立,均能治淋,又擅善后。

前贤注选:

岳美中:“若湿热踞于下焦,灼伤阴络尿血者,苦寒清利之品非所宜,若勉为其用,必更损阴液。此时应以猪苓汤治之。二苓甘平,泽泻、滑石甘寒,清利湿热而不伤阴,阿胶养血止血,而不碍清利。猪苓汤能疏泄湿浊之气,而不留其瘀滞,亦能滋润其真阴,而不虑其枯燥。虽与五苓散同为利水之剂,一则用术、桂暖肾以行水;一则用滑石、阿胶以滋阴利水。日本医生更具体指出,淋病脓血,加车前子、大黄,更治尿血之重症。从脏器分之,五苓散证病在肾脏,虽小便不利,而小腹不满,决不见脓血;猪苓汤证病在膀胱、尿道,其小腹必满,又多带脓血。”(《岳美中医案集》)

矢数道明:“本方中猪苓、茯苓、泽泻、滑石均有利尿作用,有消尿路炎症之效再者,阿胶既有止血作用,又有缓解窘迫症状之功。诸味作用分而视之,猪苓、阿胶为主药。猪苓清下焦之热,利小便,治上冲;阿胶泻血热, .并能止出血;滑石通利尿道,清下腹之热;茯苓逐胃内停水,有利尿镇静之效;泽泻利下焦之水。”(《临床应用汉方处方解说》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