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从一个案例说起

某男,46岁,亳州市利辛县人,中等身材,体格壮实,此人在上海做生意,常年口腔溃疡。经上海市各大医院治疗,始终不见好转。后经朋友介绍前来诊治。刻诊:其人身体壮实,口腔多处溃疡,大便溏,咽喉疼痛,胃中饱胀,心烦急躁,吃饭都是把饭放凉了吃,不然疼痛难忍,更不能吃辛辣食品。舌质红少苔,脉沉细。根据舌红少苔脉沉细诊为少阴阴虚内热证。

处方:猪肤48克,蜂蜜30克,炒米粉90克。

先把猪肤煎煮2小时,后下蜜,炒米粉、1小时服一次。服药一周,口腔溃疡大致治愈。咽痛胸胃胀大便溏均有改善。效不改方,嘱其继续坚持治疗。后随访一年,一切尚好。

2 方证、药证

猪肤汤治疗少阴阴虚,虚火上扰所致的咽痛证,疗效甚好;只可惜现今临床上很少采用此法,动辄用麦冬,沙参,玉竹,生地及蝉衣,玉蝴蝶之类,非但不效,反因其滋腻而生痰湿。猪肤即猪皮,以去尽皮下肥油者为佳。使用的将猪皮洗净,置水中文火慢熬,待其皮烂能嚼之时,或调入鸡子白,徐徐呷服,或加白蜜,熟米粉调和,分温服之。临床上对于反复咽喉疼痛、口腔溃疡,喑哑失音等疾病,经中西医多方治疗无效,证属虚热内扰,阴虚津伤者疗效颇佳。

猪肤汤出自张仲景《伤寒论·少阴病篇》第310条:少阴病,下利,咽痛,胸满,心烦,猪肤汤主之。

对于本条喻嘉言注解道:“下利咽痛,胸满心烦,此少阴热邪充斥,上下中间无处不到,寒下之药不可用矣,故立猪肤汤一法也。盖阳微者,用附子温经,阴竭者,用猪肤润燥,温经润燥中同具散邪之义矣。”果如喻说,既然是热邪充斥,为什么不可用清热药?真正是“阴竭”,猪肤汤能否胜任?

柯韵伯注:“少阴下利,下焦虚矣。……咽痛胸满心烦者,肾火不藏,循经上走于阳分也。……猪为水畜,其津液在肤,君其肤以除上浮之虚火,佐白蜜白粉之甘,泻心润肺而和脾,滋化源,水升火降,上热自除而下利自止矣。”柯氏对该证咽痛病机提出了“虚火”的概念,显然更为确切。

到了叶天士,通过他丰富的实践经验,才真正抓住了猪肤汤证治的要领。例如张某案:”阴损三年不复,入夏咽痛拒纳,寒凉清咽,反加泄泻,则知龙相上腾,若电光火灼,虽倾盆暴雨,不能扑灭,必身中阴阳协和方息,此草木无情难效耳。从仲景少阴咽痛,猪肤汤主之。”

该证的咽痛胸满心烦,不仅肾阴虚而虚火上炎,心肺之阴亦虚,故治以猪肤、白蜜滋肾清心润肺;该证的下利,不但肾阴虚,而脾阴亦虚,故不用温阳益气,只用白粉益脾。该证既属阴虚,何不用其他滋阴药物?因为滋阴药大多润滑,不宜于下利,恐滋阴之品,反有泻阴之弊。

3 疾病谱

1、治咽痛、舌炎、口腔溃疡(证属虚火上扰者)。

2、治慢性咽炎、萎缩性鼻炎。国医大师干祖望经常用本方治疗慢性咽炎及萎缩性鼻炎,疗效颇为满意。方法是:取鲜猪皮约一斤,加水以武火煮熟后,转用文火约5~6小时以上,使之稀烂如胶状。如有小块,可用手加以捏烂,再用筛子过滤。再加蜂蜜、大米粉各半斤,搅匀(在冬天,可在文火上搅拌),冷却,瓷器收藏。

3、治疗皮肤干燥证。尤其是冬天,很多人出现皮肤干燥、皮肤发痒,都可以用这个方子来治疗。肺合皮毛,肺阴不足,滋养无力,故而皮肤皲裂,仲景猪肤汤能润肾、肺、脾三脏,切合病机,而可治本病。邓铁涛医案:曾治一马来西亚患者,男,22岁,手足皲裂, 冬春皆发,裂处肿痛不明显,而创口愈合较难,无其他症状,舌脉无明显异常。邓老认为系肺肾阴伤、脾气虚弱,故不能生肌润肤 ,以《伤寒》猪肤汤化裁:猪肤60 g、百合15 g、黄芪15 g、淮山药 15 g,另用羊油外擦患处。方中猪肤为君,百合润肺为臣,代原方中之白蜜,润而不滞,可达于表;黄芪、山药为佐使,健脾之功胜于米粉,且黄芪能走于表,鼓舞津液敷布肌肤,此米粉所不能及也,于此可见邓老匠心独具之处。上方服4剂而愈。

4、当然还能够用于美容,养胃。本方可以再加百合、黄芪,增强补阴能力和补气效果,熬成膏,做好以后可以放到冰箱里面,因为含有大量的胶质成分,拿出来就像果冻一样。如果这个东西开发成罐头,成本又不高,又养颜,又养胃,应该很有市场。

4 鉴别要点

甘草汤是《伤寒论》中最小的方,只有一味药,就是生甘草。《伤寒论》里使用甘草大多是炙用,只有在治疗咽痛时生用,取的是生甘草清热解毒的作用,而其他地方炙用主要是取其健脾补气的作用。

桔梗汤是以生甘草配伍桔梗,解毒利咽。现在耳鼻喉科有一个常用方,叫玄麦甘桔汤,也被做成了中成药,其实就含有桔梗汤,又加入了玄参、麦冬养阴利咽。

咽痛证中除了客热咽痛,还有客寒咽痛,治疗用半夏散及汤,半夏、桂枝、炙甘草三味药。大家不要以为咽痛都是火,咽痛而咽喉不红的是属于寒的。

苦酒汤用于治疗咽喉部生疮溃烂。从仲景的原文来看,苦酒汤的制作过程好像是非常复杂,但实际做起来也比较简单。我有次在马来西亚讲课的时候,同学们就带了坛坛罐罐来现场实验,整个过程并不难。这个方子的主要组成除了方名中所提到的苦酒,也就是米醋,还有半夏和鸡蛋清。米醋可以消肿敛疮,半夏可以涤痰散结。

名家选注:

王梦英:猪皮即肤也,猪肤甘凉清虚热,治下利、心烦、咽痛,今医罕用此药矣。若无心烦、咽痛兼症者,是寒滑下利,不宜用此。——《随息居饮食谱》。

倪海厦:猪皮单味的药去煮,加蜂蜜,再加白粉,就是米粉。猪皮加白蜜,都是能增补我们的胰液,米粉能助胃消化,米已经打碎成粉了,如果再不能消化,此人就差不多了,加蜂蜜就是健脾胃,甜的入脾,包含了胰。像少阴证会有下利,咽痛,心烦的现象,就是阴虚掉了,里面功能没有了,肺里热往上跑,肺里面热跑到上面来就是喉咙痛,跑到下面就是下利,但是又不象桃花汤全部在下面,又不象黄连阿胶台汤全部在上面,病毒分开来的,所以并没有便脓血,因为热往两边跑,所以用猪肤汤主之。

喉咙痛有几种处理的方式,像太阳伤寒表证的喉咙痛,吃桂枝汤,感冒好了,喉咙也好了,不用吃喉咙药,阳明篇也有喉咙痛,下焦燥热,燥气往上冲,冲到脑里就是手足躁扰、发狂奔走,冲到喉咙,喉咙发炎,这时候吃喉咙药没有用,把大便清出来就好了,现在的猪肤汤是治疗少阴证的喉咙痛。——《倪注伤寒论》

作者:郭洁浩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