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蛎泽泻散原文

牡蛎泽泻散证出自《伤寒论·辨阴阳易差后劳复病脉证并治》第395条:

大病差後,從腰以下有水氣者,牡澤蠣瀉散主之。

牡蠣澤瀉散方

牡蠣(熬)澤瀉

蜀漆(水洗,去腥)

葶苈子(熬)商陸根(熬)

海藻(洗,去鹹)栝樓根

各等分

上七味,异搗,下篩爲散,更於臼中治之。白飲和服方寸匕,日三服。小便利,止後服。

【讲解】本条讨论大病差后腰以下有水气的治法。

这条原文理解起来有困难,强调大病差后腰以下有水气,显然是要强调病后正气虚弱的一面;但从牡蛎泽泻散的组方分析,显然又不是扶正利水的方剂。

我在临床上真遇到了大病以后腰以下水肿的病人,根据我以前的临床认识,没有治好这个病人,才想到了牡蛎泽泻散,并治好了该病人的水肿,我方才对这个方有了真正的思考。

下面先和大家分享病例,再谈对本方证的理解。

癌症术后水肿1年,多方求治无效

用此方10付全消

患者张某,女,70岁,2007年6月就诊于北京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国医堂。

患者于1年前因肾癌切除右肾,术后腰以下中度水肿,按之凹陷,曾多处求治,水肿不消。

诊时病人除水肿以外,并无太多不适,舌质暗,苔薄腻,脉沉。

我自认为对治疗水肿比较有把握,但用活血利水的方法,治疗半月无效。

我开始奇怪,倒是患者好像早就对我的治疗没抱多大希望,让我不用着急,慢慢给她研究治疗方法。

我让患者给我1周的时间来思考她的病情,下周再来就诊。

我回家后,找到了《伤寒论·辨阴阳易差后劳复病脉证并治》第395条的“大病差后,从腰以下有水气者,牡蛎泽泻散主之”。

我为患者开好了牡蛎泽泻散原方:

生牡蛎30g 泽泻30g 栝楼根30g

葶苈子15g 海藻15g 商陆根10g

常山(代蜀漆)10g

上方3剂,每天1剂,水煎取600mL,分3次于饭前半小时温服。

我让患者先煎1剂药,服1次试试,如果腹泻的话就别再用,打电话和我联系。

结果患者服完1剂药后,没有腹泻及其他不适,服完3剂药后,尿量开始增加,要求再服原方,故守上方再服7剂,水肿完全消退。

此后,若再出现水肿,患者自己服上方1~2剂,水肿马上消退。

这个病案刷新了我对牡蛎泽泻散的认识

在此之前,对于《伤寒论》的第395条和牡蛎泽泻散,不能真正理解。

因为大病差后的水肿应该是虚证水肿,而牡蛎泽泻散显然不是扶正的方剂,用起来当然有顾虑。

要不是因为这个病人肾癌术后的水肿消不掉,我也不会用牡蛎泽污散。用了这个方,就真是消掉了“大病差后”的“腰以下有水气”。

这首先使我坚信,医圣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是来自于临床的书,不是空洞的理论。

其次促使我对“牡蛎泽泻散”进行了仔细分析,从药物组成来看,本方以逐水、清热、化痰、散结为主。

方中牡蛎、海藻、栝楼根、蜀漆都是化痰软坚散结的药,可见本证的水肿与痰结有密切关系,不化痰则水肿难消。

张仲景提出了化痰利水消肿的治疗方法,对于一些顽固性的水肿,化痰与逐水并用,是一种选择。

除了活血化瘀以外,化痰也是难治性水肿的治法之一。中医认为,“怪病多痰,久病必瘀”,这一理论也落到了实处。如此则水肿的中医治疗又多了一法。

大病差后的水肿,以虚证为多,但也并非皆是虚证,本条证则是典型的实证水肿,临床仍应辨证论治,不可拘于病后多虚。

当然,也不能将本方通用于大病差后的水肿,毕竟病后的水肿以虚证为多。

若水肿伴大便不实,少气懒言,舌质淡嫩,苔白不渴,脉沉细无力等,为脾肾阳虚所致,宜温阳利水,可用金匮肾气丸之类。

作者:肖相如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