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某,女,年八旬。诉1991年冬患咳嗽气喘,数月不愈,不能平卧,咳吐稀白痰涎,觉其味颇咸。小便频数清长,咳时总有小便遗出,以塑料布铺于床上。伴畏寒肢冷,两足浮肿,腰背酸痛。舌淡苔白,脉沉细。

这个病人是我们学校的一个教职工家属,现在可能不在了,当时我看的时候是80多岁,而且是上课的时候看的。我在教室讲课,她的孙媳妇就守在门外,一直等到我下课。她说她奶奶病了,请我去看病。说咳了一个多月,咳嗽、气喘,不能平卧,更重要的问题就是床上铺一块塑料布,几十条毛巾轮流换。她那个孙女和孙媳妇特别孝顺,每天就照顾她。她一咳,尿就撒出来了,马上就跟她换条毛巾。一天咳十几顿就要换十几条毛巾,一天咳几十次就要换几十条毛巾。就住在我们学校的宿舍里。八十几岁的老太太,得了这么一个病,而且好像有一点浮肿,畏冷,舌淡,苔白,脉沉细。

这个病人咳喘并作,遗尿明显,一咳就遗尿。这两个问题都要解决,第一咳嗽气喘,第二遗尿。大家想这个病应该怎么治?《素问•咳论》讲:“膀胱咳状,咳而遗溺。”“肾咳之状,咳则腰背相引而痛,甚则咳涎。”这两者的特点都具备,腰背疼痛,浮肿,咳吐稀白痰涎,咳而遗尿,这就很典型,所以它既符合肾咳也符合膀胱咳。肾与膀胱相表里,一条线上的问题,什么问题呢?这就是一个阳虚水饮的咳喘病。

由于阳虚气化功能失职,我们也可以讲肾气失固,失去了固摄,所以遗尿。由于阳虚水饮上犯,所以咳嗽气喘。这个病机不是很清楚了吗?但是要取名字呢,按照《内经》的讲法,就应该是肾与膀胱俱咳。大家想想用什么方呢?要温阳、要化饮是没错的,还要止咳,要平喘,温阳化饮、止咳平喘还要止小便。

用的苓甘五味姜辛半夏杏仁汤,这个方名其实把药全讲出来了。但这个方只能止咳平喘,不能治遗尿啊,所以必须合另外一个方,缩泉丸。

当时就开这个方,就是苓甘五味姜辛半夏杏仁汤合缩泉丸。当时七八个学生跟着我一起去看那个老太太,因为正是课间休息的时候,大家一哄而上,七八个。这个处方吃了一个星期,咳喘大平,遗尿明显减轻。吃第两个星期,咳喘基本上就好了,老太太就出来散步了,到外面院子里散步了,就不遗尿了。也就是说这个病两个星期就拿下来了。两个星期以后该用什么方呢?就要巩固了,肯定要温肾阳进一步化饮,所以后期就是金匮肾气丸加五味子。这就是一个典型的肾咳和膀胱咳病案。

本文摘自《熊继柏讲内经谈临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