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讲一个很早的病例,1967年有个病人,是农村的,一个女孩子,还没结婚,开始是感冒,感冒没几天接着就昏迷,被抬进医院,在医院整整四天发低烧,昏迷不醒,跟植物人一样,医院没办法就请我去会诊了。

病人牙关紧闭,像抽风一样四肢僵硬,进医院就没讲过话,没吃过东西。我把护士喊来,让她把牙齿撬开我看看,结果牙齿一撬开,一口白涎就流出来了,好厚的舌苔,喉咙还有痰响。我问病家她过去有什么病史,她没有抽风,不是癫痫,又没有半身不遂,又没有口眼歪斜,不是中风,得了什么病呢?我判断是感冒引起的,这就是一个湿热夹痰浊蒙蔽心包证,是吴鞠通所说的“湿热蒙蔽心包”。

《温病条辨》里记载邪入心包有两个证,一个是热蒙心包,一个是痰蒙心包,这不就是痰蒙心包吗?热蒙心包一定是胸腹灼热,舌绛无苔;而湿热夹痰浊蒙蔽心包,一定是舌苔厚腻而黄白相兼。就凭舌象,我判断这是痰浊蒙蔽心包。

于是我给病人开的是菖蒲郁金汤原方,因为菖蒲郁金汤就是专门治湿痰蒙蔽心包的。处方开了,却发愁这药怎么灌进去,因为病人牙关紧闭呀,我看舌都是用镊子把牙齿撬开的呀。西医说没问题,他们可以从鼻子里灌。于是就这样灌药灌了两天两夜,就把病人灌活了,这个病人现在还活着,跟我年纪差不多,这是一个典型病例。

这个病例之所以取得这么好的效果,就是因为望舌,一下抓住了这个特点,就像张景岳讲的“独处藏奸”。

本文作者为湖南中医药大学 熊继柏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