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某,男,29岁,朔州市朔城区人,2020年8月17日就诊。

主诉:头晕,耳鸣3月。

病史:3个月来头晕,耳鸣,多处诊治未好转,前来就诊。自述:患病以来,有以阳虚治疗,有以阴虚治疗,疗效不佳。

体征:个子中等,身体胖壮,头脑不清利,头晕,耳鸣,眼花,颜面发红,汗出多,午后脸红发热,尤以下午5点为甚,咽干,口苦,喝水不多,痰多,痰粘不利,肠鸣,腰困,大便稀,一日二行,小便正常。

舌脉:舌质红,舌苔右边黄厚腻,自觉舌右边僵硬不适,脉弦。

辨证:少阳阳明太阴证。

诊断:1、头晕 2、耳鸣

处方:柴胡龙骨牡蛎汤加葛根、川芎。

药物:柴胡15g,龙骨30g,牡蛎30g,党参10g,姜半夏15g,黄芩15g,桂枝10g,茯苓15g,熟军6g,磁石30g,生地15g,葛根15g,川芎10g,香附15g,生姜15g,大枣30g,5剂,水煎服。

2020年8月24日,二诊:药后头晕、耳鸣、颜面发热较前减轻,眼涩,眼花,口微苦,痰多,白痰,下午5点加重颜面发红,发热加重,舌质红,舌右边苔厚腻,脉沉弦。辨证:少阳阳明太阴证。处方:上方加菊花。

药物:柴胡15g,龙骨30g,牡蛎30g,党参10g,姜半夏15g,黄芩15g,桂枝10g,茯苓15g,熟军6g,磁石30g,生地15g,葛根15g,川芎15g,香附15g,生姜15g,大枣30g,菊花15g,5剂,水煎服。

2020年8月29日,三诊:头晕减轻,颜面发热较前好转,但仍下午5点加重,出汗多,口中异味,不怕冷,耳鸣,眼花,痰多,下颌起痘,背部痤疮,舌质红,舌苔黄腻,脉沉弦滑。辨证:太阴阳明湿热证。处方:甘露消毒丹。

药物:草豆蔻15g,藿香10g,茵陈15g,滑石粉10g,木通10g,黄芩15g,连翘15g,浙贝母15g,射干10g,薄荷10g,白蔹10g,漏芦10g,石菖蒲20g,5剂,水煎服

2020年9月2日,4诊:服药3剂后,颜面发热加重,下午5时面红,眼酸困,流泪,嗜睡,神疲乏力,往来寒热,口不干,晨起口苦,怕冷,平素喜冷饮,耳鸣,大便正常,舌质红,舌苔黄白,水滑苔,右脉沉弦,左脉细。辨证:阳虚证。处方:潜阳封髓丹。

药物:炮附子-先煎20g,砂仁-后下15g,甘草10g,黄柏10g,龙骨30g,牡蛎30g,磁石30g,干姜15g,醋龟甲15g,3剂,水煎服,三诊剩余药停服。

2020年9月5日,5诊:药后头晕,发热大为减轻,现症:偶头晕,无发热,睡眠正常,耳鸣好转,眼酸困、流泪、口苦好转,咽干,鼻子干,舌质淡红,舌苔白,水滑苔,左右寸脉沉,尺脉大。辨证:阳虚证。处方:潜阳封髓丹。

药物:炮附子-先煎20g,砂仁-后下15g,甘草10g,黄柏10g,龙骨30g,牡蛎30g,磁石30g,干姜15g,醋龟甲15g,3剂,水煎服。

2020年9月11日,6诊:药后诸证均减轻,现眼花,鼻干,鼻痂偶带血丝,舌干舌僵,腹部、肢怕凉,大便偏稀,舌质红,舌苔黄,脉弦。辨证:寒热错杂。处方:乌梅丸。

药物:乌梅15g,细辛6g,党参15g,炮附子15g,肉桂10g,川椒10g,干姜10g,黄连10g,黄柏10g,当归10g,甘草6g,3剂水煎服。

2020年9月15日,患者特来告知,最近偶头晕外,其他都很正常,因要出差,故停药。

金石点评:一诊、二诊用柴胡龙骨牡蛎汤加清利头目的菊花、川芎等,虽然有效,但下午定时发热未见好转,故3诊考虑阳明湿热证,加上他下颌起痘,更让我确信无疑,反而用上药后加重,也就验证了自己辨证有误,这时我想到了针对虚阳浮越的潜阳封髓丹,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像他这种真寒假热的症状在临床上确实比较棘手,千万不能被假象蒙蔽了,一定要看清疾病的本质才行。

作者:张志伟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