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味白术散方出自钱乙《小儿药证直诀》一书,为治疗脾虚大泻大渴之方,是方观来平淡无奇,但至明代万全则多有推崇,谓之“治泻作渴之神方”,并嘱小儿泄泻大渴不止者,饮以本方煎汤频服,并禁予一切汤水。

结合临床分析此说甚是有理,如据现代医学治疗腹泻低渗性脱水病人,只能静脉给液,不能口服任何水饮。古人距今甚远,然能与今人合,实难能可贵,于此亦可见中医药伟大之一斑。

临证每用该方,则屡用屡效,堪称神方。然若认为用此方不可作一丝一毫的变动,则必囿于句下,无以发挥。

如曾治一小儿,水泻绿色大便,五日不止,挟大量粘液,口渴欲饮,口唇红,舌红少津,脉数。余观此证乃属热盛致泄,泄久而致脾虚。然七味白术散为治脾虚作渴方,若照搬原方治疗此证则与病机不甚符合,故于七味白术散中加黄芩、黄连两味,连投两剂,该小儿则热清渴除泄止。

由此可见“法可法,非常法”,只有圆机活法,才能机畅神流,而奏出神入化之功。

本文摘自《医事困学录·王士相学术经验集》,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作者/王士相。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