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某,男,6岁。2003年11月21日初诊:频频咳嗽微有喘息已经2个多月,痰声辘辘。因不善咯出,似有大量稀痰阻滞支气管中。曾住院确诊幼儿支气管炎,反复用过数种较大剂量抗生素与激素,未能控制病情,所用中药方全为清肺化痰药。虚汗多,晚上睡着后衣服常湿,必须换2次方可。形体虚胖,面色泛白带青,微微浮肿,畏寒手足冰冷,舌质淡黯,薄白苔,脉沉无力,此脾肾阳气不足,痰饮蕴肺,当以温阳化饮方药治之。

处方:桂枝4.5g,干姜6g,五味子5g,杏仁6g,炙草5g,麻黄5g,熟附子5g,炒白术6g,车前子9g,细辛3g,法半夏9g,茯苓12g,麻黄根9g,水煎日分5次温服。

治疗经过:服药3剂,咳嗽明显减弱,已无喘息,胸膈喉间痰声也大为减少,小便量明显增加,全身汗出有收敛,舌脉变化不大,再予原方3剂,四肢感觉温暖,咳嗽已经完全停止,痰声完全消失,面色虽白而不泛青色,浮肿已经消失,食欲不甚好,仍有少量汗出,舌淡脉弱,予健脾温阳方:炒白术6g,茯苓12g,炒枳壳6g,炙甘草5g,山药9g,麻黄根9g,砂仁3g,熟附子5g,山萸肉5g,寸冬6g。服6剂,一般情况较好,身体较前增强,无咳喘,无痰鸣,虚汗少,饮食较过去有较大进步。

咳嗽喘息累月,痰湿水饮结聚阻滞肺气所致。痰为津液所化,其所流行或聚止者,皆因脾肺肾阳气之盈亏所决定。幼儿久咳喘息难愈,又用过较大剂量抗生素、激素、清热解毒中药,多系饮邪内盛,寒水有余。本例治方以小青龙汤加苓桂术甘汤,又加熟附子一味,甚为重要。《神农本草经》谓附子“主风寒咳逆邪气”,只因寒邪水气逆于上焦故用之温化,若必待心悸、畏寒、肢冷沉重,头眩浮肿,脉沉细微等脾肾阳虚病症,全然呈现始用,往往延误治疗,延长病程。仲景云“夫短气有微饮,当以小便去之,苓桂术甘汤主之,肾气丸亦主之”,本例治方即有此意。麻黄根止虚汗又兼能宣肺气,凡虚汗多者,无论有无痰涎,均可用之。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