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温病学派是研究温病的病因病机、传变规律及防治方法的一个学术流派。汉唐时期对外感温热病的探讨为温病学派的形成打下了一定的基础;金元时期刘完素阐发火热理论成为温病学派的先导;明清之际温疫猖獗,南方地区热病盛行,为研究温病提供了有利条件,吴有性、戴天章、余霖、叶桂、薛雪、吴瑭、王士雄等为温病学派的形成做出了巨大贡献,使温病的证治从《伤寒论》体系中脱离出来,促进了中医的学术发展。

《黄帝内经》对温病的病因、发病类型、症状、传变、治则、善后禁忌及疫病特点等曾有论述。

《素问·热论》:“凡病伤寒而成温者,先夏至日者为病温,后夏至日者为病暑。”

《素问·生气通天论》:“冬伤于寒,春必温病。”

《素问·刺法论》:“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

《伤寒论》对风温、暍病也有论述。

“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若发汗已,身灼热者,名风温。”

“太阳中热者,暍是也,汗出恶寒,身热而渴,白虎加人参汤主之。”

《肘后备急方》认为温病主要是感受疠气所致。同时该书还收录了防治温病、温疫、温毒的方药,如太乙流金方、辟温病散等。

“其年岁中有疠气,兼挟鬼毒相注,名曰温病。”

《诸病源候论》论述了温热病的病因病机、症状特点,列举热病候 28 论、温病候 34 论、时气病候 43论。

书中认为温病、时气、疫疠等皆“因岁时不和,温凉失节,人感乖戾之气而生病”,且具有强烈的传染性,“病气转相染易,乃至灭门,延及外人”。

《千金要方》与《千金翼方》对风温、春温、温病、温毒与温疟进行了阐发,并收载不少防治温病的方剂。

其后的《伤寒总病论》《类证活人书》对温病的证治亦多有论述。

刘完素根据宋金时期外感热病的发病特点与传变规律,提出“六气皆能化火”理论,总结治疗方法,创制防风通圣散、双解散、三一承气汤等,标志着外感温热病在理法方药方面开始自成体系,为温病学派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汪机在《石山医案》中提出了新感温病的概念。

“有不因冬月伤寒而病温者,此特春温之气,可名曰春温,如冬之伤寒、秋之伤湿、夏之中暑相同,此新感之温病也”。

《先醒斋医学广笔记》阐发温疫是邪气从口鼻而入,补充了外邪侵犯人体从皮毛而入的不足。

《伤暑全书》强调暑邪“从中鼻而入,直中心包络经,先烦闷,后身热”。

吴有性,字又可,明代人,著《温疫论》。《温疫论》详细阐发了温疫的致病因素、感邪途径、侵犯部位、传变方式、临床表现。吴有性认为,温疫的病因是感受异气,邪从口鼻而入,伏于膜原,表里分传,感之深者,中而即发,感之浅者,未能顿发,或由诱因,正气受伤,邪气始张。他还创制达原饮与三消饮疏利膜原,表里分消,大获奇效。自此温疫学说开始建立,并得到迅速发展。

戴天章,字麟郊,清代人,著《广瘟疫论》。其在《温疫论》基础上,重视温疫的早期诊断,通过辨气、辨色、辨舌、辨神、辨脉识别温疫,并总结治疗温疫的五种大法(汗、下、清、和、补)。强调温疫汗不厌迟,下不厌早,清法贯穿始终,补法用于善后,表里寒热虚实并见或余邪未尽则用和法。

余霖,字师愚,清代人,著《疫疹一得》。他就乾隆之际的温疫大流行阐发己见,认为温疫的病因病机为淫热入侵于胃,敷布于十二经脉,并创制清瘟败毒饮,重用石膏泻诸经表里之热,补充了吴有性《温疫论》之不足。《疫疹一得》内有医案 11 个,均为应用清瘟败毒饮大剂和中剂的医案。

叶桂,字天士,清代人,著《温热论》《临证指南医案》《叶氏医案存真》《未刻本叶氏医案》等。叶氏主张博采众长、融汇古今,重视学术创新。他详细阐发温热病的发病规律、辨治方法,创立卫气营血的辨证纲领辨治温病,使温病证治形成了更为独立完整的体系,彻底从《伤寒论》中摆脱出来。他还提出“肝风内动、久病入络”说,总结了治疗胃阴不足及虚损症的经验,对后世产生了重大影响。

《临证指南医案》(包括《幼科要略》)、《叶氏医案存真》、《未刻本叶氏医案》等记载了大量叶氏的临证医案,症状记述虽简,但病机分析中肯,尤其是其门人在《临证指南医案》中所作的按语,更使该书锦上添花,成为临证必读之书。

薛雪,字生白,清代人,著《湿热条辨》《扫叶庄医案》《碎玉篇》,对湿热病的病因病机、发病特点、传变规律、临床证型、遣方用药等进行了论述。他认为,湿热病病因为湿热,宜在脾虚湿胜时感而发病,多由上受,直趋中道,或归于膜原,或波及三焦与肝脏,临床辨治应辨别湿热偏胜、留滞部位及伤阴伤阳之不同;并指出“湿热之病,不独与伤寒不同,且与温病大异”,补充了《温热论》之不足。

吴瑭,字鞠通,清代人,著《温病条辨》《吴鞠通医案》《医医病书》。吴氏在《温热论》的基础上,进一步阐发温病的发病规律,指出温病自口鼻而入,先病于肺,肺病逆传,即犯心包;上焦病不治,则传中焦脾与胃,中焦病不治,即传下焦肝与肾,始于上焦,终于下焦,并以上中下三焦为纲,统论温热、湿热与温疫。他还提出“治上焦如羽,非轻不举;治中焦如衡,非平不安;治下焦如权,非重不沉”。吴氏总结了清络、清营、清宫、育阴等治疗原则,创制桑菊饮、银翘散等方剂,使治疗温病的方药更加完备。

王士雄,字孟英,清代人,著述颇丰,如《温热经纬》《随息居饮食谱》等。王氏治学主张博采众长,重视临床,善治温病,还精于治疗内科与妇科疾病,善于从实践中总结经验,与沿袭旧说、空发议论者迥然有别。《温热经纬》集温病学之大成,并对暑邪、伏气温病、顺传逆传及霍乱病等均做了深入阐发。书中系统总结了辨治暑病的理法方药,认为暑为阳邪,易夹湿邪,伤气耗津,治疗首用辛凉,继用甘寒,再用酸泄酸敛,创制新的清暑益气汤清暑热、益元气。书中还探讨了伏气温病的传变方式、临床表现,主张治疗先治血分后治气分;初起宜投清解营阴之药,迨邪从气分而化,舌苔开始渐布,再清气分热邪;伏邪较重,亟宜大清阴分伏邪,待厚腻黄浊之苔渐生后,再解气分。另外,王氏还重视饮食疗法,并详论食物药效,采摭食疗验方。

王氏临诊之余为后世留下大量的医案,见于《王氏医案》《王氏医案续编》《王氏医案三编》《归砚录》《随息居重订霍乱论》等书。医案涉及临床各科,案中症状详略有序,病机分析中肯,辨病用药思路独特,治疗过程完整,并附有预后及治疗效果,深受后人青睐。

雷丰,字少逸,清代人,著《时病论》。《时病论》是重要的时病专著,为学习温病的入门读物,清末名医陈莲舫加注后用来课徒。(小编称此书为:教材级古书)书中对风热、伤暑、中暑、暑温、热病、湿热、湿温、秋燥、冬温、春温、风温、温毒、伏暑等十余种非疫性外感病及伏气温病的病因、病理、症候特点、理法方药详加论述,并按季节编排先论,法方继之,末附医案,形式新颖简洁,颇为实用。雷氏医案治疗经过完整,其辨病思路或设问答形式,或由门人评述,使人一目了然。

柳宝诒,字谷孙,清代人,著《温热逢源》,编纂《柳选四家医案》。柳氏针对“重新感,轻伏邪”的时弊,详论伏气温病,强调伏邪为病颇多,治疗宜以清泄里热为主,兼顾温肾育阴,疏解新邪。

本文摘自《温病学派医案》,主编:李成文。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