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癫痫用药范围很广,拟方常为植物药、动物药、矿物药合用,根据证候及病情缓急各有侧重,所谓“活用虫、草、石”。

总的来说,矿物类药质重潜阳,安神定惊,动物类药灵动性猛,平肝熄风,止痉定痫,比之草木之类更胜一筹。故发作期,常以虫类药及矿物类药合用为主,取其药效迅猛,以期迅速定痫。

草木类药其化痰性优,能健脾、平肝、安神,且药性平和,无虫类、金石类药伤正之虞,因此,癲痫发作控制后之缓解期,宜渐改用草木类药作为治疗的主药。

定痫主方:定痫散

定痫散是多年来治疗小儿癫痫的经验方,由全蝎、蜈蚣、鹿角片、僵蚕、白芍、胆南星、煅龙齿七味药组成。

全蝎味辛,性平,其祛风止痉力强,同时能引诸风药达于病所,起引经药的作用。

如严洁在《得配本草·卷八虫部卵生类十三种·全蝎》中提到,“全蝎,入足厥阴经。一切风木致病,耳聋掉眩,痰疟惊痫,无乎不疗。且引风药达病所……”。

其与蜈蚣相配为用,则效力更佳。

天南星味苦、辛,性温。

李时珍在《本草纲目·第十七卷草部六·天南星》提到,天南星“乃手足太阴脾肺之药。味辛而麻,故能治风散血;气温而燥,故能胜湿除涎”。

可见南星之功以祛风痰为著,尤能止痉;以胆汁炮制又祛其温燥之性,增加平肝降火之功,实为治疗癫痫之首选。

现代药理研究发现胆南星煎剂腹腔注射,可使家兔电痉挛阈提高,水煎剂能降低马钱子碱、戊四氮或咖啡因引起的小鼠惊厥发生率。

蜈蚣味辛,性温,入足厥阴肝经。其性走窜,尤善搜风,是祛风止痉之主药。

张锡纯在《医学衷中参西录·药物·蜈蚣解》中提到,蜈蚣“走窜之力最速,内而脏腑,外而经络,凡气血凝聚之处皆能开之。性有微毒而专善解毒,凡一切疮疡诸毒皆能消之。其性尤善搜风,内治肝风萌动,癫痫眩晕,抽掣瘛瘲小儿脐风”。

现代药理研究,蜈蚣提取物对士的宁引起的惊厥有对抗作用。

僵蚕味辛、咸,性平。归肝、肺、胃经。

倪朱谟在《本草汇言·卷十七虫部卵生类·白僵蚕》中提到“白僵蚕,驱风痰、散风毒、解疮肿之药也。善治一切风痰相火之疾,如前古之治小儿惊痫搐搦,恍惚夜啼……”,其功善祛风止痉,化痰通络,与南星相配而用,取其祛风痰,定惊痫之力。

龙齿味甘、涩,性凉。归心、肝经。

《药性论·兽禽虫鱼类卷第三·龙齿》“镇心安魂魄”。其功擅镇惊定志,宁心安神,本方中用之以定惊。

癫痫病久,中气虚衰,木贼克土,形成脾虚肝旺之候。

白芍味苦、酸,性微寒,归肝、脾经。其性酸寒,酸能养血,寒能泻肝。缪希雍谓其:“酸寒能泻肝,肝平则脾不为贼邪所干,脾健则母能令子实,故安脾脏。”

方中用白芍调脾理肝,肝和脾旺,气血生化有源,血脉流畅,筋脉得养。

鹿角味咸,性温,归肝肾经。

徐灵胎在《神龙本草经百种录·鹿霜》中提到,“鹿之精气全在于角,角本下连督脉……故能补人身之督脉。督脉为周身骨节之主,肾主骨。故又能补肾。角之中皆实以血,冲为血海,故又能补冲脉”。

癫痫病之所生,总有胎禀不足,脑髓失养本虚之因。因此,本方用白芍与鹿角片,一补脾柔肝以补后天;一益精生髓以补先天。先后天得养,则五脏安和,痫证可平。

综上所述,定痫散中以全蝎、蜈蚣祛风止痉以定风,僵蚕、胆南星豁痰熄风以定痰,龙齿镇心安神以定惊,再辅以白芍与鹿角片补脾柔肝、益精生髓以补虚,攻补兼施以定痫。

临床上治疗各种痫证皆可以此方为基础,再通过辨证论治,辨别痰、风、惊、瘀,配合选用其他药物治疗。

辨证用药经验

治疗癫痫组方立法明确,用药精当,疗效颇著。本文就从豁痰、熄风、镇惊、化瘀几大治则方面加以论述。

从痰治痫中在豁,豁痰开窍首选石菖蒲。

石菖蒲味苦、辛,微温。归心、肝、脾经。功能痰开窍,化湿行气,祛风利痹,消肿止痛。

现代药理研究表明,石菖蒲水煎剂能对抗戊四氮对小鼠的惊厥作用。

此外,石菖蒲水提醇浸液对正常小鼠的学习记忆有促进作用,能改善小鼠因大脑缺氧造成的记忆巩固障碍。

因此若患儿发作痰涎壅盛、神志恍惚、状如痴呆、失神、智力低下、精神不易集中等证情,偏于痰蒙心窍者多选用此药。

玄明粉也是治疗癫痫常用药之一。

其味咸、苦,性寒,归胃、大肠经。其泻热通下,荡涤肠胃之功,能清上蒙清窍之痰热。故癫痫病程中若见肠腑热甚,痰热内结等证时,每多配用,清热泻下,釜底抽薪以化痰热。

脾为生痰之源,在化痰的基础上,自当选用健脾而兼能化痰之品,常用药如橘红、茯苓、白术、焦楂曲、谷麦芽等。

此外,若癫痫发作日久,患儿出现胸闷脘痞,烦躁郁闷,爪甲青紫,四肢麻木或厥冷,舌质紫暗见瘀斑等气滞血瘀的证候,这时可加用枳壳、陈皮、川芎、郁金等行气化痰,活血解郁之药。

平肝熄风是治疗癫痫风证的重要环节。

熄风止痉治疗癫痫,首选羚羊角,其味咸、寒,入心、肝经。其平肝止痫之力强,如《药性切用·畜部·羚羊角》“清肝泻热,去翳,舒筋,为惊狂搐搦专药。”

现代药理研究表明,羚羊角对安纳咖、硝酸士的宁、印防己毒素三类中枢神经系统兴奋药引起的惊厥都有对抗作用。

临床上证情偏于风证者,多用此药加入基础方中治疗。

小儿素体阳盛,癫痫病程中每多见面红口苦,急躁易怒,舌红脉弦数之肝胆火盛之象,多用龙胆草、夏枯草以泻肝胆之火。

若患儿平素卫表不固,气虚易感易汗,可加用固表止汗的方药,如玉屏风散、龙骨、牡蛎等。

小儿神气怯弱,使惊证往往伴随于癫痫病程中。

在临床上多选用龙骨、龙齿、牡蛎、琥珀、茯神、磁石、朱砂等镇惊之品。

若证见夜寐欠安,寐中惊惕,易醒易哭者亦可加用远志、夜交藤等安神之品。

琥珀味甘,性平,归心、肝、膀胱经。

选用琥珀者,一取其镇惊安神之功,二取其活血利水之效,以期能够活血祛瘀,改善脑部血液循环,改善继发性癫痫的原发性病因。对颅脑实质性病变表现为瘀血内阻者尤其适用。

远志味辛、苦,性微温,归心、肺、肾经。《本草再新》谓其“行气解郁,并善豁痰”。因此尤适用于癫痫痰阻心窍所致神识昏糊,喉中痰鸣,口吐涎沫等证。

此外,远志辛温,归心、肾经,辛散温行,能助心气,开心郁,交通心肾,故能镇惊定志,宁心安神。临床上多用于证情偏惊者,尤其是婴儿痉挛型患儿。

从瘀治痫近年研究报导很多。

活血化瘀药物可以改善继发于外伤、肿瘤、脑部病变的原发病因,同时促进脑部血液微循环,增强血脑屏障的通透性,促进抗痫药物成分进入脑内病灶。

临床上常用的活血化瘀之品如参三七、丹参、桃仁、三棱、莪术等。

参三七味甘、微苦,性温,归心、肝、肺、胃、大肠经,功能散瘀止血,消肿定痛。其性温通而入血分,善止血又善化瘀,临床上患儿证情偏瘀者,颇适用之。

现代药理研究发现,参三七有效成分总皂苷能扩张脑血管,对不完全性脑缺血、缺血再灌注脑损伤有一定的保护作用。

研究还发现,参三七有效成分皂昔Rb1和Rg1能增加脑内蛋白质含量,达到促进记忆的作用。

本品对脑部损伤有保护作用,且有促进记忆功能,有助改善癫痫患儿脑部病变导致智力低下,记忆力减退,学习能力差等情况。

本文选摘自《汪受传儿科医论医案选》,万力生主编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