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麻黄治咳嗽无论寒与热,寒热之邪客肺,均可影响肺的宣降,而上逆作咳,故肺失宣肃是咳嗽的共同病机,因此“宣肺”也就成为咳嗽的基本治法。

我以麻黄为治咳的首选药,并组成一个通用方:生麻黄10g,南杏仁10g,生甘草6g,矮地茶15g,白前10g。

用于外感或内伤咳嗽,常能收到较好疗效。

如寒痰明显者,加干姜6~10g,细辛3~6g,紫菀10g,款冬花10~15g,以宣肺散寒止咳;

热痰明显者,加生石膏30g,黄芩10g,鱼腥草30g,以宣肺泄热止咳;

湿痰明显者,加法半夏10~15g,陈皮10g,茯苓15g,以宣肺燥湿化痰止咳;

外感风寒重者,加苏叶10~15g,生姜10~15g,以辛温宣肺;

外感风热重者,加连翘15g,薄荷6g,以辛凉宣肺;

兼慢性鼻炎或过敏性鼻炎者,加辛夷花10g,苍耳子10g,卫矛10~15g,防风10~15g,路路通15~30g。

02

虚喘亦可用麻黄。

喘证虽有虚实之分,我个人认为,虚喘中亦多见虚中夹实,尤其是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所致的喘证,不仅有肺肾两虚,摄纳失常的虚喘本证,同时又可见痰瘀阻肺,肺失肃降,气道壅塞的实证。

这就是虚喘亦可用麻黄的理论和临床依据。

当然,在组方时必须在辨证论治的前提下,进行合理配伍。

如阳虚喘证,多配伍熟附子、肉桂、紫石英等以温阳纳气定喘;

阴虚喘证,多配伍熟地、胡桃肉、山萸肉等以滋阴纳气平喘;

气阴两虚喘证,多配伍生脉散、白果等以益气养阴平喘。

我个人经验,虚喘用麻黄,一般宜炙用,这不仅可以缓和麻黄辛散之性,同时还有补益作用,用量一般以10g为宜。

哮喘汗出是否可用麻黄?

我认为哮喘汗出有两种原因,一是因哮喘发作不解,逼汗外泄所致,一旦哮喘减轻或缓解,汗出亦随之消失,所以哮喘汗出可用麻黄,决不会因用麻黄而导致阳随汗泄。

二是因哮喘反复发作,气阳虚弱,卫阳不固,以致喘则汗出。此时,我常以麻黄伍生黄芪15~30g,熟附子10g,五味子10g,既可收温补阳气、敛汗止喘之效,又可增强抗御外邪能力,以减少感冒而控制发作。

03

水肿为肺系疾病中的常见并发症,“宣肺利水”为麻黄的重要效用之一,故麻黄治水肿,尤以治阳水为好。

我常以麻黄为主药,治疗晚期肺癌所致的上腔静脉压迫综合征,证见面颈和胸部水肿,静脉怒张,呼吸气急,面色晦暗等。

我常根据“肺为水之上源”和“通调水道”的理论,选用生麻黄10~15g,葶苈子15~20g,猪苓15g,泽泻15g,益母草15~30g组成基本方,治疗上腔静脉压迫综合征,以宣肺泻壅,行瘀利水,常可收肿消喘减之效。

又如,肺心病心肺功能不全的患者,常因肺气不宣,气滞血瘀,水不得泄,而见全身高度浮肿,咳嗽喘满,舌质紫暗,肝脏肿大等,可用宣上泄下,活血化瘀的治法。

我常用生麻黄10~15g,南杏仁10g,椒目10g,防己15~30g,红花6g,益母草30g,泽泻15~30g,葶苈子15~30g组方治疗。

此方对改善心肺功能,纠正心衰,消除水肿有较好效果。

04

此外,我在临床上治疗急性黄疸型肝炎湿邪或寒湿偏重者,喜用生麻黄“宣肺退黄”,比单纯应用“利湿退黄”效果要好。

通过“宣肺”不仅可以使湿邪从外而解,同时还能通过肺的肃降,更好地发挥“通调水道”的功能,促使湿邪从小便而出,以达到加速退黄的目的。

“宣肺退黄汤”的组成:生麻黄10g,南杏仁10g,薏苡仁20g,石菖蒲10g,溪黄草20g,茵陈30g。临床可随证加减变通。

05

关于麻黄的用量与用法,个人经验,如用于宣肺平喘,用量最少为10g,儿童亦不低这个剂量,关键是要辨证准确。

此外,少数病例服麻黄后,出现心率加快或轻微兴奋,遇有这种情况时,可不必停用麻黄,在方中加生甘草10~15g,以消除这种副作用。

本文选摘自《中国现代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洪广祥》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