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某,女,4月,体重8kg。患儿于2016年12月18日因全身皮肤出现大量出血点入住山西省儿童医院,化验血小板6x109g/L,诊断为“血小板减少性紫癜”,静脉滴注丙种球蛋白、更昔洛韦等药物后于12月21日出院。12月26日病情加重再次住院,查血小板3x109g/L,静脉滴注丙种球蛋白与醋酸泼尼松后血小板增至33x109g/L,2017年1月2日复查血小板又降至16×109g/L,院方称无其他治疗方案而出院。2017年1月17日经人介绍前来我院门诊。

刻诊:全身皮肤包括面部满布鲜红色出血点,患儿精神尚可,颜面潮红以两颊部为重,大便干结,二日一次,指纹透达气关,颜色深紫红,舌苔厚腻,腹胀如鼓。

主症:腹胀,大便不通,指纹深紫红,舌苔厚腻。

诊断:里热证。

治则:泻热通便。

主方:泻心汤。

大黄2g,黄连2g,黄芩2g。

四剂,一日一剂,嘱其母以开水100mL浸泡药物30分钟,倒出药汁,一天分3-4次服完。

2017年1月21日二诊,其母言服药后大便每日3~4次,均为黑绿色黏液便,味臭秽,患儿颜面潮红及腹胀均有所减轻,全身出血点变浅,仍有新出血点,指纹仍在气关,但颜色较前变浅,效不更方,原方继服四剂。

2017年1月25日三诊,其母言,大便一日一次,仍偏干,但从23日开始颜色不黑而为正常黄便,指纹仍在气关,色暗红,全身原出血点变为暗红色,头面部有少量鲜红色出血点,大便一日一次,化验血小板增至49×109g/L。仍以原方继服:

大黄3g,黄连2g,黄芩2g。

七剂,一日一剂,开水泡服。

2017年2月4日四诊,患儿全身原出血点基本消失,仅头面部有极少量鲜红色出血点,大便一日一次,指纹退至风关以内,色稍红。仍以原方继服:

大黄3g,黄连2g,黄芩2g。

七剂,一日一剂,开水泡服。

2017年2月14日五诊,患儿共服药二十二剂,皮肤出血点全部消失,无新出血点再现,指纹淡红正常,化验血小板增至271x109g/L,其母称停药后大便稍干。予原方减量:

大黄1g,黄连1g,黄芩1g。

七剂,二日一剂,开水泡服,巩固疗效。

本文摘自《三部六病临证发微》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