萎缩性胃炎是现代医学病名,余初未留意,以为自有西医治之,不必越俎代庖。不意事有不期然而然者,一患者按中医理论经治而愈,方较深刻认识本病。

黄姓,51岁,干部,1981年冬来诊。

症见胃脘隐痛,腹胀纳呆,食后尤甚,偶尔呕吐完谷,多方求治,3年无效,形体消瘦,皮肤枯燥,脉弦细无力,舌质淡红,苔白厚。

断此证既无吞酸吐酸病史,脉弦细,腹胀系因木气委和,无力疏土,中宫失健,脾为标,肝为本。

当以标本兼治而拟下方:乌梅10g,柴胡10g,白芍30g,云苓15g,砂仁15g,当归10g,党参20g,黄芪20g,神曲10g,山楂10g,麦芽10g。水煎服。

方中乌梅味酸,为厥阴经要药,可补肝之体而助肝之用;余药系随症而施。

服药3剂,竟食增力复,腹胀微减,自言3年以来,药服几百剂,法治见此效,乃守服月余,症状递减。

适因故赴哈,顺便到医大二院行纤维内窥镜检查,报告“黏膜红白相间,以白为主,有血管分支透见”,镜检诊断为萎缩性胃炎。

重审理法方药,坚信无悖谬处,而功效之得,实乃在于乌梅。

方中以乌梅为主药,余药则随症加减出入,继服百余剂。

镜检复查,报告为“体窦黏膜充血发红,胃窦小弯及胃角有血管分支透见”,诊断为浅表萎缩性胃炎。

此时腹胀全消,食欲增进,既往所不敢食之生冷油腻,今可恣意食之。

其后至今,余又治疗确诊为萎缩性胃炎患者多人,皆以乌梅为要药,效果均佳。是则乌梅确有治疗萎缩性胃炎之功,敢许为一得之愚。

唯是乌梅“多啖伤骨,蚀脾胃”,论见于《日华子本草》,用量不宜过大,是又不可不知。

本文选摘自《陈景河——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陈素云,陈行知编,2006年11月。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