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黄是临床用以治疗多种疾病的常用重要中药之一。

大黄专入脾胃,味苦性寒,历代医药名著均有记载。

在我国第一部药学专著《神农本草经》中记载:“大黄,味苦寒,生山谷,下瘀血,血闭寒热,破癥瘕积聚,留饮宿食,荡涤肠胃,推陈致新,通利水谷,调中化食,安和五脏”。

李时珍在《本草纲目》称其可用于“下痢赤白,里急腹痛,小便淋沥,实热燥结,潮热谵语,黄疸,诸火疮”。

明·张景岳《景岳全书》中论述:“人参、附子、熟地、大黄,为药中四维,更推人参、地黄为良相,大黄、附子为良将”。

宋·张元素著《珍珠囊》谓其“泻诸实热不通,除下焦湿热,消宿食,泻心下痞满”。

《药品化义》曰:“大黄气味重浊,直降下行,走而不守,有斩关夺门之力,故号为将军”。

《本草经集注》曰:“平胃下气,除痰热,肠间结热,心腹胀满,女子寒血闭胀,小腹痛,诸老血留结”。

根据以上经典著作对大黄的论述,可见大黄为攻积导滞、除痰热、泻火凉血、逐瘀通经之要药。

1

根据中药现代药理和炮制,大黄有2种主要成分,一是大黄泻素,一是鞣酸。

大黄泻素具有泻下泄热功效,临床上为了攻积导滞,则用生大黄,且煎药时要“后入”,即稍加热,使大黄泻素溶出来即可,要是煎煮时间过长,则大黄泻素被破坏,鞣酸被煎熬出来,达不到通便泻下的作用。

另外,大黄因炮制方法不同而功效有所变化。

生大黄泻下力较强,适用于清热泻实;酒制后重在活血通络,用于跌打损伤、瘀血等;大黄炭,凉血止血功效较好,应用于血热火盛之出血病证。

2

应用大黄治疗中风病的适应症为:当证见肝阳风动,痰火上扰,邪热内积,热结肠腑,腑气不通,在选用汤剂时,可加用大黄粉冲服,以加强清热泻实的力量。

否则热积不除,大便秘结不通,邪热不得下泄,阳明实热上壅,可使痰火更甚,浊气上熏,加重病人气血逆乱,气机升降失常,导致心神受蒙。

临证中,我们对脑中风痰热腑实、瘀血阻滞患者,应用大黄粉泻下,即能排出积粪很多,大便一通,气机宣达,痰化、热清、瘀消,症状改善非常明显,病情转危为安。

现代药理药效实验证明,应用大黄清热泻火,泻下攻积,可改善血液循环,促进肠道排泄毒性产物,通过泻下逐水也能起到降低颅内压、减轻脑水肿的作用。

这和现代医学抢救脑中风,应用甘露醇脱水减轻脑水肿、颅内高压的方法颇为一致。

3

使用大黄治疗中风病时,必须注意以下几点。

一、应用时必须严格掌握适应症,即为中风急性期,热积肠腑之实证。

二、注意按病证轻重和体质不同采用不同剂量。

一般我们用3~5克生大黄粉冲服或鼻饲灌服,体壮者用重剂,体弱者可取轻剂。

有实验报道,3克以下已无较大泻下作用,一次量小于1克反而降低肠蠕动和减少肠液分泌而导致便秘,0.2~0.5克已无泻下作用,可作为一般健胃剂应用。

三、中风病为本虚标实证,因此应用大黄粉必须注意不可泻下过度,应中病即止。

四、当单用大黄粉冲服后,通腑泄热效不显,大便仍不能通解,隔6小时后,加用枳实9克,莱菔子13克,浓煎后冲服大黄粉,即可见效。

4

例一

陈某某,男,64岁,汉族,于1986年9月27日入院。

猝然半身不遂,口舌歪斜,语言不利,口角流涎,口有臭味,痰白多而粘,躁动不安,便闭不通,3日未行,溲赤,舌质暗红,苔黄厚腻而燥,脉弦数。

证属肝阳风动,痰火瘀阻,腑气不通。

治法以平肝清热,化痰通腑。

处方:明天麻10克,钩藤13克(后下),生石决明30克(先煎),夏枯草10克,栀子9克,淡黄芩6克,天竺黄9克,胆南星6克,竹茹6克,贝母9克,法半夏9克,郁金9克,牛膝10克,制大黄5克。

因患者已年逾6旬,考虑大黄为峻下药,对年高体弱者以防泻下过度,故汤药中未用生大黄改为制大黄;

然实热内结较甚,服上方大便未解,诸症未减,次日另加大黄粉3克冲服,药后解黄色软便,一次量多,夜间安静入睡,诸症显减,此后大便畅,日行一次,后按证临床加减调治1月余,获显效而出院。

例二

男性患者,54岁,维族,于1986年6月11日入院。

猝然昏仆,不省人事,口舌歪斜,右侧偏瘫,喉中痰鸣,口臭面赤,气粗,左手握拳,时而四肢抽搐,大便3日未解,舌质暗红,苔黄而燥,脉诊弦滑数。

证属风火上扰,痰热瘀阻内闭,腑气不通。

治法以清肝熄风,涤痰开窍,通腑泄热。

方用羚羊钩藤汤加减:羚羊角粉1克(冲服),钩藤15克,生石决明30克,夏枯草10克,桑叶9克,胆南星6克,僵蚕10克,丹皮9克,贝母9克,生地9克,广郁金9克

另用大黄粉3克冲服,安宫牛黄丸每次1丸,每日3次灌服。

药后当晚解大便一大堆,抽搐止,神志渐清,舌暗红,苔黄燥渐减,便解后停用大黄粉,他法勿更续治。

本文选摘自《沈宝藩临床经验辑要》,阿提卡·吾布力哈斯木、胡晓灵主编,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出版,2000年4月。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