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卢某,曾有小产。2019年2月初次崩漏,经刮宫得止,然身体异常虚弱,甚悔以刮宫疗病。

2019年12月20日,卢某崩漏再现,不想刮宫,舌苔黄白相间,厚腻,皮肤干燥发黄,大便软烂,心中有些害怕烦躁,常半夜4点多醒,睡眠不好。

经学习,甚合傅青主加减当归补血汤证,遂用酒当归30g,黄芪30g,三七根末9g,桑叶14片(干桑叶20片),4剂,崩漏得止。

其后,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未继续调理。

2020年2月12日,卢某崩漏第3次暴发,经用加减当归补血汤等无效,至3月6日:左肾有点酸麻,脚冷,感觉虚,坐立不安,腿有些痉挛,大便稀汤状。寸关浮脉细数,脉搏85次/分,尺脉沉弱。苔黄白相间,苔根部厚腻。

期间,曾在药中加用附子而症状加重。后用15克人参煎服一次,隔半小时服加减当归补血汤而崩漏缓解。3月7日续用50克人参煎汤,隔半小时后服用当归补血汤,崩漏得止。

按:《伤寒论》言,“阳脉浮(一作微)阴脉弱者,则血虚。血虚则筋急也”。此证因崩漏而现血虚之象,血虚则筋急,故而腿部痉挛;另肾酸麻,脚冷,坐立不安,便稀,为虚脱之象,险象环生,始用傅青主加减当归补血汤不效,后以独参汤挽救虚脱之象,故而得效。本案险象环生,值得深思。

1、话说独参汤

人参为五加科多年生草本植物人参的根。野生者名山参,栽培者称园参。鲜参洗净后干燥者称生晒参,蒸制后干燥者称红参;焯烫浸糖后干燥者称糖参或白参,加工断下的细根称参须。

独参汤以一味人参大补元气立方,药简功专,主要用于治疗元气欲脱,诸虚垂危之证的抢救。症见面色苍白,精神淡漠,四肢厥冷,汗多,气短,脉微欲绝等,常用于大出血、休克、心力衰竭血压下降以及其他垂危重症。

对于血虚证、气不摄血的出血证,能益气生血,益气摄血。其功用非党参等其他参类所能代替。名医焦树德一般用25-60克,病情较重者用50-80克,极危重者可用到100克。浓煎顿服,或急煎灌服或鼻饲,待元气渐回,再随症加减。

2、傅青主加减当归补血汤

妇人有年老血崩者,其症亦与前血崩昏暗者同,人以为老妇之虚耳,谁知是不慎房帏之故乎!方用加减当归补血汤。

当归(一两,酒洗),黄芪(一两,生用),三七根末(三钱),桑叶(十四片)。

水煎服。二剂而血少止,四剂不再发。

然必须断欲始除根,若再犯色欲,未有不重病者也。夫补血汤乃气血两补之神剂,三七根乃止血之圣药,加入桑叶者,所以滋肾之阴,又有收敛之妙耳。但老妇阴精既亏,用此方以止其暂时之漏,实有奇功,而不可责其永远之绩者,以补精之味尚少也。

服此四剂后,再增入:白术(五钱),熟地(一两),山药(四钱),麦冬(三钱),北五味(一钱)。服百剂,则崩漏之根可尽除矣。

(亦有孀妇年老血崩者,必系气冲血室,原方加杭芍炭三钱,贯众炭三钱极效。)

本方甚得张锡纯的称赞,本则自救案亦能说明其效之确切。

3、为何用附子而崩漏更甚?

崩漏之血管本比较脆弱,用上附子,血管突然受热,则使脆弱的血管更加脆弱,故而崩漏更甚,这是需要特别引起注意的。

你也可能感兴趣

2 对 “气不摄血之崩漏自救案”的想法;

  1. 想请问:
    傅青主的加减当归补血汤,4剂服用止血后,写明:“再增入…”。这是在当归补血汤基础上再加其他药材吗?
    非常感谢🙏盼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