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杏薏甘汤,全称为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出自《金匮要略》。

该方的组成与用法:麻黄去节半两汤泡,甘草一两炙,薏苡仁半两,杏仁十个去皮尖炒,上剉麻豆大,每服四钱匕,水盏半,煮八分,去滓,温服,取微汗,避风。

主治“病者一身尽痛,发热日晡所剧者,名曰风湿。此病伤于汗出当风,或久伤取冷所致也”。

01

分析其病因病机,清代徐忠可认为此证系湿由皮毛遍体蒸郁,但未淫于肌肉。

发热日晡所剧,乃“日晡为申酉时,金之气,肺主之,肺之合皮毛,明是风湿从肺之合而浸淫内着,至肺金旺时助邪为虐而加甚”。

清代尤在泾认为此方是散寒除湿之法,“日晡所剧,不必泥定肺与阳明,但以湿无来去,而风有休作……虽言风而寒亦在其中”。

对于组方意义,徐氏曰:“麻、杏利肺气,微发汗以清皮毛之邪……薏苡、炙草壮筋悦脾而去风胜湿。”

尤氏谓:“麻黄散寒,薏苡除湿,杏仁利气,助通泄之用,甘草补中,予胜湿之权。”

综观全方,药仅四味,根据其药力与作用分析,方中麻黄为君药,取其宣肺发汗,可使表邪从汗而解。

甘草用量倍于麻黄,在方中居臣药地位,一方面取其甘缓之性,以缓麻黄之峻,防其发散太过,恐大发其汗,则“风气去,湿气在”,而病不愈,只有“微微似欲汗出者,风湿俱去也”。另一方面取其甘平之性,和中益脾,培土以胜湿。

薏苡仁为佐药,《本经》言其性微寒,主风湿痹;《本草正》称其味甘淡,能去湿利水,以其性凉,故能清热。

本方取其甘淡微寒之性,利湿清热,与麻黄相伍,外散内利,使在表之风湿得散,在内之湿得利,颇宜于风湿化热之痹证。

复以杏仁佐之,取其宣利肺气,兴肺之治节,使气化湿亦化。

诸药配合,有宣有降,有散有利,祛风渗湿,表里分消,是为风湿在表,微有化热之证而设。

由于风湿化热,故其症发热日晡所剧。盖湿属阴邪,旺于阴分,至午后阴气将盛之时,邪与正争,正气抗邪,故而发热增剧。

02

笔者临证以身体酸痛,日晡发微热,兼有恶风为特征,不论病程长短,以本方加味治之,收到比较满意的疗效。

现选录三则病例如下。

病例一:迟某,女,42岁,干部。

患痹证有年,近因春节操劳,汗出受凉,而膝踝关节疼痛加重,左踝肿胀不敢着地,且痛引脚趾。

半月后来诊,患者仍畏寒恶风,肿痛不减,至暮身觉微热,胸闷气促,晨起咳嗽,口干不欲饮,唇舌暗赤,苔白腻微黄,脉弦稍数。询其月事,常逾四五日而至,夹有少量血块。

此为风湿在表,微有化热,肺气壅滞,经络瘀阻。

先以麻杏薏甘汤宣肺解表,祛湿清热。

处方:麻黄10g,杏仁10g,薏苡仁25g,甘草10g,防己15g,姜黄15g,红花10g,水煎服,取微汗避风。

药后温覆得汗,肿痛俱轻,身热不显。继用当归拈痛汤、宣痹汤加减,服药半月余,肿消痛除。

病例二:王某,男,40岁,教师。

5天前患病,自觉周身不适,骨节酸痛,近3日发现两小腿有散在性多型性红斑,尤以两踝为著。

经某医院检查,周围血象正常,血小板计数为120X106/L,诊断为过敏性紫癜。

患者两踝有瘙痒感,微恶风寒,身重无汗,周身酸痛,日晡发微热,体温37.5℃左右,舌苔薄白,脉浮而数。

此系风湿外袭,郁而化热,波及血分所致。

投以麻杏薏甘汤加秦艽10g,丹皮15g,赤芍10g,初服取微汗。1剂尽,全身痛减,2剂服毕,紫癜不发。继服2剂,诸症俱除。

病例三:吴某,男,48岁,农民。

1周前自觉感冒,4日后发现晨起眼睑浮肿,未逾三日即肿遍全身,恶风无汗,身体酸痛,午后身有微热,小便短赤,大便稀薄,舌淡苔白滑,脉缓滑。

尿沉渣显微镜检查:蛋白(

以“腰以上肿当发汗”之法治之,欲投越婢加术汤,但思患者身热不甚,口不甚渴,且舌淡有齿痕,用石膏恐有寒凉伤中之弊,故予以麻杏薏甘汤加味:麻黄15g,杏仁10g,薏苡仁40g,甘草5g,茯苓20g,白茅根30g,生姜10g,大枣5枚,水煎服取汗。

进2剂,小溲增多,水肿渐消。再进2剂,肿消大半,脉静身和。

后以五苓、四君加减,调理10余日,肿退食增。尿常规:蛋白微量,红细胞、管型均转阴性。追访半年未复发。

03

总之,运用麻杏薏甘汤必以风湿(水)在表,微有化热为主要病机,以身体疼痛、午后身热、微恶风寒为辨证要点。

初服半小时左右,加盖衣被取微汗,持续30-60分钟,必令通身汗出,且不可如水流漓。

汗后避风1日,食以糜粥为佳,忌食生冷黏滑、油腻厚味,以健脾胃运化之权,使病速愈,尤防复发。

本文选摘自《中国现代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段富津》,李冀、段凤丽主编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