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一

王某某,女,75岁。主因脑出血住我院脑病科,出血控制后出现发热,每于下午6点以后体温开始逐渐升高,最高可达39℃,伴大便不通。给予肌肉注射复方氨基比林注射液可以退烧,但第二天发热继续,灌肠后便出几粒硬便,后又不大便。于2014年11月24日邀我会诊。

刻诊:发热,下午6点至10点体温最高,可达39℃,10点以后不用解热药体温也可逐渐下降,伴汗出、恶风,舌质暗,苔薄白,大便三日未行,口不渴,饮食欠佳,脉沉细无力。

腹诊:腹部平坦,腹动亢进,右下腹压痛明显(少腹急结)。

主症:发热,汗出,恶风,腹动亢进,少腹急结。

诊断:表阴病合枢实证。

治则:祛风解肌,泻下逐瘀。

主方:桂枝汤合桃核承气汤。

桂枝15g,白芍15g,生姜15g,炙甘草10g,桃仁20g,大黄7g,芒硝6g,大枣10g。

三剂,一日一剂,水煎600毫升分早、中、晚三次空腹温服。

服药后大便一日一次,体温逐渐降至正常。原方继服三剂,体温及大便均恢复正常而出院。

按:体温不是24小时持升高,不用解热药而能自降即为时发热,符合阴病发热的特点,时发热、自汗出、恶风为桂枝汤的适应证,舌质暗、少腹急结、大便不通为桃核承气汤的适应证,故二方合用有效。

案二

李某某,男,61岁。于2014年12月24日因发烧入住我院,输液一周发热持续不退,于12月31日邀我会诊。

刻诊:发热,体温持续在37.8℃至38.5℃,但自己无热感,自汗出,尤以早晨明显,恶风,喜衣被,厌食,大便干结,4-5天一次。舌质淡紫,苔薄白,脉细弦。

腹诊:腹部平坦、柔软,腹动亢进,右下腹压痛明显(少腹急结)。

主症:发热,汗出,恶风,腹动亢进,少腹急结。

诊断:表阴病合枢实证。

治则:祛风解肌,泻下逐瘀。

主方:桂枝汤合桃核承气汤。

桂枝15g,白芍15g,生姜15g,炙甘草10g,桃仁30g,大黄10g,芒硝5g,大枣15g。

三剂,一日一剂,水煎600毫升分早中晚三次空腹温服。

2015年1月4日复诊,服药后每日大便1-3次,第一天便出大量黑便,体温降至36.8℃至37.1℃,食欲好转,余无明显不适。继以原方加黄连10g,服三剂愈后出院。

本文摘自《三部六病临证发微》,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编著/武德卿。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