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伤寒下后,心烦,腹满,卧起不安者,栀子厚朴汤主之。(伤寒论:79)

栀子厚朴汤方:栀子十四个(擘) 厚朴四两(炙,去皮) 枳实四枚(水浸,炙令黄)

上三味,以水三升半,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温进一服,得吐者,止后服。

栀子苦寒,清泄胸膈之热,除心烦;厚朴行气消胀,除腹满;枳实破气散结,消痞满。三药相合,共奏清热除烦、宽中消满之效。

治焦虑症专方。表现有:腹满、多气、食欲不振,出汗。

①栀子厚朴汤三味,内有枳实成名方;心烦腹满不安症,服后病除立安康。

②栀子厚朴汤枳实,心烦腹满不安施;清热除满宽胸腹,热郁胸膈此方治。栀子厚朴汤宣郁,热扰胸膈腑气滞;下后心烦腹胀满,卧起不安此方施。

③下后中虚卧不安,心烦腹满属伤寒;攻宜枳朴同煎妙,吐用山栀效可观。

某女,63岁,于2019年3月11日就诊主诉:不能去房屋矮小的地方,比如地下室,进去就感觉烦闷不适,必须出来方可缓解,半夜睡醒了也不能在房间里,也得出去透气才觉舒适,胸觉满闷不适。余无所苦。刻诊:舌红苔薄黄,脉弦略滑。处方:栀子12g 厚朴15g 枳实15g 淡豆豉12g 3付14日复诊,诸症减轻,效不更方,前方续进6付,前日随访,诸症悉愈。《伤寒论》:“伤寒下后,心烦腹满,卧起不安者,栀子厚朴汤主之。” “发汗吐下后,虚烦不得眠,若剧者,必反复颠倒,心中懊侬,栀子豉汤主之。”

一、烦满(神经宫能症)

刘渡舟医案,曹某某,女,72岁,l995年10月26日初诊,心烦持续2年,近有逐渐加重之势。西医诊断为神经官能症,给服镇静安神药,末见好转,转请中医治疗。刻下心烦,苦不堪言,家人体恤其情,谨慎扶持,亦不能称其心,反遭斥呵。烦躁不宁,焦虑不安,烦急时欲用棍棒捶打胸腹方略觉舒畅。脐部筑动上冲于心.筑则心烦愈重,并有皖腹胀满如物阻塞之感。伴失眠,惊惕不安,呕恶纳呆,大便不调,溺黄。舌尖红,苔腻,脉弦滑。辨证:火郁胸膈,下迫胃肠。立法:宣郁清热,下气除满。

处方:栀子14克,枳实10克,厚朴15克。

7剂药后,心烦减半,心胸霍然畅通,性情渐趋平稳安静,夜能寐,食渐增,获此殊效,病家称奇,又自进7剂。复诊时仍有睡眠多梦,口舌干燥,口苦太息,小便黄赤等热末全解之症。转方用柴芩温胆汤合栀子厚朴场,清化痰热,治疗月余而病除。(《刘渡舟临证验案精选》1996:47)

按语:本案以心烦懊依,脘腹胀满为主要表现,为热郁胸膈,下及脘腹。虽腹满,但无疼痛拒按,大便不通等实证,犹为无形邪热之郁结,非阳明可下之证。故治以栀子厚朴汤清热除烦,宽中消满。

二、狂证(精神分裂症)

萧美珍医案:萧某,男,17岁,1987年3月19日初诊。思者于1983年因受刺激致精神失常,狂言奔走。1986年病情加重,某精相病院诊为“精神分裂症”,经用镇静剂等治疗可暂时缓解,近1月又因情志不遂而复发。现脘腹痞满,卧起不安,甚则彻夜不眠,稍不遂愿即怒不可遏,詈骂不休,心烦口渴溲黄便干,舌质红、苔黄,脉滑数。辨为热郁胸膈,痰蒙心窍,腑气不通,神明逆乱。治以清热除烦镇心涤痰。

方药:栀子20克,枳实12克,厚朴15克,生铁落30克(先煎)。日1剂,水煎早晚顿服。

3剂后便泻如风泡,日3—5次,臭秽异常,狂躁遂减,诊其舌质红,苔薄黄,脉弦数。效不更方,仍宗上方加麦冬15克养心安神继进7剂。药后精神状态明显好转,安然入睡,仍心烦、寐差、腹满脉舌同前,以上方稍事出入,继进20剂,诸症若失,病告痊愈。十年后信访未复发,现在某院校读书,成绩优良。

三、郁证(挠病)

萧美珍医案:任某,女,26岁,1982年4月5日初诊。2年前因情志不遂致精神失常。发病前先觉胸中烦乱异常,脘腹胀满,坐卧不安,时常悲伤啼哭不能自控,继而两目不睁,呼之不应,移时症消如常人。一周或半月发作1次,通精神刺激则发作更趋频繁。某医院诊为“癔病”,经暗示治疗稍有好转。近月来诸症加重,精神恍惚,终日烦闷不安,哭笑无常,口渴纳差腹满,尿黄便于。经色黑量少,经期正常。舌质红、苔黄,脉弦数。诊为郁证,证属肝郁化火,上忧心神。

方药:山栀15克,厚朴12克,炒枳实10克,日1剂,水煎服。

10剂后自感腹内舒适,情志舒畅,食欲增进,舌红、苔黄,脉数。继以上方合甘麦大枣汤,进20剂后,症消病除,追访已结婚生子,至今末复发。(湖南中医学院学报1989;42);95)

四、黄疸(传染性肝炎)

萧美珍医案:李某,男,27岁,1986年2月27日初诊。近1月来院腹胀满,右胁下隐痛,心烦失眠,卧起不安,经常自服安眠药才能入睡。一星期前恶心呕吐,口苦口渴,厌油腻,小便短黄,大便秘结。昨在某医院肝功能检查异常,诊为“急性黄疸肝炎”,查眼白睛及全身皮肤轻度黄染,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诊为黄疸阳黄,湿热薰蒸,热重于湿。治宜清热利湿除烦,行气宽中消满。

方药: 生山栀15克,枳实10克,厚朴10克,茵陈蒿30克。水煎,日服1剂。

服药7剂后,口苦及腹满减轻,纳可,心情舒畅,安卧如常。继以原方及甘露消毒丹加减交替服用2月余而愈。一年后迫访,曾在某医院多次复查肝功能正常,至今体健。

(湖南中医学院学报1989;<2):95)

按语:以,亡三案均为胸脯之热证,皆有心烦腹满,卧起不安等见证,乃热邪扰于胸膈,下及脘腹所致,施以栀子豉汤为主方,随证加减治疗获效。足见仲景之方,药少而精,灵活化裁,可治百病。

患者,男,58岁,自诉胃不舒服,:胃胀(自述像窝了一把乱草,很难受),嗜睡严重,纳差,胁下胀闷,大便略稀,心烦的很,晨起口干。详细询问病因,说是干活热时吃了只雪糕,过两天就出现上述症状。初步诊断为寒热错杂证,方用柴胡桂枝干姜汤三副。

患者复诊反馈没有效果,胃里更难受了,更加心烦,并怀疑自己得了癌症,想做胃镜。我知方不对症,就仔细询问“窝了把乱草”是什么感觉,患者说不上来,就说像这个感觉,拿也拿不出来,不想吃饭,老是犯困想睡觉。我思来想去,这难道就是伤寒论里说的心中懊侬?郁热留扰胸膈而心烦嗜睡,寒饮停滞胃脘而胃胀。于是就开了“心烦腹满,卧起不安”的栀子厚朴汤加干姜三副,总共四味药。三诊患者反馈说,这次药刚喝了一次就觉得心里好受了,三副喝完告诉我说基本好了,用不用再吃。

我总结了一下,虽然辩证寒热错杂没错,但是柴胡桂枝干姜汤是治疗胆热脾寒,而栀子厚朴汤加干姜是治疗热留胸膈,寒在胃脘。所以辨别邪气的病位很重要。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