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同事的微信:我有点咳嗽,一天咳嗽几声,脚很久都不暖,有点担心。

确实,今年这个疫病让所有的人都担心,尤其是遇到咳嗽,发热的情况。

我们的老祖宗早就告诉我们:冬不藏精,春必病温。

我把伤寒病脉证治问诊单发给她,返回的内容:

1、无头疼,无脖子难受,不怕冷,不怕风,不爱出汗;

2、有口苦;

3、嗓子不舒服;

4、大便稀、粘,不吃冷东西;

5、手脚冰凉;

6、精神好;

7、脉向来偏弱,现在和平时一样;

8、无小便黄,无胃胀;

9、小肚子不胀;

11、胃部无压痛;

12、无黄疸,只是胆红素总是高出正常值几个单位。

舌象:舌质红,苔淡白。

六经辨证:患者口苦,嗓子不舒服,少阳病;大便稀、粘,不吃冷东西,脉无力,太阴病;手脚冰凉,脉无力,厥阴病。

总体辨证为厥阴病,上热下寒。

方证辨证:柴胡桂枝干姜汤合当归芍药散。

处方:柴胡40g,桂枝15g,干姜10g,天花粉20g,黄芩15g,牡蛎10g,炙甘草10g,当归9g,白芍48g,茯苓12g,白术12g,泽泻24g,川芎24g,2副,每天一副,冷水1000ml煮成450ml,去渣分三次温服。

附近药店因为没有茯苓,嘱用土茯苓替代。

2月10日微信发来消息:宁医生,我昨天煮了分三份,中午晚上各吃了一份,吃了嗓子不舒服的感觉没有了。

今早吃第三份,一小时后就觉得肚子疼,要拉肚子的感觉,到现在解了两次大便(早晨的一次除外),到现在肚子一直咕噜咕噜叫。

今天的药我虽然煎好了,一直犹豫要不要吃。

我告知她:可以吃,把垃圾代谢出去就好,改成饭后吃。

2月11日微信信息:宁医生,你好,我昨天中午没吃药,把第二副药分两次吃的。

早上拉了两次稀烂的,9点吃药到现在没见有肚子疼的情况,就感觉还有些肚子叫,我还要去拿药吗?

我问其手脚冷好点没?

回答:正好天气变暖,所以没有明显感觉到冷了。

我告知:如果没有特别的话,停药先看看。

中医不是慢郎中,自古以来,中医就在长期的治急实践中积累了一套丰富而行之有效的临床治急经验,而且已总结出一套较系统的可用于指导临床治急实践的理论。

尤其是医圣——东汉张仲景先师的《伤寒杂病论》,创立六经辨证论治纲领,有效地指导了高热、便秘、暴泻、亡阳、气脱等急症的治疗。

只是由于社会、历史和一些制度等原因,且受近代西医的冲击,以及某些人认识上的偏见,使得这些宝贵经验埋没而未彰。

正如吴雄志老师在《面对生命,你怎能因中西医之争而站队?》中说的:

中国有两门学科,一门叫中医学,一门学科叫西医学或者现代医学。

但是中国有没有两种人呢?

没有,中国只有一种人,就是中国人。

我们需要中西医汇通,很多人反对中西医汇通,认为中西医汇通是卖祖求荣。

但是我们认为中西医汇通是什么?

是学习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来发展和夯实我们中医,也就是所谓的师夷之长以制夷,或者说张之洞先生讲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所以中西医之争是完全没有意义的,把这些争论的时间用来好好学习,面对生命,不需要科学不科学,而是需要能不能解决救命的问题。

把有限的时间用来学习无限的技术,以备不时之需。

作者:广西南宁市第五人民医院 宁毅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