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某,女,15岁。2013年8月8日初诊。

主诉:心慌伴惊恐1月余。

病史:患者是初中毕业生,6月25日参加中考后,怕考试不好而情绪一直处于紧张忧郁的状态,总是感到心慌不适,不时出现莫名的惊恐,坐卧不安。曾到某医院检查,没有发现任何阳性体征,诊为心血管神经症,服了一些西药和中成药,其家人也对其进行了心理劝导,没有明显疗效,家长很是着急,带患者来求服中药治疗。

刻诊:频发心慌,时轻时重,时惊恐不安,心烦,忧郁,全身感到一阵阵燥热出汗,睡眠差,口苦,无咽干,口渴饮水多,纳可,无胸胁满闷,无头痛头晕,大便稍干,二日一行,小便黄。舌淡嫩,舌尖红,苔薄白水滑,脉弦细数。

心电图示:窦性心律。心率87次/分。

六经脉证解析:心烦,忧郁,口苦,脉弦,为少阳病,枢机不利,气机不畅。

心慌,惊恐,舌淡嫩,苔薄白水滑,脉弦细,为太阴病,水饮上凌。

心烦,阵发性全身燥热汗出,睡眠差,舌尖红,脉数,为阳明病,烦热上扰。

六经辨证:少阳太阴阳明合病。

病机:枢机不利,水饮上凌,阳明热扰,神浮不敛。

治疗: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柴胡30g,黄芩10g,旱半夏20g,党参10g,茯苓20g,桂枝10g,生大黄3g,生龙骨、生牡蛎各30g,灵磁石30g,大枣8枚(掰开),生姜20g(切片)。4剂。日1剂,水煎分3次服。

二诊:患者说,服药后感觉很舒服,已经不再惊恐了,心慌心烦明显减轻了夜晚睡得也比以前安稳了,大便一天一次,已经不干了。效不更方,上方又服4剂,痊愈。

六经方证病机辨治思路

《伤寒论》第107条说:“伤寒八九日,下之,胸满烦惊,小便不利,谵语,一身尽重,不可转侧者,柴胡加龙骨牡蛎汤主之。”

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方证病机为枢机不利,水热互结而上凌,神浮不敛。胡希恕先生说“本方多用于精神失常症状”(《胡希恕讲伤寒杂病论》),实可谓经验之谈。

这个方子在临床上常用于治疗郁证、心悸、怔忡、善惊易恐、神志异常等病证,也就是西医所谓神经官能症、心血管神经症、癫痫、焦虑性神经症、小儿抽动秽语综合征等病证,但必须见有少阳太阴阳明合病的病机,辨证准确了,疗效很好。

该案患者是中考后因精神压力、忧郁过度而引起的心慌伴惊恐等症状,从脉证上看,枢机不利,气郁不得宣达为该案的关键病机。持续忧郁,郁而化热与水饮互结而上凌,扰动心神,神浮不敛而致诸症。这正与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方证病机相应,所以用原方宣畅枢机,清热降逆除痰饮,镇惊安心神。

方中铅丹因为有毒,一般不用,我们医院药房也没进这个药。所以,我临证用这个方子,都是常用磁石来代替铅丹。

《本经》说磁石:“味辛寒。主周痹风湿,肢节中痛,不可持物,洗洗酸消,除大热烦满及耳聋。”

《本草从新》谓磁石:“治恐怯怔忡……明目,重镇阳气。”

由此可知,磁石质重性寒,有除郁热烦闷、重镇安神的功效。在该案中代铅丹能起到良好的镇潜浮阳、摄纳肾气、镇惊安神之功。

作者:毛进军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