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重点讲一下我对甲型流感的一些看法,我将分七个部分进行讲解。

一、前言

第一部分主要介绍我对甲流的看法。入冬以后,随着寒潮多次来袭,第二波甲流可谓来势汹汹,已经形成了全球爆发的局面,好多国家相继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我们国家的情况也差不多,各地甲流的情况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广东境内,尤其是东莞这一带,最近又有大的爆发。流行趋势从南向北,从东向西,从城市向农村蔓延。前两天我看了钟南山院士对这次甲流感的预测,他认为南方在未来三个月很可能有1.3-2.6亿人将被传染,同时将有800 – 1700万人需要住院,我感觉院士的估计虽然偏于保守,但这个数据也很大,应该引起我们重视。

我的看法是没什么可怕的,我们可以防、控、治,可以零死亡,这也是中医的看法。因为我国是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虽然现代医学在近60年的时间里发展迅速,但是鞭长莫及,仍然顾及不到广大的农村。我最近走了一些个体诊所,中医诊所,发现门上都贴一个条:不接收发热病人。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现在是西医包打天下,中医被排除在外,这样的话在甲流防护方面就造成一种被动的局面。我今天所讲的这些东西,就是完全从中医全面介入甲流的防治。我们知道,我们中华民族文字记载的历史有5000年,而中医成为一个系统的历史有4000多年,在4000多年的历史里面,历史上近百次的各种大型瘟疫都是中医参与的,中医在防治烈性传染病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而西医到现在只有200多年,西方好多小的国家都灭绝了,我们中华民族能够繁荣昌盛的延续下来与中医中药的应用是分不开的,关于这一点我们都有清楚的认识。所以我认为这次甲型流感,中医完全有能力防控治疗。甲流最重要的问题是出现重症、危症,而中医特别能在急危重症的抢救方面发挥疗效。所以如果中医能够全面介入甲流的防治,不但我们国内可以顺利渡过这个难关,而且可以使全人类避免这次劫难。以下就是我使用的方法:

对于接受任务防护甲流重症的医院,如果出现了大量的急危重症,这个方法可以使病人度过危险期,而且这个方法比较浅学易懂,只要我一讲大家都能领会。只要诸位具备初级的中医知识,再经过短期的培训就都能够掌握这个方法。这部分中医人员还可以奔赴前线,到各大城市担负重症救治的任务。由于我们国家搞了这么长时间的中西医结合,一些西医大夫对中医毕竟还有一定的了解,假使打破门户之见,请西医也考虑我们这种做法,那么即使不能十分透彻的了解它的含义,也可以照葫芦画瓢,在危急关头派上用场。目前来看,甲流已经成为世界各国防护的重中之重。据说韩国22号到昨天下午就已经有104人死亡。所以我希望国家卫生部、中医药管理局还有世界卫组织的领导能够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二、定性

流感大致可以分为寒流感和热流感两大类,这次的甲流感属于寒疫。这种发病情况和东汉末年张仲景写《伤寒论》的时候大致相同,但是比那个要轻,所以说我们《伤寒论》的理法方药,就是应对甲流感的法宝,这个依据是什么呢?一方面,从今年3月份以后世界性甲流感爆发以来,我们国内的一些学者就根据《内经》、五运六气学说,对甲流感的爆发情况进行过分析。《内经》是这样记载的,“己、未之岁,疫病流行”今年不是己丑年嘛,这个年代就会疫病流行。具体说来,历史上的疫病流行和现代又有什么不同呢?因为五运六气的观点就是看是否“非其时而有其气”,重大的气候变化在全球出现过好多次了,甲流在国外爆发的时候正好是在夏天,也就是最热的时候发生寒潮。甲流属于寒疫,寒疫是不足以对人造成伤寒的,这个寒只有和虚寒的体质“同气相求”才会发病,这就是“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以上所举的这些例子都是属于甲流感的特性以及它爆发的形势和危害的特点。我们在认识甲流的本质之前,应该对自己的健康状态做一个正确的分析,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从全球来看,几乎是90%以上的人都有这几种状态,一个是饮食不节,喜欢吃肥、甘、冷饮,导致肥胖,营养过盛,儿童早熟。第二个是起居无常,晚不睡早不起,而且整天在空调房间,对阳虚的病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还有就是性生活过度,劳倦外伤,社会压力大,精神抑郁等等。你们可以把自己这么多年的生活习惯做一个回顾反思,这些特点形成阳虚的人占十之八九,而这次甲流的易患体质恰恰就是阳虚体质,所以波及范围广,很少有人能够幸免,只不过是程度轻重不同而已。

下面就讲讲怎么样防控。甲流是个寒疫,是和温病截然相反的一种疫病。《内经》有一个重要的原则就是“寒者热之”,既然是寒证,就应该以辛温的药物来防控。今年四月份在济南会议上我就和我几个年轻的弟子谈了我对甲流的看法,通过临床的种种表现及网上搜集的相关资料,甲流的辨证应该属于这个太阳伤寒小青龙汤证虚化。关于小青龙汤,大家可以回去看一看,我就不读了。它主要用了个小剂四逆汤加味,扶正抗邪,从而从而提升人群的免疫力。

三、防控之道

再谈谈预防,预防基本上是以四逆汤为主,然后加黄芪、苍术、佩兰、藿香、生晒参、乌梅、冰糖,这个方子很好喝。至于服用方法,什么样的人需要服,我的讲义里写的很详细,大家可以参照。那么为什么可以用这样的方药防控甲流呢?因为这个方子里面,重用生黄芪,生黄芪可以运大气,重宗气,通血脉,固表气,这就是一个卫外屏障;四逆汤能够固护人体的阳气、元阳。另外加苍术、藿香、佩兰,这些可以化湿化浊,化四时不正之气。今年甲流感最大的特点就是两个字,“寒”和“湿”,这个方药恰恰是对因治疗,把病邪阻挡在外。用这个方法之后,可以使人体元气固,元阳足,宗气建,形成了一道外部的屏障,这样邪气就不能侵犯了。对于没有感染甲流的高危人群,我们也可以用这个方法来防控,对于孕妇同样适用,绝对无害,而且这个东西是久服无弊的。另外医护人员喜欢戴口罩预防,效果不是很好。可以用“苍雄膏”,就是苍术和明雄黄打成粉,用凡士林调成的一种膏,早上起床以后,抹在鼻腔的中深部,晚上下班把它洗净,这要比戴口罩保险得多。在历史上预防鼠疫、霍乱大流行都用这个方法,当然那些疾病和甲流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我们不讲那些东西,现在讲讲治疗方案。

甲流预防方1:炙甘草22g 干姜11g 炮附片11g 生芪100g 苍术10g 佩兰叶10g 藿香10g 生晒参15(捣碎入煎) 乌梅18g 冰糖15(化入) 生姜10片 大枣12枚

甲流预防方2:苍术、明雄黄(黄红色、透明、无杂质者)各等分,共研细粉,以凡士林适量调膏,每日起床后,涂于鼻腔中深部,睡前治疗。

四、治疗方案

治疗方案里面有个甲型流感的中医定型,它属于什么病?甲型流感属于太阳伤寒,小青龙汤证虚化。它的病机就是本气先虚,刚才我已经讲过了,阳虚状态几乎是十占八九,很少有人例外,所以这是本气先虚的表现。该病属于表里同病,“表”指的是太阳经,“里”指的是手太阴肺、足太阴脾和足少阴肾,治疗的原则就是固少阴,开太阳,化水气,表里双解。

我们运用小青龙汤辨证的时候,还要了解小青龙汤的主治范围,它针对哪些病,有哪些机理。我麻黄用45克,这个大家不要害怕,麻黄45克不一定出得了汗啊!它的运用方法就是先煮麻黄15分钟,在2-3分钟的时候会出现浮沫,你把它撇掉就行了,第一次用45克麻黄,病人会全身透汗,问题就解决了。那么你在第二、第三付的时候麻黄可以减至5或10克,让它疏通脏腑气机,而不是用来发汗了。炮附片45克,大家用附子的时候一定要用炮附片,炮附片是生附子烘烤以后得来的,不是用胆巴或其他什么盐泡过的,那些附子是有副作用的。所以大家用我这个方法的时候一定要在药的质量上把好关。辽细辛45克,生半夏65克,半夏是绝对无害的。我曾经在多个场合对这个问题破疑解惑,大家尽管放心用这个药,生半夏只要和等量的鲜生姜用在一块,绝对无害。我用了一辈子了,差不多几十吨吧,从来没有出现任何副作用。用麻黄的时候加蝉衣是我的一个经验,有一部分人就是现在讲的“过敏体质”,用了麻黄以后头昏脑热,满脸发热,加了蝉衣就可以消除这些症状。这些方子的剂量,是按照东汉末年度量衡的量折算出来的,汉代的一两就等于我们现在的15克,所以麻黄三两刚好就是45克,所以量不重。

今年7月份的时候在东莞塘夏镇,我的几个弟子组成一个5人小组,专门收治那些西医院住不下的甲流患者。这个小镇中医院的10几张病床,收治了爆发流感的小学生,其中他们还用了那个“达菲”,出现精神不正常的副作用。后来改用这个加味变通小青龙汤,他们麻黄只用到我这个量的1/3,结果四天就已经解决问题,他们从住院到出院一共用了10天时间,而且用了这个药的时期好象甲流感的重症、危症都没有发现。但一旦用了我这个方子发热超过38.5、39度,那就要加透明生石膏250克,发灰色的石膏就不能用,另外再加乌梅36克。另外症状除了咳嗽以外,还有喘、心胸憋闷,这个情况下再加杏仁25克,每剂药都加麝香0.2克,一般每剂药要分3次服,第一次要将这个麝香全部喝完。这个方子治甲流感,3付基本解决问题,不会有后遗症。如果出现甲流轻症向重症转化的时候,这个方子24小时内可以连用3付,到第2天上午问题就能够解决了。因为我这个方法已经阻断了肺、心、肾传变的各种可能,是目前治疗这个甲流感最佳的选择。

甲流治疗方:麻黄45g(另包) 炮附片45g 辽细辛45g 生半夏65g 生晒参45g(捣) 干姜45g 五味子33g 桂枝45g 赤芍45g 炙甘草60g 炙紫菀45g 炙冬花45g壳白果20g(打) 虫衣30g 生姜65g 大枣12枚

首剂得畅汗者,麻黄减为10g,起病即发热咳喘者,加生石膏(透明色白,无杂质者)250g,乌梅36g,杏仁25g,高热39℃以上者,生石膏加至500g,麝香0.2g(首次顿冲)。此方连服3日,轻症即可平稳痊愈,已阻断向危症之传变。

五、甲流症状与小青龙汤证

下面就是关于甲流感的症状和《伤寒论》小青龙汤证主证的解读。就是我们用这个方依据什么啊?在这过程中我要进一步把刚才给大家讲的变通小青龙汤的方义作一个简单的解释。下面就是《伤寒论》和《金匮要略》里关于小青龙汤的记述,《伤寒论》里有2条关于小青龙汤的论述,第1条说“伤寒表不解”,表不解就是发汗未透,虽然你用了各种方法已经有一点汗,但是汗不多,没有发透,“玄府”仍然处于一种半闭的状态,所谓“玄府”一般认为是皮肤毛孔,不过这个还存有争议,总之是汗没有发完全的意思。“心下有水气”,大家看这个小青龙汤,的的确确就是针对甲流感来治的,你看这个对应关系,心下指什么地方?指胸中、肺,主要是这两个方面,当然再往下就牵涉到胃,主要还是指胸中和肺。怎样判断“心下有水气”,什么叫水气?所谓水气就是阴虚的人有湿不能化为痰浊,这是内生的。还有一种就是你得了小青龙汤证应该发汗,结果发汗不透,所以水气就停留在胸、膈、肺、心之间。我们想想是不是甲流比较重的时候就会发生肺水肿,有的发生肺脓肿,痰里面还有血。所以我说小青龙汤证几乎就是为甲流感设计,但是还有一些不够之处,我又给它补上了,就是加用四逆汤,作为统帅。这些水气如果进一步发展,就会阻塞肺窍,相当于西医讲的急性肺炎。如果它进一步虚化、寒化,那心阳、肾阳、肝经的阳气就都会感受伤寒,那就是西医讲的多器官功能衰退,那就接近死亡了。再一个症状就是“干呕发热而咳”,为什么要干呕啊,为什么要发热、咳嗽啊?因为寒邪犯肺,引起邪正相争,所以就发热,所以发热并不是坏事。我们之所以在小青龙汤里面加250克生石膏,是要防备肺热叶焦,引发肺痿之变,并不是说要用250克生石膏来通便。这个干呕和咳是人体抗病毒功能的一种表现,《内经》里面讲“其在上者,因而越之”,这是关于吐法治则的一句话,就是指呕吐。由于病邪在上或者在中部偏下憋得人难受,所以就要把它吐掉,所以患者会经常发呕。咳嗽就是风寒闭阻肺窍的表现,这是机体防御的一种反应。除了这两个主症以外,小青龙汤还有五个或然症,“或然”就是可能有,也可能没有,而且这五个或然症和“心下有水气”密切相关,比如说除了以上所说的外,还有“或渴”,也就是想喝水,水饮内停,不得运化,所以会渴;“或利”也就是大便稀,寒水困伤脾阳,故见下利;“或噎”就是打嗝,关于打嗝古代文献里面有一个记载,就是“久病见呃逆者危”,就是阳气不能下走,上冲为主的一种表现,所以加四逆汤也是一个根据,就是要固摄元阳。还有“或小便不利,少腹满”,就是膀胱蓄水了,“或喘者”,都应该用温药,以解寒饮之困。

第2条,“伤寒心下有水气,咳而微喘,发热不渴”,大家注意啊,有些外感而且发热的患者,或者38度或者39度,但他就是不渴,为什么?就是因为这个水邪积聚在心下,就是刚才我们说的心、肺、胸膈之间,阻塞了气化的道路,所以他不渴,如果用了一剂小青龙汤以后,他出了汗,这个时候病人就口渴了,这个渴不是热化,而是寒邪、水邪已化的表现,所以很快就好了。再往下看第3条,“治病溢饮者,当发其汗,大青龙汤主之;小青龙汤亦主之。”这个溢饮就是“饮水流行,归于四肢,当汗而不汗,身体疼重”这么一种病。第4条“咳逆倚息不得卧”,这就是喘症比较重的,小青龙汤主之。另外根据《金匮》这一条,在小青龙汤的变通里边我加了紫菀、炙冬花,这样就可以使喘咳在3个小时之内消除。再往下看,第5条,这也是《金匮》里的一条,“治肺胀,咳而上气,烦躁而喘,脉浮者,心下有水,小青龙汤主之”,这个就是小青龙加石膏二两的方子。但是在应对重症甲流的时候二两石膏是远远不够的,二两就是30克,我用到汉代的一斤,也就是250克,这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大家可以放胆子用。加石膏是为了防止肺萎的发生,但甲流感的传变要比肺痿严重多了,整个肺的功能都没有了,只能靠呼吸机维持,所以小青龙汤的主证与甲流感的症状几乎没有一条不对应,只要我们大胆的用,不但没有任何副作用,还能把到了衰竭期的患者救回来。我们为什么不敢用附子剂,就是在对甲流的定性上摸得不彻底。温病用附子那不是要命吗,所以大家要好好讨论一下这个问题,到临床去亲身体会,看看我是不是在胡说八道。

《伤寒论》,《金匮要略》,合称《伤寒杂病论》,里面的条文都是相互错杂在一块的,只是后世人为地把它分为外感、内伤两部分。所以小青龙汤伤寒、金匮的条文是有紧密联系的。联系所有的条文,我们可以得到一个很明确的结论,小青龙汤重在治喘,它的病变部位在肺,和甲流感侵害的主要脏器在肺完全一致,经过加减变通以后的小青龙汤主攻方向也是救肺,并且以四逆汤为主帅,因此能够护阳救阴,阻断了心、肝、脾、肾诸脏器衰亡的趋势,所以变通小青龙汤是治疗甲流的最佳选择。大家考虑下我的意见。

我们刚刚用《伤寒论》小青龙汤的原文和现代甲流感的六大症状进行了对照,发现完全吻合。下面这个就是中医怎么样看待甲流感的症状。先说轻型的甲流感,一个就是发热,但是我在卫生部资料的原件上没有看到甲流感初期一定要恶寒发热。如果严重会有寒战,这个时候体温就上到38-39度了,这是一个必然症,多数初起恶寒,是太阳病必见症。咳嗽,这主要是肺的问题,肺外合皮毛,肺经是太阳经运行的主要路径;喉痛,小孩子得甲流感最多的症状就是喉咙痛,如果是实证热证,那就属于肺卫,如果是虚证那就属于少阴,因为少阴之脉循喉咙夹舌本嘛,少阴经在受到寒毒的攻击以后,喉咙痛往往是一种信号。虽然喉痛,但是不红不肿,而且颜色,有的是淡的,有的是紫暗的,这就标示着甲流感是一个寒邪。再下来,身体疼痛。有人头痛,但头痛又分好多部位,甲流感的头痛是和项相连,经络辨证属于太阳,这是太阳伤寒的特征。绝大多数病人在得了甲流感以后都会感到疲倦,这个疲倦是什么东西啊?就是无精打采。古人形容叫做“腰重如带五千钱”,就好象绑了五千铜钱那么重,这是寒水束表,流入肌肤的表现。这个就是水气为病,就是小青龙汤的主证为病。我们再深入下去,少阴病四逆汤里的主证“脉微细,但欲寐”,这个“无精打采”就是“但欲寐”的渐变过程,所以最后甲流感都是死于心衰、肺衰、肾衰,多脏器的功能衰竭,我们这个方法就可以有效的阻断向这个方面发展。在座的应该有在第一线治疗甲流感的同志吧,你们要毫不犹豫的用这个方法救人治病。所以我们要求大家把伤寒论的方子和现在寒疫的特点互相做一个对照。另外,有一部分甲流感病人,白眼球发红,这个还是属于肺经病变,白睛属肺,肺经告急。但凡眼睛红得厉害的人,可能已经有急性肺炎,这个供大家参考。其中有一部分病人有腹泻或者呕吐,这是一个阳明、一个太阴。阳明本来是要下降的,却降不下去,所以就要呕吐;太阴本来是要升散、运转的,却升不起来,所以就腹泻了。所以说“实则阳明,虚则太阴”。太阴病在甲流感的初期就已经有预兆了,这就给我们提出了信号:这个人宗气已经很虚了,弄不好就会出人命啊!如果大家都能看出这个信号我想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治疗甲流感的高手。

六、甲流重危症抢救方案

以上是关于轻型的,重症呢实际上是轻型的发展,另外就是时间特别快,一两天就引起死亡,而这部分人一般是青壮年,看起来有点反常,但是听了我前一部分分析的现代人阳虚的那几个方面,就不难理解了,而且往往青年人最不在乎,他们未病就本气已虚,所以一旦发病就是危症。但只要重症高烧在38度左右的时候,用小青龙汤加生石膏、麝香就可以阻断肺衰、呼吸衰竭,进一步防治心衰、肾衰。我想就算是搞西医临床的同志,经过我啰嗦了大半天,也了解了大部分吧!危重型的病情发展迅速,来势凶猛,突发高热,继发严重肺炎、胸腔积液、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肺出血、肺脓疡、全身血细胞减少,败血症、休克、肾脏衰竭等,这些都是中医的气血耗伤殆尽,亡阳先兆,最终导致五脏气绝。这时就要加生石膏、麝香、乌梅。一旦在收治以后看到这个情况,马上就要用这个方法,不要等到八大症状具备了你再去救那就晚了。有人在《卫生部防治传染病》第三版重危症里面总结了死亡前的八大症状,只要有其中一点,你就要赶快用破格救心汤。我们先不说治病,也不说你是寒症还是热症,任何一个外感病到了最后衰竭的时候都是这个破格救心汤证。四肢厥冷,脉微弱,甚至没有脉搏,或者呼吸也没了,亡阳欲脱。这时你一定要用到足够的量,炮附子要用到200克,否则你不要说我这个方法不管用。另外就是高热39℃不退的病人,加透明生石膏250克,乌梅36克,麝香0.2克。麝香防止心衰、肾衰、呼吸衰竭有绝佳的作用,凡是用到这个方法的,绝对不会走向三衰的危险境地。

危重症抢救方:炙甘草120g 干姜150g 炮附子200g 生山萸肉120g 生龙牡各30g 活磁石30g 高丽参30g(另炖对入) 麝香0.6g(3次分冲)

高热39℃以上不适者,加透明生石膏250g,乌梅36g,热退即停,不可过用。诸症十退八九,以预防方加生山萸肉90g,生龙牡、活磁石各30g,调养一周,即可康复。

七、医案实录

下面我讲一讲实际治疗这个病的情况,刚才我们讲这个病症的时候,我们广东省东莞市塘夏镇5人小组和甲流感短兵相接打了一场胜仗,因为样本毕竟很小还看不出一些大效率。我的弟子以这个为基础用了麻杏石甘汤和四逆汤,治疗许多重症甲流引起的肺炎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我最近治疗我的小孙子,14岁,这个孩子也受我们现代社会方式的影响,特别喜欢吃什么麦当劳啊,小时候发胖,身体素质有一些问题,得病2天以后觉得不对劲,第3天就开始发高热,39.5度,中医院给他输了一些液不管用,几乎所有得甲流感的病人都有本气先虚这个前提,再加上治疗方法不对,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最后我去看的时候发现面色不对,真正的热证应该是面热如醉啊,他这是一种暗的颜色,另外就是烦躁,发热退不了,也不想喝水,也不想吃东西,全身筋骨酸痛,咽喉疼痛但是不红肿,色暗,脉沉紧急,他虽然有表证,但是脉不浮,而且沉紧里边有疾,疾就是特别快,一般一呼一吸超过7次以上,中医讲的是疾脉,他这个脉差不多1分钟130多次,是一个非常糟糕的脉。所以我的诊断就是寒疫夹湿,属于重症,我先以三棱针刺双耳尖,百会,双太阳、印堂,十宣,十二井,刺出血以后微微有点汗,稍微舒服了些,然后接着吃药,我用的是变通小青龙汤轻症方加减。3小时吃1次。吃的时候呕吐了很多痰涎,泻恶臭便3次,他是7号早上看的,到8日早上,已经正常了。等于是24小时服药2剂,14岁的孩子,45克再加45克就是90克附子,90克麻黄。我不会拿我的孙子去做实验对不对?如果我再犹豫一下把孩子放在医院里边点滴,那说不定会有什么后果呢!

处方:变通小青龙汤加苍术30g,佩兰10g,藿香10g,透明石膏250g,杏仁25g,桃仁30g,麝香0.2g(顿冲)。

本文来源于李可老师在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甲型流感H1N1防治方案》讲座内容整理。

你也可能感兴趣

6 对 “李可:我对甲型流感的理解和看法”的想法;

      1. 赞同您的观点,但如此文为李老亲笔或亲口述出,可写为“我对……的看法”。若非李老亲口表述,或亲笔书写,还望作者斟酌用语。我相信,李老希望他的经验造福后人,但也希望自己的经验能被他人正确地使用以造福后人。如果本文并非出自李老之手或之口,请改为“依据李可老先生的学术体系,XXX的病机为……”。谢谢!

        1. 本文来源于李可老师在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甲型流感H1N1防治方案》讲座内容整理。

  1. 好的,感谢分享以及耐心解释。此前在下不知情,若有言语冒犯,实非有意,烦请见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