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老中医朱良春主任医师,擅长内科,治疗痹证尤具特色,积五十余年临床经验,摸索出一套治痹之法,现撷其治痹六法,以资印证。

一、益肾蠲痹法:

此法适用于顽痹,症见身体尪瘦,怯冷,腰膝酸软,关节疼痛,反复发作,经久不愈,筋挛,骨松,关节变形,甚则“脊以代头,尻以代踵”。舌苔白、舌质淡,脉沉细软弱。

常用熟地黄、全当归、鸡血藤、仙灵脾、乌梢蛇、炙蜂房、炙蜈蚣、炙全蝎、徐长卿、甘草等,另配服益肾蠲痹丸。

例一:钱xx,男性,51岁、患类风湿性关节炎一年余,四肤关节肿胀,左手无名指、小指不能伸屈,晨僵明显,苔薄,脉细涩。此顽痹也,治宜益肾蠲痹,徐图效机。

处方: 熟地黄20克,全当归10克,鸡血藤、青风藤各30克,炙全蝎3克,乌梢蛇15克(研末分吞),地鳖虫10克,甘草6克。益肾蠲痹丸,每日二次,每次6克。

〔按〕“顽痹,指皮肤肌肉麻木不知痛痒或手足酸痛等症”。(《中医大辞典·内科分册》、唐·王冰《补注黄帝内经素问·五脏生成篇》载之。乃正虚邪恋,本虚标实之候,明·王肯堂《证治准绳》云: “肾虚,其本也。”“风寒湿热,闪挫瘀血,痰积,其标也。”病变主要在骨,“肾主骨”。朱师主张“从肾论治慢性痹证”,创益肾蠲痹丸,补肾强本,集虫类搜剔窜透深伏之邪,散癖涤痰,标本兼治,为痹证治疗另辟蹊径,开此法门。

二、温经蠲痹法:

此法适用于痛痹。症见全身关节或肌肉酸痛,得温则减,气交之变增剧,关节肿胀,但局部不红不肿,苔薄白或薄白腻,舌质淡,脉沉细或细弦。

常用制川乌、制草乌、川桂枝、细辛、全当归、 仙灵脾、鸡血藤、熟地黄、乌梢蛇、炙蜈蚣、徐长卿、甘草等。

例二:韩x,女性,41岁,工人。右半侧肢体冷痛,右肘尤剧,气交之变或受寒则更甚,叠治未已,苔薄,脉细。此寒湿痹痛也,治宜温经蠲痹。

处方: 制川乌、制草乌、川桂枝、全当归各10克,干地黄20克,仙灵脾、桃仁、红花各10 克,炙蜈蚣3克(研末分服),蜂房、地鳖虫各10克。

〔按〕《素问·痹论》云:“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其寒气胜者为痛痹。” “寒者热之”。方中川乌配桂枝,既可散卫表之风寒,又可除深伏之痛冷,且无过汗伤阳之弊。佐以温肾壮阳之品,真阳煦熙,寒凝可释。

三、祛风蠲痹法:

此法适用于行痹。症见四肢关节游走性疼痛,酸胀、肿胀,脉浮弦或浮紧。常用全当归、鸡血藤、寻骨风、羌活、独活、豨莶草、仙灵脾、炒玄胡、地鳖虫等。

例三:孙XX,男性,50岁,干部。近两月来四肢关节酸痛,活动欠利,苔白微腻,脉小弦。此乃风湿入络,经脉痹闭,治宜祛风湿,通经脉。

处方:羌活、独活各10克,寻骨风30克,晚蚕砂5克(包),全当归10克,鸡血藤30克, 桃仁、红花各10克,徐长卿15克,甘草6 克。

〔按〕行痹以“风气胜”为主,治以疏风为主,治血为辅。方中当归、鸡血藤养血以充之,桃仁、红花祛瘀以通之,深寓“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之旨,与疏风之品相伍,收效甚捷。

四、化湿蠲痹法:

此法适用于着痹。症见肢体重著,关节疼痛,局部肿胀或兼麻木,舌质淡红、苔白腻,脉濡缓。常用防己、薏苡仁、白术、茯苓、法半夏、晚蚕砂、豨莶草、青风藤、甘草等。

例四:于xx,女性,45岁,工人。右肩臂掣痛,口干不欲饮,脘胀,苔白糙,脉细,便溏。此系湿邪内阻,经脉不和,中运失司,治宜化湿浊,运中州,调经脉。

处方: 葛根20克,法半夏10克,茯苓、熟薏仁各15克,片姜黄10克,酒炒桑枝15克,炒白术10克,甘草6克,青风藤30克。

〔按〕湿为阴邪,重浊粘腻,易伤脾阳。着痹为湿邪留滞,闭阻气血,治以除湿通络。方中薏苡仁、茯苓、白术、法夏等味,祛湿健脾。脾健湿邪可去,着痹可除。

五、清热蠲痹法:

适用于风湿热痹。症见发热,关节肿胀,灼热,关节活动受限, 或有畸形,甚则肌肉萎缩,或关节强直,舌质红、苔黄,脉数。常用一支黄花、银花、 连翘、晚蚕砂、板蓝根、马鞭草、土茯苓、 僵蚕、地龙等。

例五:陈xx,女性,31岁,工人。恙起三周,低热稽留不解,咳呛,血沉51,下肢酸痛,苔薄,脉微数。此为风湿袭于营分之咎,宜于祛风除湿泄热。

处方: 银花、连翘各15克,白薇12克,地骨皮15克,炙僵蚕、晚蚕砂(包)各12克,一支黄花、板蓝根、马鞭草、杏仁、苡仁各15克、甘草6克。

〔按〕《素问·痹论》云:“其热者,阳气多,阴气少,病气胜,阳遭阴故为痹热。少风湿袭于营分郁久化热,治以清热佐以祛风除湿之品,分而治之,不使风、湿、 热邪搏结为害,可谓“共敌不如分敌也”。

六、化痰瘀蠲痹法:

适用于痛风。症见关节疼痛,夜半居多,以四肢末端为甚,痛如虎啮,可见痛风结节,溃流脂浊,腰酸尿血,甚则尿闭呕吐,舌红、苔腻,脉滑数或弦。常用土茯苓、萆薢、苡米、泽兰、泽泻、全当归、桃仁、红花、蜂房、僵蚕、地鳖虫等。

例六:翟x,男性,50岁,农民。宿有冠心病。1987年3月查血尿酸7毫克。两踝关节肿痛,已起四余年,时轻时重,苔薄腻、质红,脉弦。

痰瘀夹湿浊内阻经脉,此痛风之候也。治宜化痰瘀而利经脉。处方: 土茯苓等45克,萆薢15克,赤芍10克,生苡仁20克,炙僵蚕12克,蜂房、地鳖虫各10克。

〔按〕“痛风”古虽有载,然证治尚未完善。朱师推究病源指出:“痛风乃湿浊瘀滞所致,并非风邪作祟,治宜降泄浊毒,化瘀活血为主。”推崇土茯苓、萆薢二味。考土茯苓甘淡性平,主入脾胃二经,升清降浊, 日用量30一120克,强调非大量不为功。萆薢苦甘性平,主入肾、膀胧二经,利于分清泄浊,佐以祛风通络之品,奏效更佳。立法选药,独具匠心,可补前贤之不逮。

尾语:痹证名类繁多,一般可以风寒湿痹、风湿热痹及顽痹概之。病由风寒湿热, 痰瘀凝滞,气血不畅,肝肾亏损,本虚标实。朱师以益肾蠲痹为大法,随症化裁,遣药精当,配伍周详。祛风佐以行血,散寒佐以温肾,除湿佐以健脾,清热佐以养阴,善用虫类,重用藤类,药简效宏,量大力专。守方服药,谨守法度,灵活变通。笔者仅举常用六法,聊示朱师治痹之一斑。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