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先生,57岁,身高165cm,体重60kg,农民,职业:屠宰。

病史:每日后半夜四点钟起床,亲自屠宰杀猪,然后或开车或骑摩托到各乡镇出售为一家生计,2019年8月24日突发头昏,晕厥,到医院急诊住院,诊断“血管迷走性晕厥、痛风性关节炎、2型糖尿病,双侧颈动脉粥样硬化”,给与控制饮食,阿托伐他汀片,倍他司汀片,苯溴马隆片等治疗,活血化瘀针剂静滴,出院,但出院后一年来,持续头昏,乏力,不敢骑车、开车,不敢干农活,用患者本人的话描述“感觉整个人闷沉沉的,飘忽,易晕倒”,因病受困,一年来反反复复就是到处求医,中西医均看,除了上述西药,看了很多中医,前医用了:半夏白术天麻汤,参苓白术散加益智仁,养血清脑丸,十全大补汤,四君子合二陈汤加桂、芪、蒺藜等药,说是无效,但乏力又可改善,说有效,但有仍头昏,不能驾车和工作,一年来不能工作,生计困难,自己吃了二根天字别直参,仍乏效。于2020年9月24日来我门诊。

病:血管迷走性晕厥。

症:头昏沉,走路飘忽感,易晕倒,不能开车驾驶,工作活动受限。乏力,因有2型糖尿病,饮食控制,不敢多食,口渴,喜欢冷饮。我给他做了DiX-Hallpike试验排除良性位置性眩晕,听力正常,头颅CT、颅脑MRI未见异常,骨科会诊排除颈源性眩晕。多次血压测量在120~140/70~90mmHg之间。空腹血糖:6.36 mmol/L。餐后2小时血糖:9.6mmol/L。

舌暗红,苔薄,脉弦细略数。

双手背仔细发现节段性静脉曲张,触摸明显变硬,有触痛。局部静脉皮肤皮温正常,排除局部静脉感染。

一诊处方与木防己汤:桂枝12g 防己15g 生石膏30g先煎 生晒参9g,七剂,一日一剂,水煎服。

一周后患者复诊,述当天下午煎药服后,晚上就感觉与前面用药明显不一样,患者原话为:“脑子豁然一清,头昏头晕大好。”

处与木防己汤加茯苓:桂枝12g 防己15g 生石膏30g先煎 生晒参9g 茯苓20g,七剂,一日一剂,水煎服。

两诊后,头昏消失,未发生晕厥,又已经开始屠宰工作,而且变粗变硬的节段性静脉血管变软,不那么明显了,开车到乡镇街道销售猪肉了。

按语:

《金匮要略》:膈间支饮,其人喘满,心下痞坚,面色黧黑,其脉沉紧,得之数十日,医吐下之不愈,木防己汤主之。虚者即愈,实者三日复发。复与不愈者,宜木防己去石膏加茯苓芒硝汤主之。原文“面色黧黑,其脉沉紧”,局部的节段性静脉粗、硬、紧绷感给了我灵感,前面诸位医师的处方无效同样给了我方向感,此案的偶然成功,有前面医者给我的基础。

作者/张宏丰   浙江省遂昌县中医院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