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

中医治疗

医学观察期

临床表现1:乏力伴胃肠不适

推荐中成药:藿香正气胶囊(丸、水、口服液)

该方法需在医生指导下使用,并不是广泛适用于每个人,也不是一个预防的方子。没有医学背景的伙伴们,千万不要冒着生命危险出门囤药!

在历代的中医学著作、现行的中医学教材中,都有一些原本是辛温类的,治疗寒湿外感类疾病的方剂被作为解暑剂,导致以热治暑的误治经常发生。

一、藿香正气散

出处:《太平惠民和剂局方》

组成:大腹皮、白芷、紫苏、茯苓、半夏曲、白术、陈皮、厚朴、苦桔梗、藿香、炙甘草。

主治:外感风寒,头痛喘嗽,胸膈满闷,腹痛吐泻,霍乱瘴疟,胎前产后之血气刺痛,小儿疳疾等疾病。

《方剂学》教材载其主治“外感风寒、内伤湿滞证”,尤适夏月里外感寒湿所致的脾胃疾病,将其归于祛湿和胃剂中。

历代医籍如《杂病广要》、《杂病源流犀烛》、《证治准绳》皆将其列为治暑方,在现代也可见将藿香正气散用于中暑的范畴中,但藿香正气散作为辛燥之剂,用于暑证治疗一直存在争议。

方中君药为藿香,有辛温解表,内散寒湿,芳香辟秽之效;苏叶、白芷皆芳香辛散,能加强解表化湿之力;半夏曲、厚朴燥湿止呕;桔梗、陈皮、大腹皮畅气行水;茯苓、白术、甘草健脾祛湿,诸药相合达到外解风寒,内散寒湿,理气和中之效。

观其整体制方温燥之品为主,方剂学教材载其主治伤寒湿滞,且自《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始,此方即为伤寒喘嗽伴脾胃不和证而设,非用作暑证治疗。

后世以其化湿而误认为其能祛暑,实则混淆了概念。

因为暑季多湿,即所谓的“暑必挟湿”,因而在很多时候,很多人就将“暑季的湿等同于暑”,将“祛湿等同于祛暑”,特别是在暑季感受了湿邪,就直接将“湿邪等同于暑邪”,这就是藿香正气散被认为是“祛暑”的根源所在。

方中君药藿香,在《中药学》教材被列为化湿药而非解暑药,虽中药学亦强调其有解暑功效,但也仍然是混淆了暑季的湿与暑本身的区别,其药性温燥,多用于夏季的寒湿证,与暑季有关而已,归根究底还是属于散寒化湿药的。

故“藿香正气散是解暑剂”的说法与其组成、功效相悖,存在矛盾。

二、香薷散

出处:《太平惠民和剂局方》

组成:白扁豆、厚朴、香薷。

主治:起居不慎、饮食不节等原因致使“风冷之气,归于三焦,传于脾胃”,而出现的霍乱吐利,腹痛呕恶,烦闷气逆,肢厥转筋之证。

历代主张“香薷散(饮)治暑”的医家众多,在历版《方剂学》教材中,也将此方归于祛暑解表剂,并载其能“祛暑解表,化湿和中”,主治夏季感受寒湿而出现“恶寒发热,腹痛吐泻,头重身痛,无汗,胸闷,舌苔白腻,脉浮”的阴暑证。

香薷散中,君药香薷为辛温解表药,辛而微温;厚朴为化湿药,苦、辛、温;白扁豆为补虚药,性味甘平。三者药性皆非寒凉,也不属祛暑、清热药,按祛暑剂的定义来说并不符合祛暑剂范畴。

其原方煎煮法尚有“水一盏,入酒一分,煎七分”一条,观其方原义,以香薷为君辛温解表、芳香化湿;藉厚朴为臣,燥湿行气、下气除满;佐以白扁豆健脾渗湿,并藉酒力加强温散寒邪的程度,以达到解表散寒,化湿和中之力。

其方原为伤于寒湿而设,而后世延用于夏季感受寒湿也无可厚非,但渐演变以“解暑”一词代替其“主治暑季阴证”之功效,两者有本质上的区别。

暑性本热,更何况方中君药香薷“辛温解表”,若未遇寒湿兼挟,以其“祛暑”势必火上浇油;

君药既为解表药,此方理当属于解表剂,而非祛暑剂;

而且暑热耗气伤阴,香薷为“夏月麻黄”,虚人服之反而重伤其表。

若方剂归类暧昧不清,可能致使虚人误服或用于暑热而贻误病情。

三、东垣清暑益气汤

出处:《脾胃论》

组成:黄芪、苍术、升麻、人参、泽泻、神曲、橘皮、白术、麦门冬、当归身、炙甘草、青皮、黄柏、葛根、五味子。

主治:乃东垣针对虚人长夏感受湿邪,出现神倦肢重而疼,气短或喘,胸闷脘痞,烦热自汗,纳少便溏,溺黄数,脉虚等证而设。

昔人云其“清暑”有名无实。

暑证的病因是夏季热邪,多见烦热汗出、恶热口渴、多饮溺短、脉洪大等证;

东垣则认为长夏湿盛,暑证多由湿、热二气夹杂所致,故其有云“时当长夏,湿热大胜,蒸蒸而炽……其天暑湿令则一也。宜以清燥之剂治之。”

可知东垣清暑益气汤主要针对长夏湿令所制,其性偏燥,并非为不挟寒湿的暑证而创。

观其原方组成,以黄芪为君,甘温益气,固表止汗;以归、橘、参、草为臣,健脾益气;二术、泽泻燥湿利水;用升、葛解肌退热;湿滞脾胃则水谷不化,以神曲、青皮消积破滞;黄柏苦寒燥湿;五味子、麦冬合人参有生脉散之意,益气生津,敛阴止汗。诸药共达益气健脾,除湿清热之效。

方中君药乃补虚药,多数药物为补虚药、理气药及利水渗湿药,药性偏温燥,主要构成药物不是祛暑药,从《方剂学》定义来说,此方当属补益剂而非祛暑剂。

王士雄云其方“从补中益气加味”,方中理气、除湿之品又多,可知东垣清暑益气汤功偏健脾益气,除湿利水;

再参东垣语“此病皆由饮食劳倦,损其脾胃,乘天暑而病作也”,知此方主治平素气虚复于长夏感受湿邪的气虚湿盛证,只是发病季节与“暑”有关而已。

此清暑益气汤方名清暑,而欠清暑药物,能够健脾燥湿,却并非清热解暑,故并不适用于暑证。

作者:肖相如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