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医圣张仲景的方子,大家耳熟能详,现在经方医家将仲景经方运用于临床各类疾病,不仅治疗常见病效如桴鼓,还能解决很多疑难杂症。今天,小编将带大家学习的这张方子,不但是治疗内科疾病的常用方,对于颈椎病、肩周炎这样的颈肩关节疾病疗效也非常好。到底是哪首经方呢?

《伤寒论》第146条:伤寒六七日,发热,微恶寒,支节烦疼,微呕,心下支结,外证未去者,柴胡桂枝汤主之。

桂枝(去皮),黄芩一两半,人参一两半,甘草(炙)一两,半夏(洗)二合半,芍药一两半,大枣(擘)六枚,生姜(切)一两半,柴胡四两。

上九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本云人参汤,作如桂枝法,加半夏、柴胡、黄芩,复加柴胡法,今用人参作半剂。

条文解读

1.伤寒六七日,是表邪易传少阳之时。“发热,微恶寒”,太阳表邪仍在。“支节”,包括肩关节、四肢关节、腰背关节。“支节烦疼”,是关节处的肌肉韧带酸痛而烦。

2.肢节疼痛,是太阳病营卫不和的表现;而“支节烦疼”,则是少阳郁火,影响太阳经的营卫运行,导致肢节处的气血流通不畅。临床上,凡是因风湿痹阻阳气,或者因少阳郁火,郁阻阳气,导致肌肉关节处的气血不畅,都会有酸楚疼烦的感觉。

由于少阳经脉循行于身体的侧面,所以柴胡桂枝汤证最多见颈肩关节处的烦疼。

3.“微呕”,是少阳胆火犯胃,胃气上逆的反应。“心下支结”,也是少阳胆火犯胃,兼痰气郁火,停结于心下所致。故患者常有食物难下行,心下堵胀之感。

由于此症有心下支结,说明兼有胃虚停痰的病机。却没有腹痛、腹泻,说明没有明显的脾阳虚,故可以用黄芩清泻胆火。如果兼有腹痛或心下悸(脾阳虚重)者,则须去黄芩。

柴胡桂枝汤症

临床上,只有符合少阳郁热证兼桂枝汤证者,才有显著疗效。其中,尤其注意:不能简单地看是否有“汗出、恶风”这组症状,就认为是桂枝汤证。必须鉴别是否有脾胃虚寒体质,再见“汗出、恶风、右关脉浮软者”,才可靠。因为阳明里热证,也可以见到汗出恶风;少阳郁热证,也可以见到头面汗出恶风。否则仅凭汗出恶风就用桂枝汤,极易加重里热,导致高热不退,甚至是病情加重。

辨证加减

1.柴胡桂枝汤,对于由外邪引起的颈肩关节酸烦疼痛(颈椎病、肩周炎等)有很好的疗效。其中,颈僵硬者,宜加葛根;兼关节酸痛者,加白术健脾祛湿;兼阳虚,舌胖大,脉迟弱者,应加白术、附子温阳祛湿。对于因内伤肝阴血亏虚导致的颈肩关节痛则无效!

2.对于素体太阴里虚,兼少阳郁热克土而见胃脘胀痛者,柴胡桂枝汤有很好的疗效。若胃隐痛,心下拘急,提示太阴脾胃虚寒、肝血不足,应改用小柴胡汤合桂枝加芍药汤,甚至柴胡建中汤。

3.外感发热症,如果既有少阳证,又有汗出、恶风、关节疼痛、右脉浮软者,柴胡桂枝汤有特效。

4.太阳少阳两感证,兼有咳嗽痰液稠黏量多,或喉中痰黏难出者(支气管炎、咽喉炎),宜以柴胡桂枝汤合半夏厚朴汤治疗。

5.太少两感证,兼有恶寒、身疼痛、汗不出者,则宜以小柴胡汤合葛根汤治疗。

6.以上各症,如果兼右脉滑大、口干渴、唇红等阳明里热见证者,必须加生石膏30~60g。

7.以上各症,如果兼面唇色晦暗,大便稀溏,下肢凉,应加入附子、干姜,并减少黄芩用量,或者去黄芩。

医案:颈椎病、肩周炎、胃炎

孙某,女,黄冈人,2009年夏初就诊。诉颈椎病、胃炎病史多年。现症见:经常颈部僵硬不适,两肩胛酸痛,手指时有发麻木感,时有胃胀痛,胃部怕风冷,易感冒汗出,时常口干苦,头部昏胀,时有泛酸烧心感,左胸部时闷痛,大便时秘结时溏稀不爽,小便时黄不利,眠差,梦多,有经期乳房胀痛、心烦等症。舌质淡偏红,苔薄白,左脉弦滑,右脉弦细无力。

辨证分析:

(1)左脉弦滑,舌偏红,颈部僵硬不适,肩胛酸痛,时常口干苦,头部发昏发胀,左胸部时闷痛,大便时秘结,小便时黄不利,梦多,经期乳房胀痛、心烦,胃胀痛,反酸烧心等皆为少阳郁火在经或犯胃腑。(小柴胡汤证)

(2)右关脉弦细无力,时有胃胀痛,胃部怕风冷,大便时稀溏,手指时有发麻木感等为太阴脾虚兼营血不足。(桂枝加芍药汤)

(3)右寸脉弦细无力,易感冒汗出,为肺气不足。(黄芪证)

拟方:柴胡桂枝汤倍白芍加黄芪防风。

柴胡15g,黄芩5g,姜半夏10g,生姜5g,党参5g,炙甘草3g,大枣10g,桂枝5g,白芍15g,葛根15g,黄芪10g,防风5g。

7剂,水煎服,日1剂。

结果:服药后诸症减轻,二诊改用小建中汤合四逆散、四物汤善后,随访一年很少再生病。

本文摘自《越辨越明少阳病:余秋平讲〈伤寒论〉之少阳病篇》,余秋平著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