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案例说起

先看一则日本后世方派名医矢数道明的一则医案

45岁妇女。主诉2年前曾患胃肠障碍。本证约6个月前发作。头重如捆紧,眩晕,耳鸣,视力不清,足不能任地,揺揺晃晃,急则退缩入洞内。听到或看到什么刺激之话或行为,立刻发生脑贫血而摔倒于地。因怕惊恐,独自不能外出。有善怒癖,在街上与他人相遇,不喜欢人家的着装时,立即生气而发脾气。这些症候,月经前后显著。因惊怕常在电车里发生心悸亢进和脑贫血,故无同伴,则不能单独外出。若乘都营电车中途停车,则不能转乘汽车或国营电车。每当看到刀刃之物,即产生自杀念头,随之也产生预期的恐怖。

此患者为上等家庭夫人。任何治疗均有条件接受。最近某大学医院检査,华氏反应阳性,接受606注射,全身症状恶化,发热卧床数日,极为苦恼。自此则郁郁不乐,如居于笼中状态。此患者体质瘦弱,有胃下垂。由于皮肤软弱,全腹亦软弱,脐左旁至心下,可触及明显大动悸。

为此,按«浅井腹诊录»投与抑肝散加陈皮、半夏。服药后5日,患者独自来院,颜面华然,步行轻松,半年来只其1个人外出还是头一次,甚为得意。再服药3日,诸症消失,全身轻快自如,自动清扫室内,女仆为之惊奇。从腹诊观之,与初诊时完全改变,腹力增强, 腹大动脉亢进已平静。继续服药半年。往常,每冬易感冒,而今年一次未感,同时形寒症亦大变,对余深表谢意。亲威朋友相会,笑容满面,精神爽快,大家均为之惊异不已。

我说抑肝散

看完这则医案你一定会很好奇,抑肝散到底是怎么样的一首神奇的方子,其适应症,组成……是什么?别急,这就一一为你道来!

组成:白术、茯苓各4克,当归、川芎、钩藤各3克,柴胡2克,甘草1.5克 (加陈皮3克 半夏5克为加味方)

方解:抑制因神经症而发生之严重刺激症状,镇静强烈之癫痫兴奋,故名抑肝散。

钩藤钩有镇静作用,即中医所谓之平肝抑木理论,此味与柴胡、甘草合之,缓解肝气亢盛,镇静神经兴奋;当归滋润肝血,促进肝之血液循环,并能治贫血;川芎善能疏通肝血,肝血得疏,则肝气亢盛缓解;茯苓、白术调肝气,缓解交感神经紧张,消逐胃内停、满,以除水饮。更加陈皮、半夏逐胃内停水,清解肝热。

用方指南

方人:本方所使用之人多神经比较敏感(神经质),易受外界环境的影响。比如对他人的话过于较真,容易浮想联翩;或者中医讲的过敏体质者;等等。本方所使用之人多性情易怒,性情急躁,容易处于兴奋状态,容易失眠不寐。

方证:①本方为四逆散之变方,用于肝气肝气不舒诸证。②治疗肝经所属之一切筋脉强急者,四逆散通腹之任脉,主治拘挛,胸胁下冲。故左腹拘急,四肢筋脉挛急或震颤者可选用之。③此方用于成人之半身不遂,为东郭先生之经验。且此方用于半身不遂伴有不寐症,从心下通于任脉,有挛急动悸,心下气聚成痞,医手按之,问于病人,必有痞也。又揉左胁下,若微有筋急症,问之则无怒气。若有怒气,非用此方无效。

方病:①本方主要用于痫症、神经症、神经衰弱、癔病等;②亦可应用于夜啼、不眠症、痫病、夜睡咬牙、癫痫、原因不明发热、更年期障碍、血脉症之神经过敏、四肢痿弱症、阴痿症、恶阻、佝瘘病、抽搐病、脑肿瘤症状、脑出血后遗症、神经性斜颈等。

名家论述

«浅井腹诊录»:“脐之左起至心下,动悸盛,为肝木虚,痰火甚之证,北山人必用抑肝散加陈皮、半夏,治验数百例, 但一字未传。”(北山人即北山友松子。查阅«北山医案»,在各种处方之中,二陈汤加味甚为引人注目)

«餐英馆疗治杂话»:“此方为治疗小儿肝血不足,肝火动,发热惊悸,抽指咬牙等证而设。众所周知者,未能论及,小儿禀赋虚弱者,面色及身体皆白,轻微外伤不出血者, 此为血不足之证。此方为地药(称备用药、饵药等),长期服用能改善体质,可久服之。无血虚之候者,为腹虚弱涉及任脉,或左或右胁下筋脉紧张,但无虫积,而怒气强,性急等,皆为小儿之肝血不足证,此方可久服。又虚证之小儿,不定时发热,或夜睡咬牙,可服用此方,而成人半身不遂证,用之亦效。左侧挛急,又心下起通于任脉,有挛急动悸,心下气聚痞塞,医者按之无癌,若问病人有痞,果有效验。若有上证,问之无怒。若有者,则非此方无效;又不寐证,为此方之适应证,此又为上述所谓腹候诸证之标;痫证不寐者,格外有效。但必与温胆汤之证辨之。不寐证有心虚,有痰饮,有肝虚,必审脉证以制方。”

验案再现

1、矢数道明氏治疗神经性斜颈案

21岁未婚女子 。因左侧胸锁乳头肌痉挛性收缩, 医生诊为神经性斜颈。1958年4月初诊。1957年3月毕业于东京某女子短期大学时,开始发生本病,从7月起至秋,病情逐渐加重,已不能保持正常体位。今年1月来到东京,在某大学医院诊断与前诊断相同,并进行内服药与电疗,均无效果。

目前中等度斜颈,左上半身向同侧肩倾斜,脊柱向左侧弯曲,如使劲用力,可暂时恢复正常体位,但一放松,当即又倾斜。

脉沉紧,心下、季动僵硬,腹直肌紧张,尤以左右腹部胆经有过敏带。二便、月经正常,思想感情无特殊变化,但性情成熟较早。全身肌肉触之紧张,对刺激过敏。

依据上述诸症,诊为抑肝散证,故投与此方与芍药甘草汤合方,又因项背强硬加葛根。

当归、川芎、白术、茯苓、钩藤、芍药、柴胡、甘草各3克、葛根5克。

服上方1个月,病情时进时退, 但至2个月时,则迅速好转,肌肉紧张缓解,服用3个月痊愈。针灸医师也参与治疗,故对治愈本病之因素,也要考虑在内。

2、大冢敬节氏验案三则

抽搐病案

8岁女孩。约1年前开始,或频频眨眼,或歪鼻子,或接二连三地鸣叫,或颜面重斜等,一刻也不停止。又经常用各种物件蹭外阴部,或用手摆弄之,极为痛苦。

医生诊为抽搐病,无药物可治疗。据其母亲介绍病情,可能为神经质。腹诊除上下腹肌微紧张外,余无特殊所见。

与抑肝散加厚朴、芍药, 2周后症状略见减轻, 3个月后基本痊愈。但主诉看电影出现惊恐场面时,夜睡则发生大声喊叫,继则不能入睡, 此症持续7个月后方愈。

此方多用于俗称之痛证,兴奋易怒之人,肌肉痉挛,发为颤抖者。也用于脑出血、脑膜炎、日本脑炎等之手足颤抖、痉挛或性情焦躁,或易兴奋等。

佝偻病案

1942年1月下旬, 一位母亲背着面色不佳之男孩来院。小孩已3岁,但尚不能坐立,手足不能活动,强度发痫,情结不佳,从早至晩哇哇哭泣不休。易外感,感冒则发热近40℃。余以强度发病,情结不佳为目标,投与抑肝散。服后情结安定下来,睡眠也好转,体力日增,已不再易外感, 半年后能步行。

脑出血后遗症案

一妇女为舞蹈师,因患脑出血,遗左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主。这位妇女很刚强,如按其计划不能施行时,则立即发怒。左手一动即振颤发抖不休,足亦突感不能活动,夜不眠。据此,余投与抑肝散,药后情绪安定,已能入睡,手足轻快,一个人能自主散步。

作者:郭洁浩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