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枝法系列

郑钦安—卢铸之对经方主药~桂枝进行了长期的配伍环境,配伍运用和配伍规律的研究,逐步形成了一套经得起反复实践,反复验证,其疗效能够经久不衰,且以桂枝为君药的法的系列,将之称为桂枝法。

这套法的系列,其理论源泉来自于内、难、伤寒的医学思想,立法根基来源于《伤寒杂病论》的辨证思维,其立法组方是严谨的,药性配伍是精练的,临床疗效也必然是灵验的。

正因为如此,这套法的系列历经近200年的传承和几代人的探索,至今已形成一套完整的,成熟的,而且用之于临床实践而皆效的桂枝法系列。郑卢医学的桂枝法系列可谓博大精深,其立法组方始终体现了《黄帝内经》“谨守病机”的思想,其立法根基和辨治原则是与《黄帝内经》、《难经》、《伤寒论》一脉相承的。

郑卢医学把桂枝这味药的使用升华到了立法的高度,把以桂枝为治疗核心的气化理论一展无遗,真正应验和践行了内经《素问·至真要大论》之旨,即:“调气之方,必别阴阳,定其中外,各守其乡,内者内治,外者外治,微者调之,其次平之,盛者夺之,汗者下之,寒热温凉,衰之以属,随其攸利,谨道加法,万举万全,气血正平,长有天命”。

桂枝法系列是郑卢医学“气化理论”的临床运用,是郑卢医学“扶阳抑阴,用阳化阴”思想的高度体现;是郑卢医学“天人合一”立法体系的具体实施。观其辨治是病解灵法,思其配伍则法解灵方,斟其剂量是蕴含数理,度其剂型则悉有考究。

下面共同去收获桂枝法系列之大法,常法,法中法,法变法在临床运用中的据症思辨。

扶阳医学临证心法之桂枝法系列

一、桂枝基本法类型之一

【基本组方】:

桂枝尖,贡术,楂肉,炙甘草,生姜,(淫羊霍)。

【歌诀】:

桂枝法有基本方,桂枝术草楂肉姜;伤风有汗用贡术,配加羊藿通阴阳。

【法解】:

桂枝尖化太阳之气,引微阳由坎而至艮山与楂肉相合,化积消凝,健胃润肝,使阴阳道路易进易出,通达于出入生化之路。得贡术,引土气而金,而水,而木,而火,使五行之运行循循无间。得甘草,辛甘化阳,奠安二土,内外通达皆成自然。得生姜,引阴阳相合,上通心,下达肾,水火既济,乾坤乃能协调。得淫羊藿,一出(桂枝尖)一入(淫羊藿),一开一合,引阳而入阴,宣阳而化阴。再借生姜之力透达于太阳所行之路,使膈中之格归于通化之机。此法之用:内外宣通,阴阳协合,营能守中,卫能护外,人身内外如一,百脉畅调,周身舒达矣。

【应用要点】:

这是基本法的第一个法,彭师将之称为桂枝汤法,伤风有汗用贡术,与桂枝汤作用相同。

此法是整个桂枝法系列的基本法之一。桂枝法系列中所有的法,所有的变化,都是从这个基本法开始衍变、衍生、加减,化裁得来的。我们可以据症做到法中有法,法中变法,从而很快的去治愈疾病。此基本法以桂枝尖为君药,统领诸中气药(术、草、楂肉、姜),基本法的这几味药,是桂枝法系列各个立法的奠基之药,是一般情况下的必用之药。

思考题:

1、桂枝法与仲景桂枝汤有什么不同?

2、为什么在桂枝法里重用了生姜,而没用大枣?

3、为什么在桂枝法里不用白芍,而用了山楂?

4、如果桂枝定位在后天八卦及大成卦的山水蒙卦,那么楂肉应该定位在什么卦?

二、桂枝基本法类型之二

【组方】:

桂枝,苍术,楂肉,生陈皮,炙甘草,生姜。

【歌诀】:

桂枝法有基本方,桂枝术草楂肉姜;苍术配加生陈皮,伤寒无汗用此方。

【法解】:

用桂枝尖宣通太阳,透达少阴,引坎中之阳由内而外,缘木上行。苍术制土泄水,膀胱之气化必宣,太阳开启,肌腠得理。楂肉化积消凝,使桂枝尖拨转阴阳道路易进易出,里面通达,气机可行。生陈皮使皮腠双走,内外交通,与苍术偕行,遇太阳之气使水邪化寒为汗,营润而出。生姜借阴中之阳,透达于太阳所行之路,使膈中之格归于通化之机。甘草与桂枝尖相合,务期化阴为阳,内外之通达皆成自然。

【应用要点】:

伤寒无汗用苍术,此法要求服药后胸背有粘汗即止,不能过汗伤阳。此法与麻黄汤作用相同,彭师称之为麻黄汤法。

思考题:

1、为什么贡术与苍术的转换运用,就可以解决中风与伤寒、有汗与无汗的问题?在仲景的伤寒论里,是通过什么方剂解决中风与伤寒问题的?

2、在什么情况下,可以酌情加淫羊藿?淫羊藿九一之数最富,什么叫九一之数?淫羊藿应该处于后天八卦的什么位置?在彭师的桂枝法医案中,为什么第一付或前两付都不用淫羊藿?之后再加淫羊藿沟通阴阳?这样用药的次第是出于什么考虑?

3、苍术和白术这两味药的功效,有什么相同点和不同点?生陈皮与广陈皮的功效有什么不同?在彭师医案中,毛化红(化桔红)的使用指征是什么?毛化红与广陈皮可以替换使用吗?

三、建中汤法

【组方】:

桂枝,生贡术,生楂肉,炒大麦芽,炙甘草,生姜,(砂仁、白叩),(淫羊霍)。

【歌诀】:

基本法加大麦芽,外邪脉紧建中法;砂仁白叩来助阵,能纳能化中宫振。

【法解】:

此法是在桂枝基本法的基础上,加用炒大麦芽,酌情也可加砂仁,白叩,淫羊藿。

用桂枝尖拨开太阳,引坎中之微阳与太阳相接。遇炒麦芽解肝脾之郁,土木更加协合。桂枝尖、炒麦芽、生楂肉三者联袂而行,化气滞,行血淤,消肉食,通肠胃,更助生生之机而仍归于坤土。生姜通达神明,君相二火更能相照,上下得以亲洽,中州得其温暖。此法之用:运化兴,大气举,气血交流无阻,生化更能有用,乃建中立轴之大法也。(西砂仁纳五脏之气归肾,用老叩启胃肠,而纳谷有嘉。)

【应用要点】:

此法补脾胃之虚,建中宫助消化,使阳气上升,阴气下降,营卫调和,阴阳不偏,同时心悸,心烦可治。此法不用饴糖,因呕家,洒家不适应饴糖。该法适用范围广,凡胃弱饮食不消,完谷不化,用此法必效!(《大医火神师徒传道录》)

这是卢铸之医学的建中法,在桂枝基本法的基础上加了炒大麦芽(也可加砂仁、白叩),为什么要选加这几味药?因为病人的胃气反咉出了明显的问题,比如吃饭不香,厌食,不消化,腹胀等等。中气出现问题,就在基本法里再加进能够解决胃气问题的药。这个法里就可以加砂仁、白叩和大麦芽这几味药,把着力点放在建中上,解决胃气弱的问题,人体这个大轮盘也就能够正常的转动了。

注1:久病体弱者加黄芪,为黄芪建中法,恶风者效更佳。

注2:若阳虚者还可加附子,扶阳、建中、理中同行。

注3:大麦芽,气平微甘,富生生之能,肝之本谷,疏肝理脾。

注4:大麦芽,楂肉合用,化气滞,行血淤,消肉食,通肠胃,有生生之能(助胃消化,助脾运化,生长宗气以供全身)。

注5:大麦芽,甘草合用,由脾而肝而心,环中(胃和脾)入肺而肾。

注6:大麦芽,姜,术合用,助火(心,肾)、土(脾,肝)使化机调达,生生不息。

思考题:

1、建中法和理中法有什么不同?什么情况下用建中法,什么情况下用理中法?

2、适用于建中法的脉象是什么?适用于理中法的脉象是什么?假如患者有外邪,应该用建中法,还是理中法?

3、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加砂仁,在什么情况下不宜加用砂仁?砂仁的功用是什么?

4、在什么情况下不宜加用黄芪?有的患者在使用黄芪后,为什么会出现嗓子干痛的现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四、桂苓术甘汤法

【组方】:

桂枝,术,茯苓(茯神,珠茯神),生楂肉,炙甘草,生姜,(淫羊霍)。

【歌诀】:

桂枝法加茯苓神,化气行水第一方;炮姜蒲黄治血尿,蓄尿菖蒲茱萸汤;

【法解】:

此法是在桂枝基本法的基础上,加用茯苓。

用桂枝开太阳之气,使气化宣通。云苓通入水泉,使水精之气上升于离宫,离火得助,相火安位。苍术引胃之水达脾,转入小肠,以入膀胱,并交太阳,阑魄两门无阻。炙草安脾土,奠后天,以接先天。生姜宣通神明,交达于三焦。此法之用:行水与化气流行,化源与运化不息;地气上而为云,天气下而为雨;肺能通条,脾能转输;太阳寒水环环相扣,天地交泰旋转自如。

【应用要点】:

此法作用为化气行水。心下逆满,气上冲心,起则头眩,脉滞(湿)、脉紧者可服。湿重,无汗者可用苍术;湿重,年老体弱易汗者,则用贡术。

注1:此法治血尿则加泡姜或生蒲黄。

注2:蓄尿加吴萸,石菖蒲。

注3:有燥气则加用油厚朴。

注4:茯苓(茯神),渗淡之品,平淡之性,利水、淋、蓄尿、尿血均可医。因其入肺入脾,肺能通条,脾能转输,其功皆在利小便,小便利则水行气化(此法之关键)。水湿停留则关节痛;水湿不运化则烦满;宿食(停食),则中宫阻塞而津液不生,津液不生乃口焦口干。以上诸疾皆小便不利所致,小便利,则诸疾可愈。

注5:茯苓,桂枝,贡术相合,宣化膀胱,上快胃口(吃饭香),凡沤渎壅塞可行,内通而外运。

注6:茯苓,姜同用,上下清澈而脏腑调合。

注7:茯苓,甘草同用,地气升,天气降,阴阳得理。

思考题:

1、在什么情况下用茯苓,什么情况下用茯神,什么情况下用硃茯神?三者之间有什么相同点与不同点?

2、什么情况下,临床上可以采用郑卢医学的硃茯神法?

3、此法为什么可以治疗蓄尿、血尿、腿肿、烦满、宿食、口焦、口干,其作用机理是什么?

4、出现什么脉象的情况下,可加用油厚朴?油厚朴的功用是什么?

5、为什么彭师在应用要点上说“脉滞,脉紧者可服”,如何理解滞脉和紧脉?湿滞与气滞有什么区别?怎样辨别?

五、祛外風鎮內風之法

【組方】:

桂枝,貢術,楂肉,天麻,炙甘草,生姜,(淫羊霍)。

【歌訣】:

桂枝法有基本方,桂枝術草楂肉姜;內外鎮風加天麻,太陽傷風降壓方。

【法解】:

此法是在桂枝基本法的基礎上,加用天麻。

以桂枝尖撥開太陽,使氣化得宣,引坎中之微陽布於三焦。生貢術崇土制水以伏火,使火能溫水,氣能上通。楂肉理脾胃,和五臟,而中樞運轉。天麻袪外風鎮內風之妙品,理肌腠,達網膜,鎮陽明,安頭風,使風不能內竄,助清陰以護清陽,正邪即不相爭。

凡脈浮,畏風,或脈浮緊,或左手脈沈取洪大,肝脈浮者,此為外風,或外風內風皆有之證。此法祛外風,鎮內風,並可穩定血壓,降血壓,頭昏可愈,凡太陽傷風癥皆可用之(《大醫火神師徒傳道錄》)。

【應用要點】:

註1:天麻,性溫,有鎮風之能。上達巔頂,下入水底(腎),中達心孔,鎮正陽(太陽證之邪),頭痛皆醫。

註2:天麻合桂枝,開太陽之氣,引壹陽(坎中壹陽)緣木上行,循心包,通肺竅,而大氣升舉。

註3:天麻合淫羊霍,扶正陽而雜邪乃祛。

註4:天麻合甘草,振中宮。

註5:天麻合姜,有安內攘外之效。

思考題:

1、楂肉加天麻為什麽可以降血壓?其作用機理是什麽?

2、在臨床中,若加用楂肉和天麻不但不降壓,反使血壓飈升,說明患者有什麽問題?臨床中如何據癥變法?

3、用天麻的脈象指征是什麽?當出現什麽樣的脈象後,就不能用天麻?

4、此法在什麽條件下,可酌情加淫羊藿?

六、祛痰潔重樓之法

【組方】:

桂枝,茅術,楂肉,法夏,石菖蒲,茯神,炙甘草,生姜,(酌情加淫羊霍)。

【歌訣】:

茯神法夏石菖蒲,袪痰化濁潔喉嚨。

【法解】:

此法在桂枝基本法的基礎上,加石菖蒲、法半夏、茯神。

用茯神鎮心宮而行水,使膻中無水之侵擾,膏肓能收能放,上與肺源相接,呼吸不亂,下與賁門相連,放納無錯。加菖蒲,撥開呼吸清陽道路,使心竅開放自然,膏肓之機即無壅塞。用茅術泄脾胃之濕,法半夏降膈中之凝,疏重樓而行汙濁,使脾胃通達。更與桂枝尖偕行,壹切凝滯汙穢之物,逐漸化歸下焦決瀆之處,膀胱氣機推行無阻。

【應用要點】:

註1:石菖蒲,生於水石之中,氣味辛,微溫微苦。通心竅,入水底而引微陽上升。

註2:石菖蒲得茯神,行濁水而升清;

註3:石菖蒲得法夏,疏重樓而行汙濁,清濁可分,哮喘可定。

註4:法夏,氣辛味溫而烈,法制氣則平(法夏,京半夏,姜半夏都是以法炮制),半夏有降逆之能,通沖之效,濃痰可消。

註5:法夏,桂枝,茅術同用,行水化氣,祛痰;

註6:法夏得石菖蒲,疏肺絡,清濁可分;

註7:法夏得茯神:氣化乃宣。

思考題:

1、在使用該法中,若患者又出現嗓子痛或癢,應該怎樣據癥變法,加用什麽藥?

2、若患者有深痰或陳痰,用此法還是咳不出,應該加用什麽藥?

3、在出現什麽脈象的情況下,宜先用非附桂法使患者將陳痰咳出來,之後才能用桂枝法?

七、祛肺寒助肺氣之法

【組方】:

桂枝,貢術,楂肉(小茴), 砂仁,石菖蒲,法夏,炙甘草,生姜。

【歌訣】:

桂枝綜合法更強,夏砂菖蒲全用上;夏砂菖蒲袪肺寒,天明地朗肺氣強。

【法解】:

此法在桂枝基本法的基礎上,加石菖蒲、法半夏、砂仁,彭師稱之為桂枝綜合法。

用桂枝尖撥開太陽,透達少陰。石菖蒲潔膻中、通心竅,入水底引微陽上升。法半夏降膈之逆,使脾胃通達,與石菖蒲,西砂仁偕行,上傳心神於肺宮,下引水精於肺胃,肺寒盡可袪,肺氣得其升,壹切凝滯汙穢之物,隨肺之肅降,漸漸化歸下焦決瀆之處,金生而水暖,水暖而木調,務期使膀胱之氣機推行無阻。

【應用要點】:

註1:胸悶,肺脈沈滯而緊,肺氣弱,或咳或不咳,均可用此法。

註2:砂仁,氣味辛溫而柔,理氣化痰,化精輸精,由上而下,由內而外,更能使精氣合五臟。

註3:砂仁,貢術,姜同用,通五臟,而肺、而腎、而心、而肝、而脾,皆可與營衛協合。

註4:砂仁得桂枝,引太陽(肺)入太陰(脾),通達於交匯處。

註5:砂仁得淫羊藿,可使陰陽攜行,精氣運化臟腑安和,而神氣泰然。

註6:細砂殼可以開上、中、下三膈。

註7:砂仁分三種:砂仁粒、帶殼砂仁,西砂殼。

思考題:

1、砂仁、法夏、石菖蒲聯合使用,為什麽可以袪肺寒?其作用機理是什麽?

2、如何判斷肺寒與肺熱,各有什麽脈象指征?

3、肺寒會不會引起發燒?什麽樣的肺熱不能用桂枝法?甚至下咽必死?

4、假如患者不需要化痰,在無痰可化的情況下,為什麽還可以用法夏與砂仁,菖蒲配合袪肺寒?法夏的作用機理是什麽?

5、砂仁粒、帶殼砂仁和砂殼,在桂枝法中的功用有什麽不同?

6、在什麽情況下該法中楂肉應換成茴香?

治濕疹皮疹之法

【組成】:

桂枝、茅術、小茴香、甘草、生姜。蛇床子、地膚子、香白芷、花椒、茯神(蒼耳子、陳艾)。

【方解】:

本法在桂枝基本法二(即疏肝醒脾法)基礎上(未用淫羊藿),加蛇床子、地膚子、香白芷、花椒、茯神。

蛇床子氣平味辛,引血潤燥,清肌腠中之燥濕,解皮膚之風癢。地膚子化皮膚中之垢濁,消肌腠中之凝瘀,開太陽、陽明通達之路。白芷辛香之品,入肺絡而通皮毛,化清中之濁,清陰中之穢,凡氣血中有留汙,瘀積肌表肌腠之滯,皆可化之。三者聯袂而用,開太陽陽明之道路,皮膚肌腠鬼門皆開,瘀滯肌表肌腠之邪濁汙穢,隨太陽而化之汗,隨陽明大腸降為便而出;借花椒之開通陰陽之性,但凡內外纖維之空穴之處,其邪氣汙濁均經其內服外洗而消之。更借茯神寧心神而導濕濁分化,壹切皮膚肌腠非常人之物皆能隨陰陽運行,漸漸化為烏有矣。

【應用要點】:

此法指皮疹、白屑風、濕疹及皮膚上生籽籽(痤瘡),周身發癢之病。病重者,或服數劑未愈者。可加用陳艾、蒼耳子。蒼耳子不用多服,易令人嘔吐或不適。甘草宜生用。

去濕通經治痹法

【組成】:

桂枝、茅術、小茴香、炙甘草、生姜、(淫羊藿)。威靈仙、羌活、松節、茯苓、全蔥。

【方解】:

本法在桂枝基本法二(即疏肝醒脾法)基礎上,加靈仙根、松節、羌活、茯苓、全蔥。

威靈仙以根最佳,微苦微辛,擅於通行十二經絡。與松節同用,骨節酸痛凝滯之病可解,筋脈之瘀痛可通。與羌活同用,化風濕之凝滯,脈調而筋暢,使氣血交流於肌腠之間。與茯苓合,分利水濕之力,通達於十二經絡內外,皆能使之隨陽行而陰化。再借全蔥,其青白相間,通經通絡,通達內外,宣清竅,化濁陰,使九竅無阻,百脈可調,肌腠網膜得其潤澤,五郁得化,並能導陰陽往來順利,使營衛氣血得調,唯助生生化化之機,壹切痹阻之邪氣,皆可隨其通導之性而化為烏有矣。

【應用要點】:

此法是治療風寒濕雜聚而為痹病的初始之法,爾後尚需附片、川烏等法,才能治痹病使之痊愈。根據病情,法中可加用生杜仲,廣臺烏、石楠藤、西砂仁,或益智仁。當脈緊裏寒而非太陽證外邪時,方可用此法,以免引邪入裏,反而加重病情。廣臺烏用於病疼痛,或體弱者不可用羌活者;四肢痛者加用石楠藤;腰、經絡傷痛者可用杜仲。

去瘀行血之法

【組成】:

桂枝、貢術、小茴香、炙甘草、生姜、淫羊藿。刺五加皮、川芎、茯神、西砂仁。

【方解】:

本法在桂枝基本法二(即疏肝醒脾法)基礎上,加刺五加皮、川芎、茯神、西砂仁。

刺五加皮微寒微酸,有治風痹之能,去寒凝之痛,有健步強身之效。川芎得金土最富,行氣化郁,通肌腠,達網膜,為內外通達之良品也。與五加皮合,血管得柔和,血脂可降,脈勁可緩。刺五加、川芎、茯神與砂仁合,正氣得納下歸正,汙濁隨陽行陰化而消,氣血暢行,神魂安寧,經脈柔和,氣血運行流暢,壹切都隨砂仁之納下而歸正,隨其升動而暢行,經絡氣血運行陰陽相隨,元陰元陽刻刻不離,土也,金也,水也,木也,火也,五行運化皆成輕車熟路,血脈暢通元阻,瘀血汙濁自無存留之機焉。

【應用要點】:

此法去瘀行血,對血管趨於硬化,血脂高,以及高血壓,局部皮下血瘀可用。其脈滯而勁。此法可加附片。

抽爻換象之法

【組成】:

桂枝尖、茅術、廣皮、炙甘草、生姜。淫羊藿。

【方解】:

此乃為麻黃湯法未用楂肉,加淫羊藿。

茅術與廣皮合,分濕濁,調金木,借桂枝升達之性、透達太陽之力,使邪氣從太陽皮毛而出,經潤後鬼門而解;與淫羊藿合,則開合有度,隨陰陽開合之性而動,使汗出不過,納不閉汗,自然皮毛與肺之呼吸相通,壹吸壹呼而開合皆可成自然之機動也。桂枝得淫羊藿,壹出壹入,壹開壹合,以引陽入陰,以宣陽而化陰,使內外宣通,陰陽協合,而營能守中,衛能護外,人身內外如壹,百脈暢調,周身舒達矣。

【應用要點】:

此方為元氣將復之際,寒氣閉寒毛竅,使營衛協和之機被阻,為風寒傷及太陽陽明之界限,借仲師桂枝法,協助太陽,撥轉肌腠,使太陽陽明轉輸有路,而營衛得以協和,寒邪可解,六氣可復。此際不宜攻伐,藉此協和營衛,引通去來,不必用桂枝全方。此為抽爻換象之妙法也。

化氣行水法

【組成】:

桂枝、茅術、茯神、炙甘草。棗仁、伏龍肝。

【方解】:

此法乃桂苓術甘湯法,加棗仁、伏龍肝

用桂枝開太陽之氣,使氣化宣通;茯神、棗仁使心脾瘀消而正扶,水土相合;伏龍肝、炙甘草火土相合,上下相通,氣血自然流暢;調通三焦,氣化乃行,四旁能運轉,以化氣行水。

【應用要點】:

此法主要應用水濕彌漫中上二焦,所引起的起則頭暈目眩,胃脘振水聲,心神不寧,納食不香等。

引通道路的先鋒之法

【組成】:

硃茯神、西砂仁、茅術、桂枝、炙甘草、生姜。秦歸、生蒲黃、杜仲、蔥白。

【方解】:

用硃茯神撥開膻中,打開意路,君乃得明,下乃得安。秦歸潤木清風,使風息而木靜。桂枝撥開太陽,砂仁納氣易入,陰陽乃能合和。茅術溫土燥濕,使桂枝、砂仁再助化源,濁陰易消,微陽易起。蒲黃化瘀分濁,杜仲導經絡,使精血容易導達,經絡得其柔潤。蔥白通脈道,氣血循行無阻。生姜撥通神明,下與相火相接,中宮得其溫暖,生化循環無間。甘草奠安中土,使運化通達四旁,陰陽之往來即成輕車熟路。是為引通道路之先鋒法也。

【應用要點】:

此法可以看成是硃茯神為君藥法,也可以看成為桂枝湯法加味而成。此法能使經絡順柔,氣血循環無阻,利於以後用藥。壹般用於血癥初始之時,包括吐血。

附:桂枝法系列歌訣

桂枝法系列歌訣之壹:

桂枝法有基本方,桂枝術草楂肉姜;

傷風有汗用貢術,傷寒無汗蒼術良;

蒼術配加生陳皮,盧門名曰麻黃湯;

貢術配加廣陳皮,無需發汗用此方;

流汗不止加淫羊,勾通陰陽功能強;

內外鎮風加天麻,又治傷風降壓良;

桂枝法系列歌訣之二:

基本法加茯苓神,化氣行水第壹方;

血尿炮姜或蒲黃,蓄尿菖蒲茱萸湯;

苓夏菖蒲祛痰濕,厚樸化燥嗓不癢;

蒼術配合骨碎補,牙齦腫痛消潰瘍;

肺燥咳嗽怎麽辦,貝母化燥紫菀幫;

夏砂菖蒲祛肺寒,天明地朗肺氣強;

桂枝法系列歌訣之三:

基本法加大麥芽,外邪脈緊建中湯;

砂仁白蔻來助陣,能納能化中宮強。

頭痛防風加天麻,再加白芷升清陽。

鼻炎過敏花辛夷,眼睛幹澀密蒙花。

茯苓官桂五靈脂,再加麥芽胃腸行。

桂枝綜合復法好,夏砂菖蒲都用上。

桂枝法系列歌訣之四:

桂枝法又基本方,楂肉換成小茴香。

肝腹疼痛吳茱萸,舒肝醒脾公丁香。

佛手青皮舒肝氣,肝氣郁滯廣郁金。

肝區痛甚玄胡索,破堅化凝最可行。

肝胃不和嘔吐逆,公丁藿香吳茱萸。

玄胡良姜菖蒲行,心腹急痛盡可去。

桂枝法系列歌訣之五:

月經腹痛脈緊滯,引血歸經法來治。

蒲黃青皮砂仁神,脈緊外邪法桂枝。

宮寒疼甚加吳萸,味道很苦利於病。

月經七八天不凈,再加杜仲續斷醫。

配加陳艾治崩漏,生姜炮姜全都用。

當歸桑螵隨癥加,女子月信病可清。

桂枝法系列歌訣之六:

帶癥陰癢氣味異,治療化濁法來主。

伴有外邪脈若緊,桂枝法裏祛濕凝。

桑螵配加烏賊骨,滋肝潤脾氣血行。

檀香潔臟又去汙,化精化氣水氣溫。

脈象有緊用砂仁,納氣歸臟又歸腎。

脈象不緊益智仁,著重納下最有神。

桂枝法系列歌訣之七:

肌腠皮膚有寒濕,滿臉痘痘長籽籽。

基本法中用蒼術,再加茯神香白芷。

肌腠有燥又隱疹,蛇床花椒地膚子。

酌加陳艾蒼耳子,多吃易吐要先知。

過敏通常是陽虛,桂枝法後加附子。

盧門此法太神奇,百發百中治籽籽。

桂枝法系列歌訣之八:

以上諸法各有功,桂枝法裏真好用;

桂枝法象壹個筐,諸藥諸病都能裝;

大法常法法中法,辨證對了才出方;

壹個禁忌三綱領,八不可汗要牢記;

桂枝法後加附子,進入桂附法領地;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