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老江来诊,诉腹泻半年,每日腹泻3-5次,西医诊断为慢性肠炎,说其遍服中西药皆无效,自谓怕冷明显,尤其腹部异常冰凉,大便常夹有不消化食物,我摸了摸他的大肚子,果然寒冷如冰,舌淡边印,脉软无力,这不妥妥的虚寒症?

于是我信心满满地开处了附子理中丸原方。

附子9克,党参15克,苍术15克,干姜9克,甘草9克。5贴

几日后复诊,告知初服有效,大便成型,再服乏效,问我开的啥方?我说是温阳散寒方,他说某老中医早开过类似方子,也是如此的效果,还吃过补脾益肠丸也乏效。我纳闷这明明就是虚寒,用附子理中丸为何不应?是不是得用些收涩的药物加进去以止泻,于是很自然地想到了桃花汤。于是开处附子理中汤合桃花汤,并加大苍术量以加强温中燥湿的力度。

附子9克,党参15克,苍术30克,干姜9克,甘草9克,赤石脂30克,粳米一小把。5贴,并许老江这次药物应该有效。

到了复诊的日子,老江却没有来,我没有留他的电话,便无法联系他问询情况,而大概一周后的某日我却意外撞见了捂着脸部的老江,我问他,上次服药如何了?他苦着脸说,还是腹泻不止,你瞧,腹泻还没有好清楚,这脸部又不知道咋的了灼热疼痛起来,这不还得去皮肤科看看。我说,你去皮肤科看过后,转过来我再帮你诊诊脉如何?他仍是苦着脸,小声地应和了声可以。

我心中顿时疑窦丛生,为何加了固涩的桃花汤还是没有效果?正想着,老江来了,他说皮肤科说是得了带状疱疹,说这病麻烦得赶紧治,不然留下了后遗症就麻烦大了去了。我脑袋突然机灵了一下,这不是乌梅丸证么?马上给老江开了一副乌梅汤。方用乌梅30克,细辛5克,肉桂9克,黄连5克,黄柏10克,当归10克,花椒10克,党参10克,附子9克,干姜9克。叮嘱加适量蜂蜜,大米同煎。3贴

老江看着我的神情,没吭声,那脸色分明在说,这傻小子抽什么风,开个方激动个啥劲?我反复叮嘱他一定要来复诊。

3日后我盼星星盼月亮的老江终于现身了,他说药挺难吃,不过似乎有效,这三日大便成型,一天1-2次的排便次数,但不知道效果会不会像之前那样反复就是了。我说你再服3贴看看,见他没反对的意见,就按上次的剂量又开了3贴,并邀约其再复诊。

等了一周多,没等到老江来复诊,倒是等到了她的亲妹妹,我还没开口问询老江病情,她便抢先说是她哥让她来找我,说相信我一定能治好她,啥病呢?顽固性睡眠、焦虑症,此为后话了。老江妹妹说她哥上次的药极有效果,一共就吃了6贴,腹泻便止,特意停药一周观察,腹泻未再发生,老江喜出望外,逢人便说此事之奇,故特推荐其妹来诊,听到这里我才松了一口气,内心感叹老江的“狡猾”。

乌梅丸条文本有“久泻”,此方用于上热下寒的慢性疾病,尤其是多次手术后呈现的寒热错杂虚实胶结难解的情况往往效果明显。而此案一开始之所以没有使用该方,或是患者的倾诉或是医者问询中,并没有抓到上热的证据,而两次用药后出现的面部疱疹,是否可以理解为一个人工造成的上火症状,加上久泻,乌梅丸便呼之而出了。此案有效,看似偶然,实则也是方证对应的结果。

作者:许俊祥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