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医学中的肠功能紊乱、慢性肠炎、过敏性结肠炎、溃疡性结肠炎、肠结核等症,迁延不已,为中医之“肝泄”,多起于情志不遂,肝木肆张,横克脾土,调治颇难。

其证以腹痛即泻,泻后痛减,脉弦苔薄为主,每因郁怒而症情加剧为特征。

方书多主以痛泻要方,病浅者往往应手可瘥,稽久者投之少效。

上海顾丕荣主任医师治疗此病素有经验。

认为本病病在脾而关乎肝,肝之性,体阴而用阳,厥阴为阴尽阳始,病多寒热夹杂。

因此论治“肝泄”,轻者可用痛泻要方以扶土抑木。

倘阳气郁伏较深,肝木无由疏达,出现腹痛特甚,泄利不畅,脉两关沉弦,当取四逆散加薤白,以透达郁阳,畅气泄浊;

如用上法而不愈者,再加戊己丸寒热并用,偏寒者吴萸重用,偏热者黄连加量。

若迁延日久,腹部冷痛而泻下黄臭,舌燥口苦,苔黄腻,脉候左右不调,温药无效,清药乏验,升阳药不知,固涩剂无制者,可用《医学图书集成·泄泻门》所载换肠丸(乌梅、黄连、黄柏、干姜、附子、艾叶、甘草)。

此方系从仲景乌梅丸衍化而成,全方集苦酸辛甘,性味温凉升降,俾郁邪能透,伏邪可清,肝木之有余得挫,脾肾之不足见彰,则积年肝泄,可告蠲除。

若病系肠结核者,加煅牡蛎、夏枯草,以软坚散结;

溃疡性结肠炎者,加薏苡附子败酱散,以治肠内有脓疡;

红白冻相杂者,加人参樗根散,以燥湿涩肠;红冻为主者,加阿胶、当归,以和营止血;白冻为主者,加生薏仁、白花蛇舌草,以清肠排脓。

顾氏使用本方,俟痛平而泻去六七,乃转手而从本图治,审证察因,或以参苓白术散甘平养脾,或以脾肾双补丸煦火崇土,或以傅青主阴虚下陷方益阴扶脾,并嘱以食养,怡情畅怀,以尽全功,而杜复发。

本文选摘自《名中医治病绝招续编》,卢祥之编著。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