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张驰,男,1985年出生,籍贯吉林省长春市,民革党员。长春中医药大学伤寒教研室教师,民革党吉林省直中医药支部支委,颐仁青年中医会理事,世界中医联合会青年中医培养工作委员会理事,中华中医药学会仲景学术传承与创新联盟理事。

2005年就读长春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学专业,同年师承昆仑医宗沈谦益先生,传承孙真人一脉四部九家学术。研究生攻读长春中医药大学伤寒教研室王军教授硕士,参研《伤寒论》教法。2013年留校任教。

著有《新刊四海同春疏注》(学苑出版社,2012),《中医五运六气全书》(世界出版集团,2013),《伤寒论钱塘章句疏要》(学苑出版社,2017)。主持吉林省中医药管理局委托课题:“伤寒气化学派理论传承与研究”(2016结题,项目编号:2014-wt2)

自2011年初于长春中医药大学传统诊疗中心出诊,临床关注方向:经方的免疫疾病治疗,如恶性肿瘤、系统性红斑狼疮、强直性脊柱炎、支气管哮喘、肾病综合征等。临床效果获得患者较广泛的好评。

瘟疫小识浅注

张驰 2020年2月20日讲于北京中医医院皮肤科聚友群

一、开 场

各位聚友会的老师、同仁,大家好,本人张驰,现任长春中医药大学伤寒教研室教师,家师沈谦益先生。非常荣幸,受我们群主的邀请,讲一讲之前家师作的一篇文章《瘟疫小识》(点击阅读),这篇文章字句稍显晦涩,本人将对其中的内涵就我个人的一些理解和体会,做一点自己的发挥,也就称为浅注。

在这次交流之中,我将主要就这篇小文探讨三个问题:第一,时疫和疫疠之间的区别;第二,疫疠的来路;第三,疫疠的去路。

二、时疫和疫疠之间的区别

人本时空内外

现在谈第一个问题,也就是时疫和疫疠之间有什么区别?其实二者之间的区别是很明确的,也很简单。家师用了一个“人本时空内外”来划分时疫和疫疠,简单地说,人本时空之内称之为时疫,而人本时空之外称之为疫疠。

其实说到这儿,很多同仁可能听起来觉得不太容易理解,什么是“人本时空”?实际上,古人其实早就有这个概念,只是不这么称呼。我简单带一下,在古人的话,它通常以九野来讲这个东西。我说得更简单一点,人本时空之内外,什么是内?什么是外?以我来作为立极,(我)就称之为内,那如果是以对方来立极,(我)就称之为外。时下打一个非常简单的比方,比如说人类和蝙蝠,如果以人类来作为立脚点,以人为本的时候,以我们这个为时空,蝙蝠就称为时空之外。如果反过来,以蝙蝠来界定立极的点,人就变成了外。所以我们讲以内、以外二者之间,互为杂气,人在蝙蝠看来是一个杂气,倒过来,蝙蝠在人看来也是一个杂气,不是阴阳五行之中的正气。说得再通俗一点,新冠病毒对人来说是杂气,但是对蝙蝠来说反而是正气,是无害的。

那么以人本时空为立极,也就是以内来看,通常时疫是怎么产生的?其实无非是天地自然的六气偏颇化为六淫,人感而为病。这个就是人本时空之内的时疫的概念。那如果是我们以外,比方说蝙蝠身上,或者过去旱獭身上发现的鼠疫,这种疫疠则是在人本时空以外的五毒,这个东西是一种杂气,人感而为病。这就是所谓的时疫、疫疠二者之别。

无论是以内还是以外,其实我们说两者互为杂气。既然互为杂气,那么理虽然是分开的,但是我们是可以用一套方法来处理的,称之为“理分而用合”。因此说,我们中医对治一些比较新的病毒,有没有办法?可不可以治?从理分而用合这一个角度,我们可以非常肯定地说,古方是可以治今病的。

六气主客之偏与三年化疫

我们以人为本,以内通常探讨的是人本之偏,以外则是外之杂气。在以内论的时候,我们不说外在的五毒,讲的只是六淫。六淫是什么?无非六气主客之偏。以外论的时候,则有一个概念与之不同,外来的杂气是怎么干扰和影响人的?实际上我们有一个专有名词,称之为“三年化疫”。

谈到这儿,有一个比较敏感但是又不得不讲的问题了,就是很多时候五运六气到底能不能预测?五运六气说得准不准?这个其实大家各持己见。我说说个人的观点,其实五运六气是可用的,但是它不是一个非常机械的东西。我的师父沈先生也经常讲,如果你非要用现有五运六气理论去测一个东西,那实际上它是有一定准确率的,但是也不会特别高,大概百分之六七十。

那冒犯一点说,咱们扔钢蹦也能有百分之五十的准确率。这话其实也是非常有道理的。但为什么准确率还存在误差,原因就在于运气式盘表述的只是内时空六气主客之偏,没有包含外时空的问题。既然内表述内时空六气主客,那么当外时空发动,则预测会有失准的假象。古人讲“六合之外存而不论”,并非说不存在,只是不再考虑。我本人在临证的时候负责任讲,任何一个患者者离不开五运六气,不是不好用,而是学术有界限。所以说我们从学理上一定要把它明确,化疫是怎么回事。

这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在这儿的话我也就谈一谈个人的观点。实际上,大家往往把两个概念弄混淆了,就是所谓六淫主客气之偏,其实与失政克入之杂气,也就是所谓《内经》上讲的三年化疫,二者之间其实是有不同的。这个问题现在我们学理上经常搞乱。比如说很多人认为己亥之年,甲己化土,土运不及了,巳亥为厥阴风木,风木又很旺,木克土,说今年这个五运六气是有问题的。没错,这是有问题,但它只是六气主客之偏,并非等同于三年化疫。这是两个概念,我们一定要把它分清楚。六气主客之偏,仅仅能造成时疫,而非瘟疫。

当我们谈到瘟疫的时候,就不仅仅是六气主客之偏的问题了,一定具备这么几个问题。当然,首先是要出现六淫主客运气的偏差,这是第一个前提。第二个前提,同时它要出现一件事儿,也就是在三年前的时候司天司地之气要发生一个失政的问题,造成了杂气的克入,这个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要素。

在这儿有这么一个名词,所谓“司天司地失政”,讲到这儿可能有同仁觉得这个是不是又有一个新名词?其实不是,古人就有这个概念。司地是什么?大约等同于我们讲的在泉。但是为什么在这儿我不用在泉?简单解释一下,在泉主要是讲的六气主客中间的一个位的概念,它是一个位置,司地跟在泉是同位,但是司天司地要强调的是谁掌政的问题,也就是司天是在上的主气掌政,司地是在下的主气掌政,所以司地的范围比在泉要大一些。

当某一年司天或者司地失政之后,会产生什么问题?用古人的话来说,也就是在《素问·刺法论》之中讲的,很简单,所谓刚柔失守。一旦刚柔失守之后,《素问·刺法论》有这么十二个字,“升降不前,气交有变,即成暴郁”。实际上《素问·刺法论》,包括《素问·本病论》,都是反来覆去地在讲这一个概念,从不同的角度来说这一个概念的问题。

在这儿再说一下,所谓刚柔失守、升降不前,讲的是什么?其实非常简单,无非一个是地气不升,一个是天气不降,这个在《素问·刺法论》之中其实说的已经非常明确了。一开始岐伯就说了一个问题,“升之不前,即有甚凶也。木欲升,而天柱窒抑之”,这就把问题已经都讲清了,后面余者仿此,其实都是这么一个问题。所谓木要升,但是有人把它克下来了,是谁?叫天柱。其实大家仔细看一下,就会发现一个问题,我一开始讲的这个九野的概念,在这儿就出来了。这里头借用了九星之说,所谓蓬任冲辅英芮柱心禽,这是一个简称,实际上它是天蓬、天任、天冲、天辅、天英、天芮、天柱、天心、天禽。天禽居于中宫,也就是居于五宫,一般来说它本身是不受邪的,以坤二宫代之,二五同宫,这个概念简单带一下。我们现在讲的天柱,它是相当于这个兑七宫,就是所谓的金位,所以木要升,但是金位太过,就把它刑下来了,木就没升上去。《素问·刺法论》后面又讲了一个这样的问题,“木欲降,而地晶窒抑之”,这个后头余者仿此,道理都差不多,这里涉及到了八方的概念。

在这儿简单的就说一下,升降不前无非是天气不降、地气不升,那么天气不降、地气不升之后,会发生什么?“气交有变,即成暴郁”。其实在这儿所谓天地人三元的概念就出来了,一个天,一个地,二者气交有变之后,变成了郁。郁是什么?人也。“郁者,人也”,这个我们到后头还会说。

在三年前发生了刚柔失守之后,我们说会有这个问题——三年化疫。什么叫三年化疫?这个还要强调一下,三者其实是克入之意,所谓逢三则克,就像三年前的时候,丁酉年丁壬化木对吧?木本身跟这个己亥年甲己化土是克的,所以就是三年克入。这个很简单,在当代的五运六气学说之中已经大家都很纯熟了,不用我过多的说。但是它这个克入是有规律的,不是乱入的,要由间气而入。我们通常讲六气,司天在泉大家都比较重视,所谓南北政也都用这个,但是很多同仁或多或少会对四间气有一点忽视。其实这个三年化疫的克入就是由间气而入,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概念。

为什么说这个问题?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刚才给大家说这个事儿——化疫要具备两个条件:第一,它本身的六气主客运气要出现偏差;第二,还要有三年化疫的这个司天司地的失政,这两个都得具备。为什么这么讲?有的时候光有病毒,如果六气主客不发生偏差,邪气没法由间气通过,这个时候瘟疫是不会发生的。打一个简单的比方,比如说我们大家众所周知,SARS病毒在2003年结束之后,后面又发生过三次的泄露,当然,规模比较小,也没有造成比较大的瘟疫。原因很简单,就是虽有杂气的产生,但是当年的这个六气主客之偏并不支持它的通行,所以这个瘟疫它就起不来。这就是所谓三年化疫的“三”字的意思,三者是克入之意也,它说的是所谓周天内核外在的一个序列。

三年化疫的“化”字,在这儿也一定要解释一下,这个字非常重要。化是什么意思?我们看《内经》讲得很清楚了,化者物之生也,并不是说平白无故坐那儿,它就自己转化了,是有那么个东西生成出来的。怎么生成?也就是我们刚才说的,三年前这个由间气克入的杂气,由外而入,入而化,这个全称解释下来,就叫三年化疫。

说到这儿,时疫和疫疠的区别,我也就交代清楚了,一个是人本时空之内的六气的变化偏颇,一个是要延伸到以外的杂气克入,它克入的前提条件也是六气主客本身要出现偏差,所以我们说六气主客是疫疠的条件,但不是必然的原因。这个二者的先后、因果和本末,我们一定要首先建立起来,由此我们就可以推导出来一个认识论,疫疠这个东西是怎么来的。

三、疫疠的来路

当然,谈到这儿其实避免不了的要谈到很多传统的概念,这里头请允许我用古人太易太玄的这个体系把它理顺一下。所谓太易,是什么东西?其实很简单,我们说二进制阴阳,所谓水火阴阳之征兆,左右阴阳之道路,就是以二为进制,这个我们称之为太易。

气立神机别伤寒温病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说伤寒有五,其中伤寒和温病,它们是寒热相对待的。二者的区别,在家师的《瘟疫小识》这篇文章中有这么一个描述,伤寒是什么?由外而内称之为伤寒。温病是什么?由内而发称之为温病。但是这么一说,很多同道觉得有困惑,伤寒、温病不都为外感吗?这个就是很多概念要把它理清,这个内外不是外感和内伤的意思,我们把它说的再确切一点,就是所谓的气立和神机。《内经》所讲,“根于中者,命曰神机,神去则机息;根于外者,命日气立,气止则化绝”,二者其实在《内经》之中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伤寒是由气立发病,受寒邪之影响气立发病,气立为病累及到神机的时候,这就是伤寒的全过程。温病反之,一定是由神机先病,神机病最后累及到气立的时候,这就是温病演化的一个全过程。

连带着说一点,在自然界之中,我们都知道温则上升、寒则下降,寒容易向下走,人身手在上、足在下,所以我们说伤寒传足。足太阳膀胱之经,本气为太阳寒水,水本身容易克火,所以说我们通常讲伤寒的发病是什么?从本气来说,无非是阳气被寒邪越来越损耗,寒邪越来越盛,阳气越来越虚弱的一个过程。伤寒的治疗也无非是反之,就是阳气要越来越旺盛,阳气越来越充沛,寒邪要把它越来越清除掉。简单点概括,无非它的发病就是由阳入阴的过程,治疗就是一个由阴转阳的过程。温病跟伤寒反之,古人讲温邪上受,为什么?因为本身我们讲温升而上。那为什么是手太阴肺?很简单,因为温病本身为火,火就能克金。所以叶天士先生当年一开篇就讲,温邪上受,首先犯肺,逆传心包。当然,这个跟我们今天说的话题跑得有点远,我们拉回来,说这个神机和气立的关系,二者之间一内一外,古人就是从这个角度去看的。

病疫分治

太易,我们解释了,那么太玄是什么?太易为二,太玄则为三,这是古人的二三之学。三,最大的一个概念,所谓天地人,三者之间是有一个非常有机的一个关系的。说到这儿,再次产生了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就是所谓病和疫二者之间其实是需要分治的,病和疫有所不同。

在这儿简单地说一说病疫分治。病的特点是每个人都不一样,所以我们中医经常也会讲到辨证论治,就是因为人和人个体之间是有差异的。但是疫则不同,治疫的时候最重要的眼目是要把它所谓的共同点找出来,把它抓住、把它解决,这个时候就需要太玄体系。

古人治疫是这样弄的,把构成天地人结构的这个生成发病的要素,也就是它的来路搞清楚,比如说三个来路,我不用非要把它三个来路全都解决,只要专一解决其中任何一个,这个东西也就不能成立了。所以家师个时候说过一句话,一人一方治瘟疫其实比较简单,万人一方治瘟疫比较难。有的同仁跟我交流,觉得这个想不清楚,后来我跟朋友说一个问题,大家往往有的时候进入到一个误区里,所谓万人一方难,是难不是不对,难只是我们还没找到方法,难和错这是两个概念。在这儿我不是否认一人一方,一人一方绝对是特别好的,但是因为疫疠有一个共同点,那么我们操作的时候就要首先抓这个,用万人一方,用了之后,个别的人会从万人一方之中凸显出来,这个时候我们很多有学识的老师就要用一人一方的方法去逐个解决,用古人的话来说,这叫好钢使到刀刃上。

从天地人考究

那么治疫的时候,我们首先就是要有一个万人一方,而且还是非常准确的万人一方,把疫疠的来路拆解出来,这套东西就要依赖体系中的天地人。古人认知疫疠是从天地人的角度,考究三个核心要素,在天的时候往往要考究一个寒的问题,在地往往要考究一个湿的问题,而在人要考究一个郁的问题,也就是所谓郁滞的问题。这三者合一,才能够为疫疠的流行提供基础,拆掉任何一个,疫疠都流行不起来。这三者之间虽然有所不同,但是通体不能离开这一个“郁”字,甚至古人也有一个老说法,所谓“无郁不成温”。说到这儿,我想起了一个事儿。前两天我的一个好朋友跟我讲,他家的老人过去认识这么一个老爷子,当时因为东北大鼠疫,全村的人得病死了很多,但是这个老人后来活到了解放以后,高寿。他当时是干什么工作?就是收尸人,鼠疫病死的这些人都是由他一个一个去收尸,然后给这些人料理善后,在那场鼠疫里头他并没有感染。像这样的人当时岂止他一个?所以这个事情不得不让我们想,这个郁和滞是否是导致疫疠之气能落到人身上的一个主要原因呢?

回到当下,我们说现在这个疫疠,它主要的一个状态,是怎么回事?实际上顾植山老已经分析得非常精到了,告诉大家这是一个木疠为主的。但是我们回到这个司天司地的概念,所谓地气不升则为疠,天气不降则为疫,这次实际上是以木疠为主,就是三年前司地失政地气不升,但是光有这个不成疫疠,与此同时要清楚郁为本源。这一次新冠病毒的发病,大家无论是从前线传来的大量资料,还是实际上操作治疗这个疾病,都总结出一些共同点。当然,大家也各有各的看法,存在一些学术争议,有的同道认为是以寒为主,有的同道认为以温甚至以燥为主。对于这个问题,我个人是这么看的,实际从学术上还要以湿郁为本,寒热为两端,湿郁在里面的时候,那么自然寒和热都会出现。比如湿郁阳气受阻,阳不足的时候,则必然现出一派之寒象,阳郁化热,马上就要变成一个温热之象,这是都会出现的。以我在早期接手的五个武汉当地的发热患者为例,其中有三人就是以高热为特点,另外有两人是以寒象和虚象为特点,但是他们都是以湿郁为本。甚至在这个里头,我们还要看到一个问题,就是它依然会化燥,所谓郁能化湿,而湿本身就能化燥。从气化上来说,湿本身为太阴,太阴之上,湿气治之,中见阳明。湿久了之后,那么自然水液不得不化而成燥,这个也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

四、疫疠的去路

那么,我们怎么能把这个病解决?这也就是所谓的疫疠之去路的问题。我们既然能够知道疫疠天地人三才的结构,那么我们就把这三条腿拆掉,那么这个东西也就没了,所谓截断三才一统之正气邪化,把它正气邪化的这个问题都解决。

第一条腿,从天的这个角度,怎么解决?我们刚才讲过一个问题,六气主客是三年化疫的一个必备条件,因此天之气为寒,那么以寒燥立脚就可以去其羽翼。我们师门之前设了一套治疫方法,其中有一个神应散,太阳寒水之本气为寒,标阳化热,那么专以此方解决发给。把这个天地人其中的天这个腿就把它去掉了。1月29日当晚我到农安县的时候,有位武汉朋友J微信和我求助,他和岳父、小孩三口人住在一起。岳父肺癌术后,白天突然发热,他自己感觉连续几天乏力,原以为没休息好,到晚上也开始发热,小孩子半岁,莫名其妙的连续哭闹。先给小孩用了普济一线的思路,另两人用神应散。第二天早晨,告诉二人昨夜一度烧到四十度,现均已退热。三天后二人已痊愈,后来有个武汉市内的朋友又出现同样高热,J直接把方给他,也在十二小时退热,三天左右痊愈。这张方在不同地区又治疗了不少疫气发热患者,效果都很好。在农安县治了一位从广西返乡患者,连日发热咳嗽,CT见较淡斑片状模糊影,多发性微小结节,服药当日退热,三天后同一台CT只说了一句“心肺膈未见明显实质性病灶”。

第二条腿,也就是从地的这个角度,我们说地以湿为立脚,那么把湿气卸掉,实际上这个疠气本身存不住,那么这个问题也就解决了。大家可以发现一个问题,这一次新冠病毒感染肺炎的患者,新闻里头说尸体解剖发现肺内有大量痰湿,我在治新冠肺炎患者的时候,实际上就是用药之后让病人每天要腹泻,当然这个腹泻跟他得病的那种腹泻是不一样的,为什么?用药之后的那个腹泻,大便的颜色会有类似于黑绿色,非常秽浊的这个特点。那么随着病人大便颜色的改变,人就越来越向好,实际上这就是把在地之湿把它去掉,那么这个湿去掉之后,病人肺里那些痰湿也就拿掉了,这个病也就没有了基础,那么第二条腿也就被我们拆掉了。家师在治疫方案里头有一个普济一线方,就是以在地的这个湿为立脚。湿郁还有另一特点,也就是邪易从寒化而传三阴,这时候就要以普济二线方为主,即《苏沈良方》所载圣散子方。这张方我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往往是不发热的时候,效果是不错的。尤其是对于腹泻,包括肺实变,效果很显著。我治疗了两位汉口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的患者,一开始住院没排上队,所以只能居家纯中医治疗。起初神应散一日退热,后转为圣散子。今天去医院(两次咽拭子核酸已呈阴性),医生看了两人十天左右三次CT,告诉他们这药效果很不可思议,要坚持吃,其他什么也不用干了。

古人治疫,当然天地人三条腿一条不能差,那么在人这条腿也要把它拿掉。前面我们说了,无郁不作温,在人这儿有一个“郁”字,那么对应的拆解之法就是发郁通滞。家师在治疫方案里头设有避瘟香囊,实际上我们古代的避瘟香囊是可以解郁的。家师还撰写了一篇文章,从银翘散的角度说这个事情,其实就是发郁通滞的意思。很多人看见银翘散就直观想到寒热,这没有错,但一个“通”字,却鲜有人识。用姜附以润,用石膏以温,皆在一通字,叶氏论中已指明。发郁通滞,则疫疠很难落身。

我刚才讲了天地人三元的这个特点,那么天以燥寒立脚治以神应散方,地以湿立脚治以普济一线方和普济二线,人以郁为立脚治以避瘟香囊,这个时候瘟疫自然而然很难招落到人的身上。与此同时,还有两个方法可以加强:第一,在家师这套治疫方案之中有一个净秽散,用那么十二种药煎煮后喷洒消杀,它可以干什么?实际上可以让正气通行于三界,那么正气流通之后,自然而然邪正两安;第二,除了这个净秽散,家师后来又拿出一张方,救急方正元散,它能够干什么用?实际上正气邪化之后,人的这个窍就内闭了,我们刚才讲过一个气立和神机,这里引申一下,气立就是所谓人的气脉,神机就是人的这个关窍,那么关窍闭塞之后,以正元散流通关窍。那么这天地人三张方,加上一个能通行正气的,一个能开邪闭之窍的,这五个方法整合到一起就是一个套路,也就是所谓的万人一方,把它总结下来,无非是“正气流行,邪气安化,三才通利,正邪两安”。

补充一个小小的概念,前面讲的时候略过去了,所谓这个人本时空内外互为杂气,它其实还有一个引申的意思,也就是说白了新冠病毒是我们人本时空以外的东西,来自于蝙蝠,那么它实际上在蝙蝠身上就属于正气,而在我们身上才是邪气。倒过来,也是一样的。因此,我们不说怎么去杀邪,我们是叫正邪两安,让邪气该回哪儿就回到哪儿,用现在一句常说的话,叫所谓“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就是这么一个概念。

五、农安县治疫实践

这次经我们大学组织上的安排,本人非常荣幸的接受了一个任务,也就是我们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的防疫工作,整个农安县防疫工作就是按照我刚刚说的家师的这套方案实施的,由我负责具体调度,那么在这个过程中现在也都很平安,到现在为止,非常可喜的是没有任何一例确诊病例,包括疑似病例也都没有。虽然结果是这样,但是不代表它的防疫工作很轻松,因为从发生疫情之后,据准确数字统计,小小的农安县,从湖北归来有700多人,从武汉归来有518人,这个数字是比较准确的。下面我就简单说一下具体情况。

我们中医药大学是受农安县人民政府的邀请,在疫情爆发之后,农安县人民政府正式给我们出了邀请函,由我们校长直接带队组成专家团过去治疫。我们到农安县的时候,当天晚上时间已经很晚了,但是当地的政府,包括卫生部门、公安部门的负责的领导,亲自带队迎接我们专家团,之后也是亲自负责配合我们后续的工作开展,基本上当地县政府、卫生系统、公安系统都给我们中医开绿灯。

第一天专家团在传染病医院接诊了几个从武汉归来的发热患者,第二天我们其他的专家回返,由我在农安县主持后续的工作。那么在后续工作之中,我就运用了所有以上介绍的家师治疫方案的那些方法,综合应用大概700多人,我们普遍的给他们用普及一线方,每人连续给药十四天,之后有发热的重点治疗。当时在农安县传染病医院有两个湖北归来的发热患者,还没有出潜伏期,当时也不知道结果,那么我就第一时间过去给他们出方,用了药之后都在一天之内退热,三天之内所有症状都正常了,然后也就出院了。其中有一位患者(黄冈回返,发热39摄氏度)昨晚通过传染病医院联系到我,想求这张备用。自称在医院的药是吃过所有退烧药见效最快的,想留着备用。上次发烧是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也是39摄氏度左右,在医院打了三天针,一天7瓶都没退烧,这次发烧一天就退烧了而且还没复发。我翻了一下记录——普济一线方加黄芩、石膏。

与此同时,我们的这个避瘟香囊直接做成了避瘟油,给我们中医院,包括传染病医院的医护人员大量的发放。净秽散是直接在中医院煎煮后喷洒,包括传染病医院也把我这个方子直接拿走,就是跟咱们西医的这个消杀方式一起用的。在传染病医院,西医的消杀方法是必须要用的,因为咱们也有相关的传染病法,根据规定不能逾越,但是客观地讲,咱们中药的消杀方,对方的医生是非常积极的在用,而且据大家反映,用完了之后由于走廊里头有中药的味儿,这个味道让人心情比较愉悦,把那种紧张的情绪一下就放松了。

在这儿我也补充说明一下,就是这个所谓的中药消杀方净秽散,以及我们用的避瘟香囊,它发郁通滞可以防瘟,同时还有两大优势,这个是我在农安县整个防疫过程中都在应用的。第一个优势,就是经过这个净秽散喷洒后,相对来说这个范围内人群,你观察他们的气脉,都会转为安和,状态很好。第二个优势,就是前面提到的,无论是香囊的芳香,还是净秽散的喷洒,都会有一个解郁的作用。对于这个郁证,我个人的印象是非常深的,当时在传染病医院的隔离间里面,也有其他的留观人员,就出现了比较普遍的情绪躁动的现象,这个时候就要有我们的医护人员身着防护服进去,进行安慰和劝导。而且不但是患者这边情绪比较紧张焦虑,当时我在传染病院的时候,距离我一米远就有一位女医生突然倒在地上,当时大家很紧张,认为是不是低血糖或者什么问题。但是我看了脉象之后,发现居然是由于郁证,也就是情绪紧张引起来的。我当时一说,她的同伴就非常赞同,说这个同志确实焦虑情绪极强。那么实际上医患二者都可以用我们中药净秽消杀的办法,包括香囊的办法,不光可以防瘟,也可以解决情绪焦虑的问题。

前两天,新华社的记者去农安县采访当地相关的领导,之后就问一个问题,说你们怎么能够证明中药在这次防疫是有效的?领导也很硬气,说我们这儿回来700多人,你说不可能没有出现密切接触者吧?但是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例发病,那么这个就是证明。这是对中医的肯定,也是对家师这套治疫方案实践的肯定。

六、结 语

截止到这儿,本人对时疫、疫疠的认识,包括对这次新冠病毒的一点点浅见,就给大家分享到这里了。非常感谢群主的盛情邀请,以及每位同仁的聆听。如果有什么问题,希望大家多多提出交流意见,多多斧正,促进我的提高。谢谢大家。

本文根据张驰老师2020年2月20日在北京中医医院皮肤科聚友群的讲座录音整理,作者/张驰,整理校对/陈剑城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