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很多同行在临床中使用效果很好,应用也相对广泛。那么我们来看看这个简单又好用的方剂。

这个方子就是资生汤,立方者张锡纯,我们知道开中医院的第一人,一个把中医的内容吃透的医家。那么资生汤张锡纯是怎么吃透的呢?

【功用】补脾健胃,润肺止咳。

【主治】劳瘵羸弱已甚,饮食减少,喘促咳嗽,身热,脉虚数者。亦治女子血枯经闭。

【药方】生山药50g(一两) 玄参15g(五钱) 白术9g(三钱) 生鸡内金6g(二钱,捣碎) 牛蒡子9g(三钱,炒,捣)这几味药组成。热甚者 加生地黄五六钱。

张锡纯在书中,是这么说资生汤的,“治劳瘵羸弱已甚,饮食减少,喘促咳嗽,身热脉虚数者。亦治女子血枯不月”。可见简单的理解这个方可以治咳嗽,疲劳,发热,甚至是女子的月经不调等,只要有脾胃虚弱,这个就用得上了,所以用得很广泛。

我们慢慢来解读,在方解中提到:“《易》有之‘至哉坤元,万物资生’,言土德能生万物也。为什么叫资生汤,我们在易经有说,能量足,万物生长。所以可见这个资生汤首先是补充能量的,不是很多人的一般理解,资生汤只是治咳嗽的。

脾为后天之本,能资生一身。脾胃健壮,多能消化饮食,则全身自然健壮,何曾见有多饮多食,而病劳瘵者哉?

《内经》阴阳别论曰:“二阳之病发心脾,有不得隐曲,在女子为不月,其传为风消,其传为息贲者,死不治。”

然医者以活人为心,病证之危险,虽至极点,犹当于无可挽回之中,尽心设法以挽回之。而其挽回之法,仍当遵二阳之病发心脾之旨。戒病者淡泊寡欲,以养其心,而复善于补助其脾胃,使饮食渐渐加多,其身体自渐渐复原。

如此汤用于术以健脾之阳,脾土健壮,自能助胃。

山药以滋胃之阴,胃汁充足,自能纳食(胃化食赖有酸汁)。特是脾为统血之脏,《内经》谓“血生脾”,盖谓脾系血液结成,故中多函血。西人亦谓脾中多回血管,为血汇萃之所。此证因心思拂郁,心血不能调畅,脾中血管遂多闭塞 ,或如烂炙,或成丝膜,此脾病之由。而脾与胃相助为理,一气贯通,脏病不能助腑,亦即胃不能纳食之由也。

鸡内金为鸡之脾胃,中有瓷、石、铜、铁,皆能消化,其善化有形郁积可知。且其性甚和平,兼有以脾胃补脾胃之妙,故能助健补脾胃之药,特立奇功,迥非他药所能及也。方中以此三味为不可挪移之品。

玄参《神农本草经》谓其微寒,善治女子产乳余疾,且其味甘胜于苦,不至寒凉伤脾胃可知,故用之以去上焦之浮热,即以退周身之烧热;且其色黑多液,《神农本草经》又谓能补肾气,故以治劳瘵之阴虚者尤宜也。

牛蒡子体滑气香,能润肺又能利肺,与山药、玄参并用,大能止嗽定喘,以成安肺之功,故加之以为佐使也。地黄生用,其凉血退热之功,诚优于玄参。西人谓其中含铁质,人之血中,又实有铁锈。地黄之善退热者,不但以其能凉血滋阴,实有以铁补铁之妙,使血液充足,而蒸热自退也。又劳瘵之热,大抵因真阴亏损,相火不能潜藏。

生山药,即坊间所鬻之干山药,而未经火炒者也。此方若用炒熟山药,则分毫无效。于术色黄气香,乃浙江于潜所产之白术也。色黄则属土,气香则醒脾,其健补脾胃之功,迥 异于寻常白术。若非于潜产者,但观其色黄气香,即其价值甚廉,用之亦有殊效,此以色味为重,不以地道为重也。

学习这个药方,要抓住几个要点:阴虚,体弱,食少,有热。

阴虚,所以要补阴,要用到山药、玄参;体弱,山药,玄参;食少,用山药,于术;有热,用玄参,甚者加生地;因阴虚而咳嗽,用牛蒡子。

此方名为“资生汤”,实际就是补胃阴,通过对后天之本的脾胃进行调理,而达到滋养生命的目的。

张锡纯对这个后天之本的重要性的论述,是用了很大篇幅的,由此足可见张锡纯对脾胃这个后天之本的重视。

张锡纯一开始就说:“《易》有之‘至哉坤元,万物资生’,言土德能生万物也。人之脾胃属土,即一身之坤也,故亦能资生一身。脾胃健壮,多能消食,则全身自然健壮,何曾见有多饮多食,而病劳瘵者哉。”

对于这个药方,张锡纯指出,“用于术以健脾胃之阳,脾土健壮,自能助胃。”,“山药以滋胃之阴,胃汁充足,自能纳食”。“鸡内金为鸡之脾胃,中有瓷、石、铜、铁皆能消化,其善化有形郁积可知。且其性甚和平,兼有以脾胃补脾胃之妙,故能助健补脾胃之药,特立奇功,迥非他药所能及也。”

张锡纯认为,补脾胃必少不了于术、山药、鸡内金这三味药,“此三味为不可挪移之品”。

玄参,即能养阴除热,又能滋补身体,“用之以去上焦之浮热,即以退周身之烧热。且其色黑多汁,能补肾气,故以治劳瘵之阴虚者尤者也。”

牛蒡子,能安肺而止咳。

小结:所谓资生汤,治阴虚病之方也,而又以补脾胃之阴虚为要。

案例一:

陈某,女,56岁。2018年10月5日初诊。

“肺癌”术后2年,咳嗽,声音嘶哑,疲倦乏力,动则喘息,纳一般,食后腹胀,大便2-3天一行,体瘦,双足背肿胀,双踝水珠样湿疹。舌质淡暗,舌苔薄滑有齿印,脉沉细。

处方:生白术30g,鸡内金15g,山药15g,茯苓10g,猪苓10g,泽泻10g,肉桂(后下)3g。7剂水煎服。

嘱每日1剂,分4次服用。

2018年10月12日二诊:药后纳食稍增,脘腹痞满好转,双足浮肿减轻。上方加党参10g。7剂水煎服。

以上方为基本方,随症加减,连续治疗3月余,诸症已无,精神明显好转。

按:本案辨证较易,虚证无疑。但选方有难度,大病后的大虚,如何补?气血阴阳皆可以补,五脏六腑皆可补,难道都补了吗?尝试从后天之本入手,当属正道。但起手不补先运,先不用四君子汤补气健脾,而是用资生汤运脾开胃,是取效关键。

医案二:

族嫂年三十五,初患风寒咳嗽,因懒于服药,不以为事。后渐至病重,始延医诊治。所服之药,皆温散燥烈之品,不知风寒久而化热,故越治越剧,几至不起。后生于腊底回里,族兄邀为诊视。脉象虚而无力,身瘦如柴,咳嗽微喘,饮食减少,大便泄泻,或兼白带,午后身热,颧红,确系痨瘵已成。

授以‘资生汤’,加炒薏仁、茯苓片、生龙骨、生牡蛎各三钱,茵陈、炙甘草各钱半。服二剂,身热、颧红皆退,咳嗽泄泻亦见愈。后仍按此方加减,又服六剂,诸病皆痊。

嘱其每日用生怀山药细末煮粥,调以白糖服之,以善其后。

转自:经方大医传承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