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远教授生于1920年,自号蒲甘老人,是山东中医学院建院时期的八大元老之一,其于民国时期即已悬壶济世,世人对铃医多有偏见,认为铃医能说会道,口吐莲花,将药卖出后便溜之大吉。

在行医过程中,他接触到一些铃医,发现许多铃医虽然理论文化程度较低,但其掌握若干验方,对针灸及外用药物颇为熟悉,手中多有几手绝技,有药到病除之效,并非全部为骗术。

现将张志远从铃医处所师的数首方剂介绍如下。

秘方二味汤

1948年,从河南来三位铃医,在山东德州行医,行医时以一大篷车载之。从三位铃医所呼喊的话中得知,其专治鼻衄、吐血症,其效立竿见影。时有一胃出血妇人求诊,铃医从药箱中拿出一包红色粗药末,放在砂勺中煮,水沸后再煮5min,稍凉嘱患者服之,效如桴鼓。

有懂医者待铃医走后仔细研究他们抛却的药物残渣,发现此方仅有2味药,一是大黄,一是代储石。张志远曾以此秘方2味汤用之实践,确是可收捷效。

按:大黄与代赭石均为苦寒药,大黄活血化瘀血,代赭石质重降逆,为肝、心包络二经血分药,主治二经血分之病。二药相合治疗吐血证,竟收奇效。

大补养阴汤

1945年张志远遇一铃医在贸易集市摆摊应诊,该医为一举竿郎中已70余岁,由弟子牵着毛驴寻诊四方。其时,有一老妇气喘吁吁拄杖而来求其诊治,老妇言医院诊其为慢性支气管炎、支气管哮喘。

郎中给予大补阴汤5包散剂,嘱以纱布包煎分2次服。患者服后症状大减。老妇人又去复诊,郎中嘱继服1周,疗效很好,该妇人病愈。后该郎中所用之药被他人透露出来,该散剂由6种药物组成,分别是麻黄、细辛、白芥子、五味子、半夏和少量的洋金花。

按:详察此6味药:

麻黄,味辛温,宣肺平喘;

细辛,味辛,有祛风散寒、温肺化饮之功;

白芥子,味辛温无毒,有温肺豁痰利气之功;

五味子,性温味酸,有敛肺止咳之功;

半夏,辛温,有温中化痰、降逆止呕之功;

洋金花,即曼陀罗花味辛性温,有止咳平喘之功。

观全方药性为辛温化痰、止咳平喘之剂,与补阴丝毫不涉,为何名大补养阴汤令人费解。张志远曾云铃医治病,为了保密开方时不写真实方名。比如外感风寒哮喘发作,开麻黄汤加川贝母,暗中却与小青龙汤,俗谓腾笼换鸟。

虽然名实不符,但疗效较好,因此患者并不追究。此大补养阴汤当亦为遮人耳目之名。又洋金花辛温有毒,用时当注意用量,用量过大可致中毒甚则危及生命。

雪里送柴汤

铃医满庭芳业医50余年经验丰富,求治者敬之如神。1945年张志远与满庭芳弟子相遇,询及其弟子云:其师乃庠(xiáng)生出身,19岁乡试落第后改习岐黄。满庭芳对流行性热证高烧不退常用《伤寒论》方,给予雪里送柴汤,实即白虎汤加柴胡、黄芩、大黄,疗效较好。方剂组成:石膏60g,知母15g,柴胡20g,黄芩20g,甘草6g,粳米60g,大黄3g。

按:白虎汤用于清阳明气分之热。柴胡,《本草纲目》云:柴胡乃引清气、退热必用之药。”又云:“盖热有在皮肤、在脏腑、在骨髓,非柴胡不可。“

张景岳《新方八阵》创一柴胡饮、二柴胡饮、三柴胡饮、四柴胡饮、五柴胡饮、正柴胡饮等,分别用于中气不足、元气不足、肝经血少、外有邪而内有火等不同情况下外感风寒者。张景岳对柴胡较为欣赏,认为“柴胡之性,善泄善散,所以大能走汗,大能泄气”,是外感发烧的常用药。

黄芩苦寒,能入肺经,对肺热咳嗽疗效较好。李时珍云:“杨士瀛《直指方》云:柴胡退热不及黄芩。盖亦不知柴胡之退热,乃苦以发之,散火之标也;黄芩之退热,乃寒能胜热,折火之本也。”

张志远认为该方用小量大黄苦寒峻下,可引热下行,是满庭芳值得表扬的一妙招。满氏弟子云,其师门每年祭祀的医家是张仲景、孙思邈、张从正,其用药亦偏攻邪。

满氏验方三回头

铃医满庭芳老人还藏有1首验方名三回头。此方可治气郁证,症见烦躁、易怒、孤独、梦多或是抱有怨气无处倾诉、宣泄,起开散、解结之作用,效果较好。

张志远曾侧面向满庭芳老人弟子打听此方组成,但其弟子均守口如瓶,不肯吐露一字。他还曾到河北省衡水市阜城出诊,与一药店经理攀谈,得知满氏曾到药店买药配治气郁证之方,药物组成:

香附15g,柴胡15g,栝楼30g,甘松15g,石菖蒲15g,厚朴15g,大黄6g。张志远悟道:此即为满氏秘而不传之三回头方。

张志远于临床治疗精神障碍、忧郁、焦虑、强迫疾患时应用此方,效果较好。他还谈到常于此方中加入莪术15g活血化瘀,效果更佳。

扫帚丸

鲁北一带民间曾流传1首方剂为铃医所留,名扫帚丸,专治风火上蒙清窍、气滞血瘀之头痛,无论前额、头顶、太阳穴一侧或是两侧头痛均可治愈。

药物组成:羌活100g,独活100g,藁本100g,白芷100g,炒蔓荆子100 g,菊花100g,川芎100g,制乳香50g,炒没药50g,大黄10g,碾末水泛为丸,每次6~10g,每日3次。

张志远曾将该方改为汤剂,但功力不显,还归丸药后效果较佳。有同道加入金钱白花蛇50g,但疗效未见明显提升。

又:此方改为汤剂功效不显,推其原因当为汤剂煎煮,有些药物有效成分挥发,不能产生应有的疗效所致。如青蒿《肘后备急方》言其使用方法为绞汁服,若使用煎煮法,因青篙素不耐高温会致其挥发,其理当为一致。总之,张志远认为铃医手中有一些验方,值得传承学习。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