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肺排毒汤是当前公认的治疗新冠病毒感染肺炎疗效肯定的中药方剂,也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向全国推广的有效方剂。

方药组成

麻黄9g,炙甘草6g,杏仁9g,生石膏15~30g (先煎),桂枝9g,泽泻9g ,猪苓9g,白术9g、茯苓15g,柴胡16g, 黄芩6g,姜半夏9g,生姜9g,紫菀9g,冬花9g, 射干9g,细辛6g,山药12g,枳实6g ,陈皮6g,藿香9g。以上21味中药饮片,水煎服,每天1剂,早晚两次,饭后40分钟温服。如有条件,服药后可加服米汤半碗至一碗。3剂药一个疗程。石膏用量随发热情况加减。

方剂来源

本方剂来源于张仲景《伤寒杂病论》,共计21味中药,可看成麻杏石甘汤、五苓散、小柴胡汤、射干麻黄汤4个经方组成,也可看成为八个经方组成,即除上面4个经方外,还内含厚朴麻黄汤、小青龙加石膏汤、越婢加半夏汤、苓桂术甘汤。其中麻杏石甘汤、小柴胡汤和五苓散出自《伤寒论》,余五方出自《金匮要略》。

麻杏石甘汤:《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证并治》:“汗出而喘,无大热者,可与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方以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清代柯琴在其《伤寒来苏集》中校勘为:“无汗而喘,大热者”为佳。本方宣肺清热,止咳平喘。用于外感发热或高热,咳喘气急者。

小柴胡汤:《伤寒论•辨少阳病脉证并治》:“伤寒五六日,中风,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嘿嘿不欲饮食,心烦喜呕,或胸中烦而不呕,或渴,或腹中痛,或胁下痞硬,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热,或咳者,小柴胡汤主之。” 方以柴胡、黄芩、人参、半夏、甘草、生姜、大枣。能和解少阳,退热止呕,用于伤寒少阳证之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厌食喜呕,口苦咽干者。

射干麻黄汤:《金匮要略•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脉证治》:“咳而上气,喉中水鸡声,射干麻黄汤主之。”方以射干、麻黄、生姜、细辛、紫菀、款冬花、五味子、大枣、半夏。能宣肺散寒,除痰下气。用于咳而上气,咳痰不利,喉中水鸡声者。

厚朴麻黄汤:《金匮要略•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脉证治》:“咳而脉浮者,厚朴麻黄汤主之。”方以厚朴、麻黄、半夏、五味子、细辛、干姜、杏仁、石膏、小麦。能止咳平喘,散饮降逆。用于咳嗽喘逆,胸满烦躁,咽喉不利。

小青龙加石膏汤:《金匮要略•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脉证治》:“肺胀,咳而上气,烦躁而喘,脉浮者,心下有水,小青龙加石膏汤主之。”方以麻黄、芍药、细辛、干姜、甘草、桂枝、半夏、五味子、石膏。能散寒解表,温化寒饮,兼清郁热。用于咳嗽气喘,烦躁心悸,并见风寒表证者。

越婢加半夏汤:《金匮要略•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脉证治》:“咳而上气,此为肺胀,其人喘,目如脱状,脉浮大者,越婢加半夏汤主之。”方以麻黄、石膏、生姜、大枣、甘草、半夏。能宣肺泄热,降气平喘,化饮祛痰。用于外感风热,水饮内作之咳嗽上气者。

苓桂术甘汤:《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脉证并治》:“心下有痰饮,胸胁支满,目眩,苓桂术甘汤主之”。方以茯苓、桂枝、白术、甘草。能温阳化饮,健脾利水。用于痰饮内停,气机不利,所致胸胁胀满,气逆目眩者。

五苓散:《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证并治》:“太阳病,发汗后,大汗出,胃中干,烦躁不得眠,欲得饮水者,少少与饮之,令胃气和则愈。若脉浮,小便不利,微热消渴者,五苓散主之。”方以猪苓、茯苓、白术、泽泻、桂枝。能利水渗湿,温阳化气。用于太阳腑证蓄水证,症见外有表证,内停水湿,水入即吐。

方药分析

清肺排毒汤从功效上讲,突出内外兼治的原则,即外治邪毒之气,又内祛痰湿之邪,兼顾护阳气。外治邪毒时,其以麻杏石甘汤宣清,小柴胡汤和解,配以射干麻黄汤加减以排毒退热,既可清热毒又能祛寒毒,以清热毒为主,一箭双雕,确为上乘至妙之法。治内方面,因有痰饮湿邪内停,脾阳中气不运,气机升降被遏,致咳喘气逆不舒,心烦呕恶不止。方中以苓桂术甘汤、五苓散温阳化气、利水祛湿,且佐白术、桂枝,健脾补气之中尚有温补肾阳之力,使阳气得充,水湿乃除。

尤其要提的是,清肺排毒汤中还含有的厚朴麻黄汤、小青龙加石膏汤、越婢加半夏汤,同样外可宣肺排毒,内可除痰饮水湿之邪,内外兼治,尤以服药之后“啜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且调和胃气,确符《素问•刺法论》中“避其毒气”和“正气存内”的内外兼顾治疫原则。本方取名“清肺排毒”者,以“清解肺中邪气,排除疫冠邪毒”也。纵观全方,组方用药准确无误,配伍精良,严谨无隙,珠联璧合。

治疗病症

新冠肺炎属中医“瘟疫”,《集韵·平声·魂韵》:“瘟,疫也。”《说文解字》:“疫,民皆疾也。”瘟疫即指流行性急性传染病,正如《素问•遗篇刺法论》所说:“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这里的“瘟”字即“传染”而言,而非“温热”辨证之义。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临床分为四型,即轻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清肺排毒汤主要适用于轻型、普通型、重型患者,危重型患者救治中可结合患者实际情况合理使用。

前已论及,清肺排毒汤为内外兼治主方,而新冠肺炎的轻型、普通型均以“外感发热,咳嗽气急”为主症。前者呼吸道症状较轻,完全符合该方适用范围,临床上可灵活加减。外感症状多一点,可根据患者寒热情况加减。对于呼吸道症状如咳喘气逆等,则可调整药物剂量。对于内在的痰湿水饮,可临证调剂补气、利水之药,遂以一方而收全功。至于重型患者,与中西医配合可以较快起效。

疗效前景

总之,清肺排毒汤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成功使用,充分证实了中医药在治疗疾病尤其是急症治疗中的特点和优势,打破了中医不能“治病”、不会治“急症”,只会养生保健的言论。我们有充分的实践证实,中医学既能治未病又能治已病,还能治急症,尤其在新冠肺炎这种人类新发、复杂、传染性强的疫病中能发挥重要作用。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