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发生的季节性流感符合戊戌年的运气特征,即太阳寒水司天、太阴湿土在泉,眼下属于六之气,主气太阳寒水、客气太阴湿土,岁气火运太过。“凡太阳司天之政,气化运行先天,天气肃、地气静。寒临太虚,阳气不令,水土合德。寒政大举,泽无阳焰,则火发待时。”(《素问·六元正纪大论》)

正是由于“寒湿之气,持于气交,民病寒湿发”,这波流感的临床症状大多表现为恶寒发热(可有高热),头身肌肉酸痛,关节肿痛,无汗,咽痛,鼻塞流清涕,早期多咳不甚、舌淡红,苔薄腻,脉浮紧。也有些患者表现有胃肠道症状,如胃脘饱胀感或痞满不适、胸闷、头重头沉不清、偶有便溏,口黏,少部分人或有口渴、口苦表现。从运气分析,大多属于“寒湿之气胜”,寒湿困表,尤以头身困重酸痛为主。

此时,正确的治法应该是采用温散寒湿、发汗解表的方法,代表方如神术汤(《阴证略例》),由苍术、防风、炙甘草、生姜、葱白等组成,观察发现,该方对于时下流感的早期、症状较轻者可很快治愈。但是如果头痛项强、发热憎寒、头昏头重、腰背下肢酸痛肿痛明显者,同时见有鼻塞声重,咳嗽者,则需选用《太平惠民和剂局方》的神术散,组成有苍术、藁本、白芷、细辛、羌活、川芎、炙甘草、生姜、葱白等。该方发汗退烧、解表祛湿,尤其是解除头身疼痛症状效果显著。

如果并见口干、口苦明显,舌苔出现黄而干,就需要仿九味羌活汤(《此事难知》)两解寒热或湿热了。临床也可见到高热恶寒身痛,尤以午后为甚的案例,符合“阳明欲解时”,这既是“火运太过”“火发待时”的体现,也是“实则阳明,虚则太阴”的反映。针对此种格局,就需要在温散寒湿的同时,加用白虎汤清泄阳明,甚或加用小承气汤顺势通降了。

另外,由于终之气为“太阴湿土加临太阳寒水”,临床也可见到发热恶寒,伴有脘腹胀满、舌苔腻、便溏的案例,此时就需要合用“卑监之纪运气方”白术厚朴汤。

遵循“必先岁气、无伐天和”之旨,据运气思维立法选方,疗效卓著,兹举案例如下,以飨同道。

例一:关某,女,68岁,扬州人,2019年1月7日初诊。主诉恶寒发热伴咳嗽10天,当地同时有多人发热。患者已在当地输液、口服退热药等治疗,发热身痛不退,故来诊。刻下症见:怕冷,发热,体温:38.6~38.8℃,肩背酸痛,头痛昏沉,无汗,鼻塞、打喷嚏,流浊涕,干咳,口干口苦,胃纳不香,夜寐不安,舌苔薄腻质淡暗,脉细浮小紧。根据患者症状、病位判断疾病尚在太阳,发病时间符合戊戌年终之气(太阴客气加临太阳寒水),符合“寒湿袭表”运气病机,故选用《太平惠民和剂局方》的神术散化裁。

处方:苍术10g,藁本10g,白芷10g,细辛3g,防风10g,羌活10g,川芎10g,炙甘草5g,黄芩10g,桔梗6g,前胡10g,生姜3片,葱白3个。3剂。嘱在感觉发热前,隔1小时服用1碗。

患者第三天来诊时诉服用上方1剂后汗出热退,头痛昏沉及身痛诸症消失,还有稍微地干咳,后予华盖散则愈。

按:本案紧扣当下太阴湿土加临太阳寒水的运气特征,抓住寒湿袭表的病机要点,结合临床症状分析,本案头身酸痛症状明显,且头部昏沉,苔腻,胃纳不香,显示“太阴湿土为患更甚”,故选用了温散发汗、解表祛湿更强的《太平惠民和剂局方》的神术散。该方与《阴证略例》的神术汤相比,更加针对治疗“寒湿症象较重”的时下流感。患者口干口苦、鼻流浊涕的症状提示有化热之势,故故在方中加用了黄芩清解郁热,加用桔梗、前胡以宣肺达邪,另外,在服药方法上,嘱患者2次于发热前服药,符合“必伏其所主”之意,对削弱病势起到积极作用,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如此恰当的组合拳合力而为,才达到药服1贴即汗出热退之效。

例二:汪某,女,39岁,南京人,2018年12月29日初诊。主诉发热伴干咳1周,学校数人同时发热,经输液口服抗炎退热药无效而求治于中医。刻下症见:发热,体温39.7℃,以傍晚5点为甚,恶寒,无汗,全身肌肉酸痛明显,尤以四肢近端肌肉为主,偶有咳嗽,咯痰,痰白、清稀、量少,食纳可,夜寐安,二便调,舌苔薄白,舌质淡红,脉浮紧数。结合目前运气特征符合寒湿袭表病机,但患者诉于傍晚5点发热甚,符合“阳明欲解时”,遂予《阴证略例》的神术汤合九味羌活汤化裁。

处方:苍术10g,防风10g,羌活10g,川芎10g,细辛3g,白芷10g,生石膏50g(先煎),知母10g,炒黄芩10g,炙甘草3g,陈皮10g,粳米1把。3剂。嘱煎煮300ml,分2次在傍晚5点前服用。

患者诉服上方1剂,发热主症全部消失,上药再服1贴即愈。

按:本案患者同样是流感高热,符合当下太阴湿土加临太阳寒水的运气特征,病机属于“寒湿袭表”,但是其全身肌肉酸痛明显的症状提示寒湿较重。患者于傍晚5时发热甚,符合阳明欲解时,是“实则阳明,虚则太阴”的体现。此患者病机与前案不同,不仅重感寒湿,同时也符合“阳明欲解时”的特征。故治疗方案做了调整,一方面选用《阴证略例》的神术汤合九味羌活汤,以温散风寒、发表祛湿,同时又选用了白虎汤(石膏、知母、粳米、炙草)清泄阳明,以利阳明阖降,故药服1贴即汗出热退,此案应验了“顺天察运,因变求气”的精神,提示临证时要“随机达变,因时识宜,庶得古人未发之旨,而能尽其不言之妙也”。(汪机《运气易览·序》)

以上治验充分体现了“必先岁气、无伐天和”的运气思维。从后案的处方变化中,可以看出灵活变通的重要性。临证用运气方并非要一张方打天下。正所谓“顺天察运,因变求气”才是运气法则的本来面貌。

流感的治疗必须尽早解表。大量的临床实践证明,只要发汗、祛邪于表,就能迅速截断疫病传变,获得表解热退的快速疗效也就不足为奇了,也引证了“时疫贵解其邪热”(《瘟疫论》)的要旨。切忌不问病机滥用、错用、过用寒凉解毒治法,使邪毒被遏,终致缠绵迁延。当下流感之治,必须“本四时”“知日月”“审察病机,无失气宜”,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做到因时施治,因地制宜。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