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欣赏甚至折服清·凌奂的《本草害利·自序》中一句话,谓:“凡药有利必有害。但知其利,不知其害,如冲锋于前,不顾其后也。”任何一味中药,都有它的危害性一面,有些过分强调它的好而不提及它的害;有些还没有发现它的害处而视若仙丹,《神农本草经》把水银认为是“久服神仙不死”药,就是最好的例子。

甘草:

能解一千二百般草木毒,遂有国老之称。也因为它的“甘草无毒”,而使脾胃有湿浊者服之,倍加中满呕恶。

人参:

中国人一谈到人参,无不视为益寿延年的仙丹。这里抄录一段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段维和、陈日朋编《漫话人参》客观的话:“人参虽然作为滋补强壮剂来使用,但也并不是任何人、任何状态下都可以使用的。有些人或某些患者服用人参,非但毫无益处,而且会因此使病情恶化,影响健康,甚至中毒。……健康人长期连续服用人参,也会产生头痛、心悸、失眠、血压波动等不良症状,影响人体的正常机能。服用人参剂量过大,还会造成人参中毒,发生出血、眩晕、发热、心肌麻痹,危及生命。……服用人参以后,出现闭气、胸闷、腹胀现象,便是中毒的开始。”

当归:

一提到当归,又是一味大众心目中的补血养营的仙丹。请阅读一下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刘文成、张益民撰《当归》的“当归的毒性”:“湖北医学院药理教研室取18~22g小白鼠……有抑制呼吸现象,剂量加大时血压骤降、呼吸停止。”

黄芪:

当然又是补药之王,但它的害处你知道吗?它能滞气助郁,可以降低食欲,使胸脘不畅。凡表实者、气实者、肝气旺而情绪易激动者,俱不能服用。《本草害利》指出:“阳盛阴虚,上焦热甚,下焦虚寒者均忌,恐升气于表而里愈虚耳。痘疮血分热者禁用。”

熟地:

在补药中又是四大天王(黄芪、党参、当归、熟地)之一。《本草害利》倒反映出它的阴暗面,谓:“熟地乃阴滞不行之药,大为脾胃之病所不宜。凡胸膈多痰,气道不利,升降窒塞,药宜通而不宜滞,汤液中应避地黄。……胃虚气弱之人,服归、地,必致痞闷食减,病安能愈!”

四物汤中必不可少的川芎,也有杀人之弊。宋·沈括《梦溪笔谈》有这样的一段记载,谓:“予一族子常服芎,医郑叔熊见之,云:‘芎不可久服,多令人暴死。’后族子果无疾而卒。”

即使日常饮食物中,也有为害的一面,如味美可口、佐餐良肴的竹笋,宋·赞宁和尚《笋谱》中谓:“其笋味肥,食之落人鬓发。”

清·抟沙拙老的《闲处光阴》中谓:“食麦令人腹胀。”至于南方人喜欢的白米,因为含有淀粉过多,凡患有糖尿病者禁食。今后各种药物的危害性还要多多地暴露出来,医者用药可不慎乎!

本文摘自《江苏中医》,1993年11期,作者/干祖望。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