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脉的引经药,《奇经药考》及《杂病源流犀烛·带脉病源流篇》,都有记载。笔者归纳先贤的经验,补充一己之得,将带脉药分类如下。

01 升提带脉

升提带脉 :升麻、五味子。

升麻,《奇经药考》认为能缓带脉之缩急,笔者认为以升提带脉的弛松为妥,凡㿗疝、肾著等症都可应用,甚至带下崩中久陷者,用本品颇验,都取其升提之力。

五味子为带脉药,《傅青主女科》宽带汤用五味子,谓:“或疑方中用五味、白芍之酸收,不增带脉之急而反得带脉之宽,殊不可解”;

他又解释:“用五味之酸以生肾水,则肾能益带,似相碍而实相济也。”

笔者不能同意他的论点,因为五味子的性能,正如李东垣所说:“补气不足,升也,酸以收逆气”(《本草纲目》五味子条所引),盖味酸能收敛带脉,补气则巩固它提系的功能,而奏升提之效。

02 固托带脉

固托带脉:龙骨、牡蛎、乌贼骨、樗白皮。

《奇经药考》认为“龙骨治带脉为病”,盖带下久陷,非固托不能奏效。

除龙骨外,尚有牡蛎、乌贼骨、樗白皮都有固托带脉的功效,带下日久,上列诸品均可选用。

03 止带脉之疼痛

止带脉之疼痛:白芍、甘草。

《奇经药考》认为“白芍治带下腹痛”,又说:“甘草缓带脉之急”,凡是带脉失调而发生疼痛现象,芍药、甘草二者并用,有协同安抚带脉,而收止痛之效。

04 温带脉之寒

温带脉之寒:艾叶、干姜。

《奇经药考》认为艾叶能温下焦,暖胞宫,所以能祛带脉之寒。

干姜辛热散寒,带脉受寒,则功能减退,弛垂而酸痛,用热药温暖,寒去而功能恢复,所以甘姜苓术汤中用本品,其理即在于此。

05 清带脉之湿热

清带脉之湿热:黄芩、黄柏、白芷、炭车前子。

《杂病源流犀烛·带脉病源流篇》认为黄芩亦为治带脉病要药,凡带脉有湿热滞留,黄芩之外,可加黄柏。

如果形体虚胖,湿重而兼阴部痛痒并有浮肿的,可加白芷、炭车前子,以增燥湿之力,尤其白芷,《神农本草经》已述其治带下之效,近人更认为是治湿热带下的引经药。(《中药学讲义》第444页)

06 补带脉之阴

补带脉之阴:当归、熟地。

叶天士治奇经之法,以当归为治带脉病主药,“带脉为病,用当归以为宣补”。(《临证指南医案》第719~720页龚商年按语)

带脉阴虚营亏,当归之外,可加熟地,效力更为显著。

以上入奇经药品,仅列举其主要者以供参考,疏漏之处,在所难免,尚希同道不吝指教为感。

本文选摘自《朱小南论妇科》,朱世增主编。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