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极其重视带下病,故在书中将带下病列为首篇,概述带下病机,强调“湿”为关键。

以我多年临床观察,我认为带下病是行房放纵,或饮酒过度,加之脾气虚、肝郁、湿侵、热逼等,损伤任脉与督脉,使带脉不能约束所致。

《傅青主女科》

1 辨治带下病特色

根据带下颜色分为白带、青带、黄带、黑带、赤带五种,但俱是湿证。白带属于脾虚湿盛,方用完带汤;青带属于肝经湿热,方用加减逍遥散;黄带乃任脉湿热,方用易黄汤;赤带为火热,方用清肝止淋汤;黑带为火热之极,方用利火汤。其完带汤、易黄汤对后世影响很大。

2 完带汤

用于治疗带色白如涕如唾,绵绵不断,难以禁止,甚则秽臭的虚寒带下证。此“乃湿盛而火衰,肝郁而气弱,则脾土受伤,湿土之气下陷,是以脾精不守,不能化荣血以为经水,反变为白滑之物,由阴门直下”。

治疗应抓住脾虚、湿盛、肝郁病机关键。治“宜大补脾胃之气,稍佐以疏肝之品,使风木不闭塞于地中,则地气自升腾于天上。脾气健而湿气消,自无白带之患矣”。(《傅青主女科·白带下》)

故完带汤中重用白术、山药为君健脾渗湿束带;人参、 甘草补气健脾;苍术、车前子燥湿利水,使邪有出路;稍佐柴胡、陈皮、白芍,一则疏肝解郁,防治克伐脾土,二则升阳举陷助脾除湿,三则防止健脾补气影响气机升降;配伍少量黑荆芥穗助山药收涩止带;“此方脾、胃、肝三经同治之法,寓补于散之中,寄消于升之内”;通过健脾、醒脾、运脾,疏肝解郁,达到化湿止带目的。

傅氏在方后注之说,服“二剂轻,四剂止,六剂白带全愈”。由于本方标本兼顾,重在治本,可以杜绝生带之源,因而成为后世治疗脾虚带下的首选方剂。

3 易黄汤

用于带下色黄,宛如黄茶浓汁,其气腥秽,此乃任脉湿热,不独责之于脾。“法宜补任脉之虚,而清肾火之炎,则庶几矣”。(《傅青主女科·黄带下》)

易黄汤中重用炒芍药、炒芡实各30克为君,健脾益气,“专补任脉之虚,又能利水”;“黄柏清肾中之火也,肾与任脉相通以相济,解肾中之火,即解任脉之热矣”,稍佐车前子既能利水,又可助黄柏清热燥湿;银杏引药入任脉,助芡实收涩止带。

本方补中有清,涩中有利,标本兼顾,成为后世治疗湿热带下的代表方。故傅氏指出:“连服四剂,无不全愈……此不特治黄带方也,凡有带病者,均可治之,而治带之黄者,功更奇也”。

傅衍魁先生《医方发挥》解释易黄汤时说:“本方具有健脾除湿,清热止带功效。主治脾虚湿热带下,症见带下粘稠量多,色白兼黄,其气腥臭,头晕且重,乏力,舌淡苔白,脉濡微者。

方中五味药,山药为健脾的主要药物,黄柏、车前子为清热祛湿之品,而芡实、银杏为敛涩之性。本方滑涩并用,互相制约,使滑而不泄,涩而不滞,为清热除湿止带之有效方剂。”

参考资料:《傅青主女科》、《医方发挥》、《中医各家学说》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