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山,明末清初人,原字青竹,后改字青主,又号朱衣道人。山西阳曲(今太原市)人。博通经史百家,工诗文书画,精于医药。

明亡后,高风亮节,隐居不出,康熙时,地方官曾强使之应博学鸿词科,不就而还。相传傅氏擅长烹任,在阳曲自开“清和元”饭庄,以“头脑”菜最称佳肴,招揽四方顾客购食“清和元头脑”,以示抗清,可见其民族气节高尚。他隐于医,在医学上有很高深造诣。传世之作有《傅青主女科》、《傅青主男科》。其中《男科》一书,流传不广。

《傅青主女科》及傅氏另一著作《产后编》均为妇产科重要文献,解放后合编印行。近年来山西中医研究所发现《傅青主秘方》一本,得自道观,就文字及方剂组合看来,与《女科》如出一辙,其方用于临床,颇多效验,很可能是傅氏手笔。

需要指出由于《女科》与《辨证录》女科部分文字相同,对于傅氏著作历来争论很大,但医者“求其术之可用,无庸核其书之必真”,考定的问题留待医史专家去研究,这里不影响我们评价傅氏著作。

《女科》分上、下二卷,列带下、血崩、鬼胎、调经、种子、妊娠、小产、难产、正产、产后等十门,共计八十症,八十三方。合入《产后编》,还当增加四十二症。全书先论后方,按条排列,文字通俗晓畅,为妇科必读之书。

傅氏学术特点,治病首重脾胃,强调扶持人之正气。对于脾胃,既照顾脾阴,又注意胃阳,用药阴阳兼顾,所以方中山药、白术时常同用。例如妇人病最多郁症,从前妇科方书多用疏肝理气,芳香解郁法治疗郁症。傅氏采用育阴养血,益气健脾方法治疗,用药多以扶正为主,慎用芳燥。解郁方中当归、白芍、地黄、白术、人参、山药等育阴养血益气健脾的药用至一两,而调气疏肝之药用量则轻,如柴胡多则一钱,少者五分,香附多则三钱,少则不等。这种重用扶正轻用疏泄的方法,既能起到补而不滞的作用,又能达到调和脾胃理气解郁的目的,实为良法,也是傅氏重脾胃扶正气的心传。

傅氏《女科》,每一个病之前先有详细论述,示人该病病因、病理、诊断、治疗要点,词简而意明,便利学者,是其著作长处。傅氏用药,十分大胆,方剂组合尤其巧妙。用药多者恒多,动辄以两,少者恒少,仅用几分。这种轻重悬殊合于方的用药法,实是匠心独运,后人评谓:“用药不依方书,多意为之,每以一二味取验”,其实还未窥得奥秘。傅氏之方,粗看虽无法度,实际还是本仲景制方准则而来,不过能够神明变化而已。

举完带汤为例:白术一两,山药一两,白芍五钱,苍术三钱,车前子三钱,人参二钱,甘草一钱,柴胡六分,黑芥穗五分,陈皮五分。此方用大量白术,山药为君药,双补脾胃阴阳;用中量人参,苍术为臣药,补中气燥脾土;芍药甘草合用为甲己化土,车前子利湿,均为正佐之药。方中最妙者,柴胡、陈皮、黑芥穗俱用不及钱之小量,柴胡用以升提肝木之气,陈皮用以疏导脾经之滞,黑芥穗用以收湿止带并有引血归经作用。

方中山药、白术用量可谓大矣,陈皮、柴胡、黑芥穗用量可谓小矣。大者补养,小者消散,寓补于散,寄消于升,用量奇而可法,不失古人君臣佐使制方之义。

傅氏精于药。统稽《女科》诸方,凡用补养强壮之药则往往量大,如白术、山药、熟地、黄芪等,极量可至二两。用升提开破之药则往往量小,如升麻不超过四分,陈皮不超过五分等。此等处皆为人所不敢为。盖傅氏亲自采药卖药,对于药物性能了然胸中,分量轻重自能权衡在手。

读傅氏书,须知最大创造发明处就在他的方剂。这是他几十年研究医学,经过实践总结出来的经验,万勿忽略。我在临证中常用他的方子。例如加减当归补血汤是他用治老妇血崩不止的方,临床上用治妇女功能性子宫出血,崩漏不止,常有殊效。我院研究生班病房曾收治一李姓青年患者,月经周期紊乱,时崩时漏,淋漓不断,一月中仅三、二日干净,经用补脾、化瘀、凉血、温摄诸法不效。以此方加味,药用生黄芪一两,当归一两,三七根末三钱,桑叶一两,白术四钱,白芍一两数剂而效。用此方止血,关键在白芍、桑叶用量要大。据《止园医话》载,白芍止血力大,我加入方中,常用一两以上大量,治愈多人。又治鼻衄亦效。

脉管炎,中医称为脱疽,甚者溃疡发臭,临床颇觉棘手,《傅青主秘方》顾步汤甚效。曾在××医院会诊一患者,脚趾发黑,长期不愈,投以此方而瘳。后又治愈多人。药用紫花地丁,连翘茎、乳香、没药、防风、蔹叶、白芷、蒲公英各四钱,葱头十个,痒者加蜀椒,煎洗极效,亦治臁疮。方歌曰:“地丁公英连翘茎,乳没蔹叶芷防风,葱头十个煎熟洗,能治烂脚臭烘烘。”

《女科》生化汤用于产后恶露不尽神效,社会上流传甚广,至今药铺还专门备有此药,也可见傅氏方剂影响之大。该方桃仁、炮姜、肉桂皆是温热药,用于产后引血归经,我的体会尤以初产妇用之为好。总之读傅氏书,应当精研他的用方,不要轻易滑过。

本文摘自《岳美中医话集》。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