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某,男性,49岁,机关干部。1968年秋出现肝区疼痛不适,食欲减退,疲乏消瘦。1970年1月突发高烧,体温达40℃,昏迷24小时,伴有呕吐、抽搐等症状,经驻京某医院诊断为肝昏迷,抢救后转入他院住院治疗。

入院检查:肝肋下4.5cm,血压110/56mmHg,黄疸指数14单位,谷丙转氨酶220单位。经治疗,症状缓解出院。一个月后,又因高热昏迷、肝区疼痛、恶心、腹泻入院治疗。此后常常反复发作,屡经中西医药治疗无效。于1972年发现脾肿大,体有肝臭味,肝区疼痛,经某医院检査,确诊为早期肝硬变。

1972年10月来诊。脉数大,有涩象,面黧黑,舌边尖红,有瘀斑,目黄,胁痛。肝炎虽然多数由湿热为患,但日久失治可以有多种转归,或肝肾阴虚,或脾虚肝乘,或阴损及阳,或气阴两虚。当求其本以治,不可概用清利湿热之剂。此例病久入络,结合舌边尖红、面黧黑、胁痛、肝硬、脉有涩象等,诊为血瘀气滞。处以大黄蟅虫丸,日2丸,早晚各服1丸;并配合化瘀汤剂,每日一帖。

药后体力渐增,疼痛渐减,药病相符,遂依此法进退消息。计服蟅虫丸240丸,化瘀汤180剂,其间间服柴芍六君子汤加当归、瓦楞、橘叶。一年后肝脾已不能扪及,肝功能正常,面华神旺,恶心呕吐消失,纳佳食增,胁肋疼痛基本消失。至1974年4月基本痊愈,恢复工作。

【按】大黄蟅虫丸系《金匮要略》方,主治“五劳虚极羸瘦,腹满不能饮食……内有干血,肌肤甲错,两目黯黑”,历来用治干血痨证,《金匮》谓其能“缓中补虚”。其方以祛邪为主,用大黄、蛰虫、干漆、桃仁、水蛭、虻虫、蛴螬等开破之药,也用地黄、芍药、甘草等濡养之品,故而既能祛瘀,又能生新。

尤在泾说:“此方润以濡其干,虫以动其瘀,通以去其闭,而以地黄、芍药、甘草和养其虚,攻血而仍滋夫血也。”是对此方药理的精辟阐释。程林说:“此条单指内有干血而言。夫人或因七情,或因饮食,或因房劳,皆令正气内伤,血脉凝积,致有干血积于中,而尪羸见于外也。血积则不能以濡肌肤,故肌肤甲错;不能营于目,则两目黯黑。与大黄蛰虫丸以下干血,则邪除正王矣,非大黄蟅虫丸能缓中补虚也。”

释其缓中补虚之理甚确。余之体会,大黄蛰虫丸通络化瘀,攻血而又养血,不仅仅用于干血痨证。肝为阴脏,职司藏血,肝炎病久入络在血,早期硬化有血瘀体征的,也可以用此法。瘀消结散,肝脾肿大可以逐渐缩小;瘀去新生,其症可以渐痊。张某一案可以启迪人,治疗早期肝硬化可用通络化瘀一途。

本文摘自《岳美中经方研究文集》,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作者/岳美中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