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成:柴胡半斤 黄芩三两 人参三两 半夏半升,洗 甘草炙 生姜各三两,切大枣十二枚,擘

煎服法:上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若胸中烦而不呕者,去半夏、人参,加栝楼实一枚;若渴,去半夏,加人参合前成四两半,栝楼根四两;若腹中痛者,去黄芩,加芍药三两;若胁下痞硬,去大枣,加牡蛎四两;若心下悸、小便不利者,去黄芩,加茯苓四两;若不渴、外有微热者,去人参,加桂枝三两,温覆微汗愈;若咳者,去人参、大枣、生姜,加五味子半升、干姜二两。

方歌:柴胡八两少阳凭,枣十二枚夏半升,三两姜参芩与草,去渣重煎有奇能。胸烦不呕除夏参,萎实一枚应加煮;若渴除夏加人参,合前四两五钱与,萎根清热且生津,再加四两功更巨。腹中痛者除黄芩,芍加三两对君语;胁下痞硬大枣除,牡蛎四两应生杵;心下若悸尿不长,除芩加茯四两侣;外有微热除人参,加桂三两汗休阻;咳除参枣并生姜,加入干姜二两许,五味半升法宜加,温肺散寒力莫御。(《长沙方歌括》)

功效:和解少阳。

方义:柴胡气质轻清,升达疏透;黄芩苦寒质重,清泄邪火。二者相伍,外透内泄,柴胡量多而黄芩量少,故偏于透解宣达。全方寒温合用,攻补兼施,升降协同,内外并举,可疏利三焦、宣通内外,调达上下、和畅气机。

古今方论:

柯韵伯:此为少阳枢机之剂,和解表里之总方也。……是方也,与桂枝汤相仿,而柴胡之解表,逊于桂枝;黄芩之清里,重于芍药。姜枣甘草,微行辛甘发散之常;而人参甘温,已示虚火可补之义。且去滓再煎之法,又与他剂不同。粗工恐其闭住邪气,妄用柴芩而屏绝人参,所以夹虚之症,不能奏功,反以速毙也。按本方七味,柴胡主表邪不解,甘草主里气不调,五物皆在进退之列。本方若去甘草,便名大柴胡;若去柴胡,便名泻心黄芩黄连等汤矣。(《伤寒来苏集 伤寒附翼 少阳方总篇》)

医宗金鉴:邪正在两界之间,各无进退而相持,故立和解一法,既以柴胡解少阳在经之表寒,黄芩解少阳在腑之里热;犹恐在里之太阴正气一虚,在经之少阳邪气乘之,故以姜、枣、人参和中而预壮里气,使里不受邪而和,还表以作解也。(《医宗金鉴 订正仲景全书 伤寒论注 少阳全篇》)

王晋三:少阳行身之侧,左升主乎肝,右降主乎肺。柴胡升足少阳清气,黄芩降手太阴热邪,招其所胜之气也。柴芩解足少阳之邪,即用参、甘实足太阴之气,截其所不胜之处也。仍用姜枣和营卫者,助半夏和胃而通阴阳,俾阴阳无争,则寒热自解。经曰:交阴阳者,必和其中也。去渣再煎,恐刚柔不相济,有碍于和也。七味主治在中,不及下焦,故称之曰小。(《绛雪园古方选注 和剂 上卷》)

钱天来:柴胡汤而有大小之分者,非柴胡有大小之异也。盖以其用之轻重、力之大小而言也。大柴胡能两解表里之邪者,以柴胡汤解其半表之邪,而以大黄攻下其在里之实邪,其功力较大,故谓之大。小柴胡,兼能和解半表半里之邪,且可以调护其正气,其功用较缓,故谓之小也。夫小柴胡汤,乃升发少阳之要剂也。……小柴胡汤以升发少阳之郁邪,使清阳达表而解散之,即所谓木郁达之之义也。故少阳一经,惟此一方,无他法也。虽有多证,亦不过因此出入变化而已。至变证已离少阳,柴胡不中与之,则更用他法矣。虽后人之补中益气汤及逍遥散之类,其升发清阳开郁解结之义,亦皆不离小柴胡之旨也。(《伤寒溯源集 卷七》)

古今临床:

小柴胡汤是治少阳胆火内郁,枢机不利的主方,以胸胁苦满、往来寒热、口苦咽干、心烦喜呕等为主要临床表现。但其临床运用广泛。仲景亦将之用于治疗少阳阳明同病、三阳合病、黄疸腹痛呕吐及热入血室等病证。后世医家在继承仲景心法的同时,根据本方所主之病机病位特点,大大扩展了其运用范围,无论内伤或外感热病,凡与少阳病位相关、且以气郁或热化为特征者,皆可以本方化裁治之。并由此而创制出许多著名的方剂,如柴葛解肌汤、柴胡陷胸汤、柴苓汤等,丰富和发展了中医方剂学内容。

本方乃外感热病,邪入少阳之主方。清 陈修园以为:“长沙方柴胡用至八两,取其性醇,不妨多服”。而清 叶天士则认为:“柴胡劫肝阴,葛根竭胃汁,致病屡矣”。二者意见相左,盖因主治病证不同,经验体会不一故也。按原方剂量,柴胡药量大于黄芩,颇合透邪外解之精义,宜于发热明显者。而临床运用之际,又当灵活变通。

1.消化系统;常用于治疗各种急慢性胃炎、急慢性肝炎、胆石症、胰腺炎、消化性溃疡、脂肪肝、肝硬化、消化系统肿瘤等,以胸胁心下痞满或疼痛、食欲减退、口苦脉弦为审证要点。用小柴胡制剂(6g/d)治疗24例慢性胃炎患者,结果第2周症状开始改善,除3例中途停药外,其余21例呕恶、胃脘疼、嘈杂、呃逆等消失;食欲不振、腹胀、胃振水音、易疲劳等,18例改善;腹部不适15例有效;内窥镜检查所有病例均有不同程度的改善,但据胃炎国际分类法分组后各组间改善程度有差异;以小柴胡汤随证加减治疗胃脘痛151例,痊愈84例,有效49例,无效18例。

治疗各种急慢性肝胆疾患,是本方现代应用之一大特色。将176例慢性乙肝患者分为A、B两组,以小柴胡汤治疗,A组(94例)加用乙肝疫苗;并设70例益肝灵、复方树舌片对照组。结果3组显效分别为35、28、7例,有效54、45、40例,无效5、9、23例,总有效率为94.7%、89.0%、67.1%,A、B两组总效率、γ球蛋白复常率、肝脾大回缩率、HBVM、HbeAg、HBV-DNA阴转率均明显优于对照组,P<0.01。且A组HbeAg、HBV-DNA阴转率优于B组(P<0.05,0.01)。对80例Hbe抗原阳性的慢肝患者投与小柴胡汤,结果肝功改善50%,血清转化10%,血清反应阴性18.8%,Hbe抗原降至1/2以下者13.8%。有报告表明兼用熊去氧明胆酸和小柴胡汤能提高IFNα-2b的转氨酶改善率和血清转化率。为观察小柴胡汤对术后肝损伤的治疗效果,对66例呼吸、消化系统患者进行了手术前后投药的对照比较,结果显示术前后均投药者其倦怠、食欲不振、全身状态明显改善;未投药组之术后GOT、GPT、LDH、γ-GTP、LAP、TB、DB等均升高,且降低缓慢,而术前投药组及术前后投药组未见明显升高,或升高后迅速恢复正常。

2.呼吸系统如各类感冒、扁桃体炎、支气管炎、肺炎、哮喘等,以咳喘、发热、胸胁胀闷、脉弦为运用依据。以小柴胡汤化裁(柴胡、半夏、黄芩、厚朴、杏仁各9g,党参12-30g,或仙鹤草等量,甘草4.5g,生姜3片,枣5枚)治疗上呼吸道感染咳嗽较剧者38例,并随证作适当加减,结果治愈14例,显效15例,有效5例,无效4例;有人运用小柴胡汤1年治疗类固醇依赖型重症难治性哮喘为主的患者28例,结果显效4例,有效14例,有效率64.3%;尤其对支气管痉挛伴过量分泌和细支气管闭塞型有显著疗效,不仅能缓解哮喘状态,还可改善因长期用肾上腺皮质激素引起的免疫功能低下的副作用。对虚实夹杂证、无发热、隐窝有脓肿的慢性扁桃腺炎患者10例,投以低量(2.5g/d)小柴胡汤,2周后9例有效,1例因胃部胀满、腹泻而于第3日停药。有人以本方化裁(柴胡、半夏各5-10g,黄芩10-15g,夏枯草10-20g,甘草5-7g),并据证加减,治疗流行性腮腺炎而无效。有人对6例特发性间质性肺炎患者投与本方6个月,结果表明本方虽不能阻止该病的发展,但能改善症状,在某种程度上对该病的发展有抑制作用,且能减少其恶化因素如感冒等发生的机会。但长期应用本方对肺部可能有一定的副作用,据观察,11例小柴胡汤所引起的肺部疾病,半数以上患者有吸烟史;主诉为劳作时呼吸困难,发热干咳;开始服药到出现症状的时间为2周-1年,其中8例为1月以上。

3.循环系统:病毒性心肌炎、血压异常、冠心病、肺心病、风心病、心律紊乱、败血症、菌毒血证等,以心悸心烦、发热、口苦、脉弦为审证要点。有人以小柴胡汤加减治疗春季发作性心脏期前收缩16例,其中房性早搏3例,室性早搏9例,交界性早搏4例,有病毒性心肌炎病史者3例,高血压病史者2例,无明确原发病者11例。治疗基本方为柴胡、半夏各9g,黄芩、生甘草、菖蒲、生姜各6g,党参、丹参各15g,甘松、莪术各10g,大枣5枚;并据证化裁,面红便干加龙胆草、夏枯草,心烦失眠加炒栀子、淡豆豉、茯神,纳差脘胀加苏梗、生谷麦芽,乏力自汗加生黄芪、霜桑叶。结果痊愈9例,有效4例,总有效率81.25%,无效3例,18.75%。有人以小柴胡汤加味治疗真心痛77例,全部病例服药3剂后心绞痛明显改善,15例服药1剂即缓解,30例6剂后疼痛完全消失,32例10剂后疼痛消失,服药最少5剂,最多28剂,22个月未复发者48例,15个月未见复发者29例,少数复发者,服本方有有效。

4.神经系统:神经证、美尼尔氏综合征、癫痫、顽固性失眠、坐骨神经痛、感觉障碍等均可运用,以神情默默、不欲饮食、口苦脉弦为运用依据。有报道以本方治疗眩晕症42例,肾精不足加菟丝子、枣皮、枸杞、杜仲;气血不足加黄芪、当归;脾虚加苡仁、白术、升麻;颈项不舒加葛根。结果治愈35例,好转5例,总有效率95%。而对照组36例之有效率为75%,有显著差异。以本方适当化裁,配合活血通络止通之品,如伸筋草、桃仁、桂枝、当归、川芎等,治疗坐骨神经痛。大量的临床病例治疗结果表明,疗效非常显著。而有人用本方治疗5例因脑血管病变(丘脑部)所致的味觉障碍患者,均疗效;部分病例因停药而味觉障碍症状再次出现。

5.肿瘤防治实验研究表明,本方具有显著的调节免疫功能效应,故其在防治肿瘤方面有确切疗效。有人以本方联合5Fu和MMc治疗原发性肝癌13例,并设19例西药对照组。结果表明,中药联合组显效4例,有效5例,总有效率69.2%;西药组显效0例,有效5例,总有效率26.3%,P<0.05,副作用观察,中药组胃肠反应5例,骨髓抑制3例,静脉炎1例;对照组分别为11例、16例和4例,两组间差异p<0.05。另一报告则将260例肝硬变患者分为小柴胡组和其他药物组,分别观察60个月,结果表明小柴胡汤组不仅累积肝癌发生率下降,而且可以提高长期生存率。

6.调节免疫方面也有确切疗效。由日本13家单位共同对HIV感染者56例进行临床观察,投与小柴胡汤或人参汤,停用其他BRM及抗病毒药物,结果表明,有维持或改善HIV感染导致免疫功能低下的作用。另外,对11例脾切除术后患者出现的不同程度发热、口苦咽干、倦怠、食欲不振等反应,以小柴胡汤加减治疗,疗效可靠,未出现腹膜炎体征,手术切口一期愈合。

7.本方还常运用于泌尿生殖系统、内分泌系统、皮肤科、妇产科及五官科等多系统病证。以小柴胡汤加减治疗30例慢性肾功能不全患者,气阴两虚、湿毒壅盛者加太子参、焦大黄、车前草等,脾肾衰微、水湿不化者加六君子汤,疗程2月,结果显效6例(20%),有效12例,稳定7例,无效5例,总有效率达83%。有人以小柴胡汤为基础方进行加减,治疗多种乳腺病36例,结果痊愈18例,显效10例,有效6例,总有效率达96.5%。

案例:

岳美中医案

季姓10岁女孩,其父抱持而来,合眼眵口,伏在背上,四肢不自主的下垂软瘫,如无知觉之状。其父代诉,孩子病已3天,每到上午午时、夜半子时上下,即出现这种症状,呼之不应,过一小时许即醒如常人,延医诊视,不辨何病,未予针药。我见病状及聆病情,亦感茫然,讶为奇证。乃深加研讨,再三思考,得出旧说子时是一阳生之际,午时是一阴生之际,子午两时,正阴阳交替之候,而女孩这两个时辰出现痴迷并四肢不收之症,治疗应于此着眼,但苦无方药。又辗转考虑,想到小柴胡汤是调和阴阳之剂。姑投予2帖试治。不意其父隔日来告,服药2剂,已霍然如常,明日拟上学读书。(《岳美中医话集》)

齐秉慧医案

一妇人寒热闲作,口苦咽干,头痛两侧夕默不饮食,眼中时见红影动,其家以为雷号,来请诊。齐曰:非也,乃少阳胆热溢于肝经,目为肝窍,热乘肝胆,而眼昏花耳。用小柴胡汤和解少阳,加当归、香附宣通血分,羚羊角泻肝热而清眼目,不数剂而愈。柴胡12g、黄芩9g、法夏9g、党参12g、生姜9g、甘草3g、大枣6g、当归9g克、香附9g、羚羊角末1g(冲服)。

寥笙注:本案为少阳小柴胡汤症,故用小柴胡汤加味以和解之。患者寒热间作,即往来寒热也;头痛两侧,即少阳头角痛也,眼中时见红影动,即目眩也。柴胡症具,故投以小柴胡汤加味,不数剂而愈。少阳属半表半里热症,其病理机制为木火上炎,热迫空窍,故口苦,咽干,目眩;正邪相争,则往来寒热;邪郁胸中,热伤胃气,故默默不欲饮食,木火相通,胆喜犯胃,故心烦喜呕。少阳为枢,小柴胡升清降浊,通调经府,和其表里,以转机枢,故为少阳之主方,独得柴胡症之名。柴胡味苦性微寒,疏肝解热,使半表之邪得以外宣;黄芩苦寒清火,使半里之邪得从内彻;半夏辛温,豁痰饮,降里气之逆;人参味甘平,补内虚,助生发之气,甘草甘平,佐柴芩调和内外;姜枣助参夏,通达营卫,相须相济,使邪不内向而外解。少阳病有三禁:发汗则澹语,吐下则悸而惊,唯和解表里为治少阳病之要诀。本方加当归之辛温以养血;香附之辛平以理气,香附为气中之血药,合当归更能宣通血分;羚羊角味咸性寒,功能平肝熄风,治疗肝火升扰,善清眼目,合小柴胡服之,效更捷也。(《伤寒名案选新注》

余无言医案

患者张石周,昼则奔走于烈日之下,夜则纳凉于露台之上,因之恶寒发热,头痛肢酸。自以生姜赤糖汤饮之。次日头痛肢酸已愈,而两胁转痛,往来寒热,寒则被覆而仍战粟,热则赤膊而犹如焚,心烦作呕,口苦异常,渴欲得饮,饮则呕吐加甚。因之坐卧难安,片刻不宁。延医治之,甲医投以荆芥、防风之属,乙医投以豆豉、豆卷之类,丙医投以藿香正气之方。病更增剧,心烦欲死。余即笑而慰之曰:“此柴胡汤证也,乃病在少阳,解之易耳,其毋惊惧。”病者曰:“能不死乎?”余笑曰:“此证而死,则病而死者多矣。乃时医者流不肯读《伤寒论》一书耳。”因书小柴胡汤一方,并无加减。令其服药时:先以生姜一二片置口中,嚼之使烂,庶姜汁遍及齿舌,使生辣麻之感;然后高举两手,后坐一人以扶持之,端坐而挺直,另请操匙饮之。则可以不呕。定心静气约一刻钟,再缓卧于沙发上,勿令睡平。至半小时后,再睡平,任其安平睡去可也。病家如余言,照法服之,果然一剂而痊。(《中医临床家余无言》)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