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X某,女,2020年2月24日以“头昏、胸闷伴胃胀20余天”为主诉初诊。

症见:头昏乏力,胸闷心悸,恶寒,时发颈项部胀痛,口干口苦,咽喉时有黏痰。胃脘部自觉胀满,纳寐差,小便黄,大便粘,每日3-4次。舌质红,舌尖、边有瘀点,苔黄厚腻如积粉,脉濡。缘于20天前因外感自觉不适到当地医院就诊,静滴(具体药物不详)数天。症状无改善,自觉越发疲累,胃口差。半月来体重减轻10斤左右。

诊断:少阳邪伏膜原

方药:小柴胡合达原饮加石菖蒲、陈皮

草果8g,槟榔10g,黄芩10g,知母5g,姜厚朴10g,石菖蒲10g,炙甘草6g,柴胡20g,姜半夏10g,党参10g,生姜10g,大枣15g,陈皮10g,5剂,日一剂煎两次,早晚分服。

2020年2月29日第二诊:

五剂后,头晕恶寒胸闷症状消失,胃胀减轻,疲乏感减轻7成,服药期间颈项痛未发作,饮食恢复正常,舌质淡红,舌尖红,边有瘀点,苔黄腻。效不更方,嘱患者续3剂。

按:

《伤寒论》96条:“伤寒五六日,中风,往来寒热,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或胸中烦而不呕,或渴,或腹中痛,或胁下痞硬,或心下悸,小便不利……小柴胡汤主之。”患者初有外感,胸闷胃脘部胀满,神疲乏力,胃口差,故以小柴胡汤打底,予以扶正。患者“舌质红苔黄厚腻如积粉,脉濡”乃秽浊湿邪阻于膜原,故有胸膈满闷,心烦,纳寐差,时有颈项部胀痛等证,恰合吴又可在《瘟疫论》中的描述。原文如下,“瘟疫初起,先憎寒而后发热,……头疼身痛。其时邪在夹脊之前,肠胃之后,虽有头疼身痛,此邪热浮越于经,不可以为伤寒表证,辄用麻黄、桂枝之类强发其汗。此邪不在经,汗之徒伤表气,热亦不减。又不可下,此邪不在里,下之徒伤胃气,其渴愈甚。宜达原饮。”可知达原饮证的临床表现为:热病初起,憎寒、发热,头疼、身痛,舌苔白或苔如积粉,脉数。故合吴又可所创达原饮加藿香,陈皮芳香辟秽兼以祛邪。遂使用经方杂志推荐用方小柴胡合达原饮,扶正兼祛邪,患者一诊5剂症状疲乏感减轻,胃口恢复,正气已复大半,头晕胸闷恶寒胸闷症状减轻邪气已去,效果明显。

编辑/ 编辑甲;校对/吴清流。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