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某,38岁。体质素弱,曾患血崩,平日常至余处治疗。此次腹部不舒,就近请某医诊治,服药腹泻,病即陡变,晕厥瞑若已死,如是者半日许,其家已备后事,因族人以身尚微温,拒入殓,且争执不休,周不获已,托其邻居来我处请往视以解纠纷,当偕往。

病人目瞑齿露,死气沉沉,但以手触体,身冷未僵,扪其胸膈,心下微温,恍惚有跳动意,按其寸口,在若有若无间,

此为心体未全静止,脉息未全厥绝之症。

族人苦求处方,姑拟参附汤:

人参3克,附子3克。

煎浓汁,以小匙微微灌之,而嘱就榻上加被。

越二时许,复来邀诊,见其眼半睁,扪其体微温,按其心部,跳跃较明晰,诊其寸口,脉虽极弱极微,亦较先时明晰。

予曰:真怪事,此病可救乎?及予扶其手自肩部向上诊察时,见其欲以手扪头而不能,因问:病人未昏厥时曾云头痛否?家人日:痛甚。因思仲景头痛欲绝者,吴茱萸汤主之。

又思前曾患血崩,此次又腹泻,气血不能上达巅顶,

宜温宣冲动,因拟吴茱萸汤一方:

吴茱萸9克,人参4.5克,生姜9克,大枣4枚。

越日复诊,神识渐清,于前方减吴萸之半,加人参至9克。

一周后病大减,用当归内补建中汤,炙甘草汤等收功。

按语:厥阴乃阴尽阳生之处。本案先患血崩,后患腹泻,则液伤殆尽,阳随之脱,头窍失养则剧痛,生阳欲绝则昏厥不省人事。

故先予参附汤以回阳,待病有转机,继以吴茱萸汤温扶厥阴之阳,待一阳生而渐壮而病愈。

本文来源《冉雪峰医案》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