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来春茂

笔者习用《小儿药证直诀》 方,多年用于临床,效果确切。 因此深刻体会到钱乙组方配伍, 立法严谨,选药活泼轻灵,熨贴细微,每首处方均体现理、法、方、药的规律,理论联系实际,足为后学典范。一孔之见,忘其简陋,兹简述于下,并请指正。

一、钱氏白术散 

组成:党参、白术、茯苓各 12克,广藿香、粉葛各9克,炙甘草、广木香各3克(12岁以上用量,小儿酌减煎服)。

主治:脾虚夹湿,胸闷泛恶,饮食不振,大便溏泻,精神疲倦等。

方义:四君子是健脾益气的基础方剂,方中以党参补气、白术健脾为主;茯苓淡渗,辅白术以健运脾湿;甘草甘平,辅党参以益气和中。全方补气而不滞湿,能促进脾冒的运化机能。《医宗金鉴-删补名医方论》谓,“七味白术散治小儿脾虚肌热,泄泻作渴。以木、藿之芳香,佐四君入脾,其功更捷;以葛根甘寒,直走阳明,解肌热而除渴也。”

治小儿腹泻  

笔者在昭通县中医联合医院临床时,采用钱氏白术散加味,治疗528例小儿各型腹泻(包括热泻、寒泻、伤食泻、脾虚泻)。结果459例治愈,治愈率达86.93%,45例好转占8.7%,24例不明。有效率为95.45%。1〜3岁的小孩用量为:党参、白术、茯苓各5克,粉葛、广藿香各3克,广木香、甘草各1.5克。热泻加黄连、大黄、槟榔、银花、连翘、枳壳、莱菔子、枯芩、木通;寒泻加炮姜、大枣、扁豆、砂仁、苡仁、法半夏、陈皮、附子、泽泻;伤食加山楂、麦芽、谷芽、神曲、槟榔、大黄、枳实、莱菔子、厚朴;脾虚泻加莲子肉、扁豆、肉桂、蔻仁、黄芪、干姜、泽泻、猪苓、鸡内金。以上均择味加入。

例一,李XX,女,1岁2个月,住西大街,1959年7月31日来门诊。其母代诉,咋日呕吐腹泻,每天泻十余次,先解下不消化粪便,以后泻清面浆状粪便,甚腥臭,昨晚烦躁口渴。现症:来诊时尚呕吐、腹泻一次,如米泔水状粪便,烦躁口渴,有轻度脱水征象,体温40.5℃,舌赤、苔黄糙,精神不佳,出汗脉数,有惊厥状。诊断:表邪未解,里热亦炽,治宜解表清里,兼顾脾阳。处方:钱氏白术散加黄连、枳壳各3克,银花、连翘各5克,薄荷1.5克。复诊,热退,余症减轻,原方加减调理而安。

例二:李XX,男,1岁,住昭三中,于1959年5月来门诊。其婆婆代诉:腹泻二月多,他母亲系校医,用西药治疗未效,每天泻三、四次,泻下稀溏,夜间呕吐。初诊:患儿清瘦,眼眶下陷,面容淡白,腹胀,舌苔薄白,脉缓,手足冷,食后呕吐,体温36.9℃,口渴,不能多饮水。诊断:泻久中阳受损,脾失健运,治宜温肾理脾。处方:钱氏白术散加蔻仁1.5克,干姜、泽泻、扁豆各3克,大枣二枚。在本方基础上加减服用七剂痊愈。

二、泻黄散(又名泻脾散)

组成:藿香、防风、栀子各9克,生石膏30克,生甘草6克(12岁以上用量,小儿酌减煎服)。

主治:清泻脾胃实火。

方义:方中石膏、栀子泻脾胃之积热;藿香理气化浊调中,以护胃气;佐防风之辛甘微温直入脾胃,发散伏火,生甘草和中泻火。合而用之,对于胃腑结热上蒸,症见心烦口渴、口臭、口舌生疮、烦渴引饮、嘈杂善饥者,功效良好。

病案举例:何XX,女,5岁,住北正街,于1973年9月4日来诊。口舌溃疡,口角亦破溃,夜间发热,烦躁易饥,多食腹部臌胀,大便干黑。其母说:服清热泻火中药后,大便又水泻不止,火又未消。曾请西医用青霉素注射,服四环素、核黄素等未效。初诊:症如上述,外见患儿唇干裂,舌苔黄,尖边赤,口燥有臭味,常眨眼并有眼屎,弄舌挫齿,腹胀,并见咳嗽喉中有哮鸣音,咯痰稠,体温正常。证由脾胃肺伏热所致。“口为肺窍、唇为脾之外候。”脾胃伏热,故有口唇燥裂之症,肺有伏热则咳嗽痰稠。即予泻黄散合泻白散治之,处方:藿香、栀子、防风、生甘草、地骨皮、粳米各6克,桑皮5克,生石膏15克,连服四剂。复诊(9月12日):咳嗽痰鸣、口舌溃疡均减轻,仍沿原方再予四剂。三诊(9月21日):各症基本消失,惟病后脾失健运,食少便溏,处白术散增损以扶正益脾。

体会

上面仅选用钱氏方三首,通过临床证验,疗效确凿,深感前辈制方之高妙,选药精当,方中配伍每一味药均包含着深刻的意义,非常精湛,令人折服。如七味白术散中霍香之芳香化浊,开胃醒脾,广木香和中顺气,葛根之解肌止渴,升提止泻,配合木香之一升一降,使气机得以疏畅。四君之补气健脾,不偏不倚。全方配合药仅七味,治脾病伤阴,虚中夹实,津液亏损,脾胃虚热,具有益胃升阳、降火生津之功。钱乙认为小儿稚阴稚阳之体,阴津不足,精血津液是生机之本,必须时时维护,在这种思想基础上,创制了“白术散”。他不用育阴清凉之品,而用甘温通化之剂,值得我们深思玩味。

李东垣有一张“升阳益胃汤”方,治脾胃虚弱,口苦,不思饮食,食不知味,湿盛而大便溏泻,腹部痞胀,小便浑浊,身体沉重,肢节痠痛,倦怠嗜卧,或有恶寒。两方比勘,一为十四味,一为七味,均在四君基础上加味。升阳益胃汤症情错综复杂,既为脾胃虚弱、湿邪内生,又兼表虚,卫气不足,湿邪侵袭,方中药味较多才能兼顾。“七味白术散”症情不复杂,仅针对胃有虚热,津液亏耗,尤适宜于小儿。因小儿吐泻发热伤津的病机,必然导致脾阳受损,灼伤阴液。白术散化湿祛浊,温阳健脾,升阳降火,解肌生津,标本兼顾,缓急同治,实为儿科优良方剂,通过长期临床验证,稳妥可靠,奏效迅捷,的确如此。

泻黄散其功用系泻脾胃之伏火。其病因是脾胃火热,因为脾有蕴热,郁而化燥化火,郁久不解,所以证见口燥、唇干、弄舌、口疮、口臭、烦热易饥等。钱乙制方不多用大苦大寒如芩、连、知、柏之类来泻热,反用防风、藿香辛甘温散之品,仅用了一味苦寒性能不强的栀子,配甘辛寒的石膏、甘平之甘草,药仅五味,而疗效卓越。钱氏认为小儿“五脏六腑,成而未全,全而未壮”,“脏腑柔弱,易虚易实,易寒易热。”郁热之火不能直折,根据“火郁发之”的理论制定了本方,选用藿香、防风这独特的经验,对我们临床治疗是有极其重要的指导意义的。至于泻白散治咳逆上气,笔者亦为常用之方,临床加减运用,治疗小儿肺炎功效佳良。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