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3月2日,张×,男,40岁,山西和顺县干部,自述1年前舌尖上长了个瘤子,现已如桂圆大小,整天耷拉在口腔外,吃饭、说话均受到影响,曾到北京、上海等现代化大医院求诊,专家们一致认为,唯一的办法是手术切除。在万般无奈之下,经人介绍找我来治疗。我号了他的脉,洪而数,左寸尤甚。又看到他的舌质很红。中医有句话叫“舌为心之苗窍”,诊断其为心经热盛,壅于舌尖,乃积聚成瘤。又中医认为,心与小肠相表里,当导心火从小肠而出,于是开了导赤散加味。处方:

生地黄60克,玄参30克,木通15克,甘草梢20克,砂仁5克,竹叶6克,生姜3片。

水煎服。

为其开完方后,我嘱咐他:“肿瘤是个慢性病,治疗起来也慢,恐怕你得服几十剂药。”他叹了口气,说:“反正也没有别的好办法,我就先试试吧!”愁苦的面容上,多少也带着点疑惑。不料1个月后,这位患者突然欣喜地来到我面前,伸出舌头让我看:肿瘤竟然消失了!他道谢不已,并且兴奋地告诉我:这个药方一吃上就有效,他一共吃了整整30剂。

导赤散载于《小儿药证直诀》,那是1000多年前北宋著名儿科大家钱乙(约1032—1113年)的著作。导赤散是他发明的,原文只是说:“治小儿心热,视其睡,口中气温,或合面睡,及上窜咬牙,皆心热也。心气热则心胸亦热,欲言不能,而有就冷之意,故合面睡。生地黄、生甘草、木通各等分,上同为末,每服三钱,水一盏,入竹叶同煎至五分,食后温服。”我不过根据“舌为心之苗窍”的理论,稍事化裁变通而已。未用一味抗肿瘤的药而肿瘤自消,这就是中医的辨证论治。现代医学的专家们和中医西化的专家们恐怕打破脑袋也想不通这个理儿!

本文摘自《中医治大病实录》,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作者/郭博信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