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写藿香正气散,说是家庭常备良药,然而堪称家庭常备良药者很多,我心中的第一名是理中汤。

以用药的广度来说,真武汤、柴胡剂用得多,若是以频率来说,理中汤名列第一。说也奇怪,吃得这么频繁的药,却迟迟未写到,可知,越是寻常的东西,虽然重要,却也容易被忽略,嗯,我说的是空气跟感情啦。

开始上中医课后,很快地就知道自己很明显有理中汤证,甚至于根本可以说脾胃属理中系,「理中」顾名思义,就是调理中焦,以吃药的药感来说,大约是肚脐以上胸口以下的区域。

一开始对理中汤强烈的印象是,经理请大家吃冰,那时已经好一阵子不太吃冰了,但是大家都吃,总不好拒绝,一碗吃下去后,额头痛起来,这种情况也曾发生过,只能咬牙忍受,直到疼痛退去。这一次,不知怎地,突然脑中闪过理中汤,抓过科中的瓶子吃了3瓢(3g)? 说时迟,那时快,额头的疼痛一分一分地散去。

虽然好了,却十分不解,毕竟理中汤的主证是拉肚子,为何会治到吃冰的额头痛? 前去问老师,心下想考考他,便先问说为何吃冰会额头痛? 他答曰:「不知道耶! 那妳是吃什么药? 理中汤?」我难掩惊讶的神色,回曰:「是理中汤,但为什么是理中汤呢?」答曰:「有好吗? 既然好了,理论可以后设,先开对药,之后自然会懂为什么。」

然而事隔多年,仍是不知为什么,吃冰额头痛的情况也未再发生,兴许是因为日常把理中汤当保养药在吃。

什么时候吃? 当然是有症状的时候吃啰! 最明显的主证是拉肚子,尤其是吃了冰(生冷食物)就拉肚子,差不多就能吃理中汤,当然最好是把脉确定一下,脉濡而弱,也就是说脉软软的、没力没力的,如果是脉急而促。那可能偏向葛根黄连黄芩甘草汤。若是脉沉,手脚又冰冷,那就用理中汤加(炮)附子啰。到了「下利清谷」(大便还有食物的原形),那就是四逆汤的方向了。

说到吃冰,曹颖甫说:「《桂枝汤》实为夏日好冷饮者而得表证之第一效方」,他的医案也是有拉肚子的情况,可是在台湾看到的多半是理中汤证,想来想去,可能是因为台湾人(尤其是都市人)的脾胃多半不是很好,而当时人的体质可能比较强健,因此同样吃了冰,强健的人可能还有余力顶出来,所以形成桂枝汤证。

总之,这种问题也不必纠结,经方是抓主证的,有表证用《桂枝汤》,偏太阴用《理中汤》,二者看起来都有,加上心下痞鞕那就用《桂枝人参汤》;或者简单来说,以脉定方,脉浮用桂枝汤,脉濡而弱用理中汤。

题外话:原本我对桂枝加人参汤感到困扰,毕竟这样的主证似乎不太会想到这个方:太阳病。外证未除。而数下之。遂协热而利。利下不止。心下痞鞕。表里不解者。桂枝人参汤主之。更何况我们根本不会对有表证的人用下法。

后来有一回跟朋友聚餐,某位朋友恰巧感冒,仍点了一杯冷饮。突然意识到,这个证很可能被创造出来的,比如说,得了太阳病(有表证),又喝了冷饮(下之),那么就可能有后面一串的故事。

一般的说法是理中汤证应该是肚子不太痛,然而实际遇到的情况也是可能肚子很痛。往往辨证半天,辨出个方子来,但直觉上就是理中汤,其实,看人的样子,根本就是「理中脸」。「辨证优先」的信念在这一条上破了功。

思来想去,可能是因为台湾人的脾胃多半不是很好,第一时间没治,或没治好,拖个一两天,自然形成理中汤证了;或者说因为脾胃属理中系,就算是因为吃坏肚子等原因,只要强化了脾胃的功能,自己好了也说不定。

有证当吃药,日常生活没病也是在吃,以台湾人的日常来说,吃冰、呷凉,吃生菜、水果是家常便饭,用理中汤来保养那是自然而然的事。老师建议同学不要直接买整瓶的,炙甘草、干姜、白朮、党参,各买一瓶加在一起和一和,或者依个人需要加减比例。

的确,直接吃成方,会觉得药性hold在胸胃的那附近,过一阵子才散去,听说这是红参,而且不是好红参的效果;单方配药吃起来就不会,毕竟是嘴刁之人,当然是自己配。

其他三味药用科中没有问题,但是白朮,会用生药打粉,或者加苍朮,变成平胃散(舌苔白)的结构。说也奇怪,仲景爷爷说是汤的,原则上就用汤,而几乎所有的用方一开始会先用煎剂,确定疗效后,之后图方便才用科中,但是理中汤却不曾用过煎剂,也可能因为如此,脾(肠)胃药比较会用生药打粉或科中,只是吃过的方子中,唯独《旋覆代赭石汤》例外,科中跟煎剂简直像是两个不同的方子。

吃着吃着,感觉自己的肠胃是好很多,以前动辄拉肚子的情况少矣,同时也体会到,吃药可以改善脾胃的状况,但是不能让脾胃强健起来的,无论如何,椅子是脾胃(消化)功能的大杀手,平时还是得多动一动。

话说,理中汤虽然好得不得了,但也感觉这不是「补」的药,可能是自己平时少吃生冷,这药吃久了会有点燥(热),小胡说可以加半夏,那就成了补药。

那为什么加半夏? 可能是如同《黄耆建中汤》「肺气虚损者,加半夏三两」,这个半夏是除痰,让药进得去,取其开路之意。那么,之前加了砂仁以帮助消化,等于加二味药,问题是,药(粉)吃下去会感到进到胃中,这不是好现象。后来呢,心想自己有心悸的问题,那就再加茯苓,怪了,吃起来很舒服呢! 问题是,为什么呢? 小胡的想法是,那可能我的问题是偏水而不是偏痰。

这样的调整,日常吃起来相当保养,标准的理中汤证,还是不要加减为宜,感觉上力道会减弱。

平日标准版理中汤是随身携带,到了寒冷地区,冷起来也权充保暖药用。(御寒小物)。

此外,还有一种疗效是我完全不能理解的:以前吃了小建中汤后,小腿的正前方,大约是胃经上,皮肤龟裂并奇痒,吃理中汤可以止痒。(请见此文)。

另外有一个应用或说加减,可能很常见–《理中加黄耆汤》:

十(23)太阴病。不吐不满。但遗矢无度者。虚故也。理中加黄耆汤主之。

原本是把这一条归在微微地拉肚子,但是有一阵子老是每天上大号不只一两次,问题是又硬又不顺,有一天坐在马桶上,灵光一动,这不正是「遗矢无度」? 自己原属于「理中系」,便来吃吃看,没想到一试成主顾,从此,蔬菜水果就不再是人生必需品了(蔬菜水果是人生的必需品?)

吃蔬菜水果和吃理中汤有什么差别呢? 身体感觉的画面是:当河流被土石淤积、卡住需要疏通时,工人努力工作,累得很,动不了,此时有两个作法,一个是鞭打他们,让他们加紧赶工,另一种方法是让工人吃饱、睡好再上工。蔬菜水果是鞭打法,而理中汤(或再加黄耆)是后者,贤明的人就晓得,鞭打一次两次会有效,打久了反而更动不了。


此外,介绍一个龙老师的医案,小胡说这是打死也开不出来的方子,那我更是别想了:

某日,小胡拔完罐后过两天,喝到朋友请的冷饮(奶茶),喝下去之后就开始胃痛,而且是从胃牵引到后背,再牵引到两胁。是一种抽痛闷痛感。因为是喝冷饮造成的,就用理中汤解决。但理中汤吃了两次之后(中间有加过茯苓生姜),胃的闷痛是好多了,牵引到背和胁下的背没有好。索性就用小柴胡加理中汤,一并处里,吃了两剂,胁下闷痛抽痛依旧,牵引到背依旧。晚上睡觉的时候会有心烦感,吃了一些黄芩黄连解掉。

隔天发现右胁的闷痛感较明显,就用拔罐拔痛点,并改用柴龙牡,右胁的闷痛明显好转,吃了两剂之后,开始拉肚子,可能大黄的量太重,拉了一天,便水且臭。

胁痛基本没有了,拉肚子也停了,胃的闷痛剩下一点点,但是变成胃的正后方到脊椎那边有闷痛抽痛感。对了一下位置,大概是这次拔罐的下两节脊椎的地方。这个抽痛感有点难解掉,而且也较胸痛彻背的位置(注)为低,有点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注:膻中正对到后背的位置。

把这情况跟龙老师说,他看了一下舌头,前方齿印较多,对了一下脉象(右寸弱,右关濡,右尺正常),开出的方我打死也想不出:补中益气汤+干姜+枳壳。

补中益气汤加干姜就等于是跟理中汤的合方,理中汤的暖会从胃到背后还有两胁走。这药的走法,从胃开始,往整个侧边、后面走,那感觉的意象,是喝了冰水之后,胃有一个蓝蓝的球形寒气,中间是一坨,然后旁边蔓延长很多树枝状的分支,喝了理中汤就把中间那坨慢慢的变成红色的,但是旁边蔓延的蓝色分支还是很让人不舒服,喝了补中益气汤加理中,那个暖就会散开来,把这些蓝色分支慢慢消灭。

转自《一个台湾妇女的微博》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