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师有炙甘草汤治伤寒之脉结代、心动悸,结脉与代脉各自不同,大抵是血气虚衰、不得相续如常之象。动悸,即悸动不安之意,吴谦谓之“心下筑筑,惕惕然动而不自安也”。全方峻补其阴以生血,更通其阳以散寒。无阳则无以绾摄微阴,故用生姜、人参、桂枝、大枣、清酒,挽真气于将绝之候,避中寒于脉弱之时。

吴鞠通以此方加减治疗真阴亏损之虚热证,去生姜、人参、桂枝、大枣、清酒,加白芍,助地黄、阿胶、麦冬滋养肝肾真阴,名加减复脉汤。

笔者家传验方化湿复脉汤,系加减复脉汤化裁而来,去白芍,加苍术、厚朴、佩兰、豆蔻、菖蒲。现代人多素体湿热,故于复脉汤中加入芳香化湿之品,湿浊不化,则无以补真阴、复血脉。

方为:生地黄二两,炒苍术、厚朴各三钱,佩兰六钱,白豆蔻三钱,酸枣仁、石菖蒲、甘草各四钱、阿胶二钱、麦冬四钱,豆蔻后下、阿胶烊化。

方中生地重用至二两,看似远超常量,殊不知仲师炙甘草汤方中生地亦重用至“一斤”。据考证,东汉一斤相当于今天240克,况且本方配伍大队芳化之品,可以很好地制约生地之腻滞。

验案

郭某,女,59岁。主诉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病态窦房结综合征,心动过缓,报告显示“平均心率56bpm,大于2.5秒的停搏是990个”,曾服含附子、肉桂等成分的汤药“上火”。刻下胸闷如被石压,心烦,乏力,短气,肢冷,口干,便溏,眠差,舌绛苔白腻,脉沉涩。

予:化湿复脉汤加味。

生地黄45g,米泔水制苍术9g,姜厚朴9g,佩兰18g,白豆蔻9g,后下,炒酸枣仁12g,石菖蒲12g,炒甘草12g,阿胶珠6g,麦冬12g,(加)米炒党参30g,酒丹参15g。30付。

按:因患者自外地来京,路途遥远,故予一月药量,并嘱不适随诊。方中阿胶珠可入煎剂,省去了烊化的步骤。

二诊时胸闷大减,短气、口干、便溏、眠差、苔腻亦均有改善,但生气后仍有胸闷心烦。生地黄减为30克,去白豆蔻,加贯叶金丝桃30g,15付,2日1付。

三诊时反馈胸闷已很少发作,要求再巩固一个月。另予生地黄15g,麦冬12g,炒酸枣仁12g,枣干18g,佩兰18g,米炒党参18g,醋五味子6g,酒丹参20g,贯叶金丝桃10g,15付,2日1付。

作者/田耿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