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匮要略》原文:太阳中暍,发热恶寒,身重而疼痛,其脉弦细芤迟,小便已,洒洒然毛耸,手足逆冷,小有劳,身即热,口开前板齿燥,若发其汗,则其恶寒甚;加温针则发热甚;数下之则淋甚。

伤寒论中有关“身重”的条文

下面我们带领大家回顾一下伤寒论中有关“身重”的条文。

我们第一个回忆到的就是“伤寒,脉浮缓,身不疼但重,乍有轻时”的大青龙汤证。我们就要想到患者表现身重,如果时轻时重的,我们就要想到大青龙汤。

第二个方会想到什么?“三阳合病,腹满身重,难以转侧,口不仁,面够,谵语,遗尿”,白虎汤证,我们要想到白虎汤证。

我们第三个方证就应该想到柴胡加龙骨牡蛎汤:“伤寒八九日,下之,胸满烦惊,小便不利,谵语,一身尽重,不可转侧,柴胡加龙骨牡蛎汤主之。”

我们再加上本篇“太阳中暍”,白虎加人参汤主之。我们总起来有四大方证治疗身重的。

我们总结一下这四个方证有没有共同特点,我们看第一条大青龙方证,它是表有寒里有热,有热瘀。我们第二个三阳合病白虎汤证,它也是一个热瘀。我们第三个方证,柴胡加龙骨牡蛎汤证,是少阳经气不通,瘀热在里,也是热瘀。我们加上太阳中暍篇,这明显是个伤热。

它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有热,而且是瘀热,因此上我们临床上看到有关身重,身上沉,患者叙述身沉,或者我们看到患者走路,体态,表现身上很沉重的,我们一定不要用补的方法,或者加温阳的方法。说这人懒的动,身上都沉的不行,我们就用温阳,用四逆法。如果被火热派误用火攻,这是很麻烦的事,指定会给患者身体带来伤害。

三黄泻心汤加白虎汤治疗抑郁症

记得我治过一个老太太,她的闺女在我们门诊地下的超市里卖服装,得了抑郁症,整天要自杀,来到我门诊一看:脸是黄的,黄胖,她自己不会说身上很沉,但是我们看她走路都懒得走,腿浮肿很厉害,那种肿,一摁一个坑。

她总说就是不想活了,把脉,脉是沉的,没表现出什么数来,舌苔是黄厚的,我们果断的应用了三黄泻心汤加上白虎汤。

吃了七剂,老太太就会笑了,也不想自杀了,说身上不沉了,这时候才说身上不沉了。腿肿也减轻了一大半。然后前后调理了两个多月,这个患者就痊愈了。可见我们临床上见到如果有患者叙述身上沉的,我们一定要想到这个是中暍。

这个患者又懒得动,没精神,我们不要认为是少阴里虚寒。我们用了麻附辛也好,用了四逆也好,正好犯了太阳中暍的“禁汗下,温针”,温针就指的热性治疗,或者是火疗。

那么也就是说我们不要看原文就写了个禁温针,那么我们的艾灸也是不允许的,也是禁忌的。如果你要会“秋灸”也可以,艾灸能够撤火这不假,但是它的操作技巧相当的严谨,我想很多人都不会做。

我们也要想到,热药在这里也不适合的,不适合附子、干姜之类的热药不要犯了负薪救火的错误。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