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的中医界,临床分科的倾向较之清代以前更为普遍。特别是建国后,卫生部中医研究院及各地中医学院、中医医院相继建立,医院中的分科更为细致,这是祖国医学临床医学进步和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各中医院一般分内、外、妇、儿、骨伤、眼科、针灸等科。

作为一名专科医师,理应阅读他所擅长专科的古今重要医籍,以适应临证的需求。但这对一位力求精进的临床医师,仍然是不够的。愚见还应重视“博览”,这是进一步提高专业水平至关重要的学习方法。

所谓“博览”,对于专科医师,主要是指应适当地选读专科以外的临床文献,这可以说是充实和提高专科水平的关键步骤,须予高度重视。

我所接触当前医院中不少专科医师,对于学习本专业的古今医籍都有一定的基础。但对其他类的中医临床文献,往往较少涉猎,因而视界不宽。虽然他们熟悉了若干常法,但对变通治法知之不多,也不太明确应如何加以弥补。

我过去以内科为主,阅读了多种内科杂病专著。1959年春,业师秦伯未先生(当时任卫生部中医顾问,已于1970年病故〉问我:“你是否看过《外科证治全生集》?”我答称:“看过。”秦师问我有没有注意到里面所载述的内科杂病方。我答称没有太注意。秦师说你今后要注意在专科以外的书籍中学习专科。

王洪绪是清代外科世医,又是屈指可数的名家。他的外科证治经验,在他的著作中得到了充分的反映。实际上在《外科全生集》中,某些内科方也十分可取。如他治手足不仁、痛风、痢疾、冷哮、水泻、小便闭、梦遗等病证的方剂,均有相当好的实效。而书中的调经种子汤及小儿疳积方,亦颇有深意。

是年秋,一位“缠腰龙”(带状疱疹)患者求治,秦老选用了明·孙一奎《赤水玄珠》所记载的黄古潭(孙一奎之师)治法(大瓜蒌、红花、甘草)获得较快痊愈。秦老告称:“此方的效验,胜于中医外科专著中的方治,这是我从多年临证中切身体验到的”。从老师的谈话和医疗实践中,使我在读书和临证方面,受到了很大的启发。

嗣后,我泛读了较多门类的临床医著,深感最得益于临证的约有三类医籍,即:综合性医著,医案、医话类著作,方书。

数年前,外省一位儿科医师来京晤谈,他说小儿久嗽缺乏实用良方。我告以明·孙志宏《简明医彀》(综合性医著)载述的治疗方剂(贝母、天冬、麦冬、紫菀、款冬花、百部、百合、五味子、瓜蒌仁或瓜蒌皮、萝卜子)。后来他在实践中加以应用,体验到此方合理加减确有良效。

以妇产科而言,医师在产后病证中常用生化汤。而生化汤的详细加减法则见于清·讦寿乔《客尘医话》(此书刊行早于《傅青主女科》);又如对于妇女“肝气”病,讦氏认为治以疏伐则剧,治以滋养则平”。故立“养血和络、补水滋木”法。当前“治肝”的临床家,往往读过清·王泰林《西溪书屋夜话录》和魏之绣《柳州医话》,并从中得到理论和临床方面的提高。而清·程文囿《程杏轩医案辑录》中提到“辛散、酸收、甘缓”的“治肝三法”,也是内、妇科医生不可不知的大法。

至于方书中的例子更是多不胜数。在方书著作中,大型名著有《千金方》、《外台秘要》、《太平圣惠方》、《普济方》等;其他名著如《肘后备急方》、《普济本事方》、《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济生方》、《博济方》、《杨氏家藏方》、《宋人医方三种》、《世医得效方》、《卫生易简方》、《医方考》、《绛雪园古方选注》、《医方集解》、《良方集腋》、《验方新编》等,约有数百种之多。最近我翻阅了清代陶承熹的《惠直堂经验方》,发现陶氏所编,具有选方精、详列证治加减法、便于临床应用等特色,也是一部值得参阅的方书著述。

综上所述,前人所谓“熟读王叔和,不如临证多”的观点,须作科学的分析。因为光是“临证多”而“读书少”,实难以进一步提高水平。因此,作为一名优秀的临床医师,不可忽视“读书多”这个“促进因素”。

我们从事临床文献研究的同志可以发现以下事实,即:

在内科中,治疗咳嗽的名方“止嗽散”,见于清·程钟龄《医学心悟》;治疗血热吐衄及肺结核咯血、胃溃疡吐血常用之“四生丸”,及治疗肢厥汗出、呼吸微弱、脉微,用以回阳固脱的“参附汤”,均见于宋·陈自明《妇人大全良方》。

在外科中,治疗疮疡肿痛初起之“仙方活命饮”见于明·薛己《校注妇人良方》;治疗疔毒的“追疔夺命丹”见于明·孙一奎《赤水玄珠》;治疗瘰疬常用的“消瘰丸”,见于《医学心悟》。

在妇科中,治疗妇女宫寒不孕、带下白淫、经脉不调的“艾附暖宫丸”,见于宋·杨士瀛《仁斋直指方论》;治疗滑胎的“寿胎丸”,见于张锡纯《医学衷中参西录》。

在儿科方面,治疗小儿风痰吐沫、喘嗽、腹胀纳呆的“一捻金”(又名“小儿一捻金”),见于明·龚信《古今医鉴》;治疗癫痫、喉风常用的“白金丸”,见于清·马培之《外科全生集·新增马氏试验秘方》……

由此可见,各科的名方,未必见于临床专科医著。故临床医师必当在学习本专业书籍的基础上,力求“博览”,冲破本专业文献书籍的界限。有目的地览习其他类临床文献,摘取资料卡片或记述读书心得。这对丰富个人医疗实践,掌握多种有效治法,进一步提高临床医学水平,都是十分必要的。

本文摘自《燕山医话》,作者/余瀛鳌。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